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娇妻在上 第0062章 敢抢她男人

时间:2018-03-21作者:曼荷

    “好好...我说,我说...”

    地上的人缩成一团,害怕被打。

    “说吧,说完了我们送你们上医院,万一骨折了送治不及时就废了。”

    花易天打一耳光再给颗甜枣。

    “舒政,开始!”丁永强朝舒政示意。

    舒政立即把摄像机对准了地上的三人。

    “你们可以说了!”花易天提高了声音。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那位客人具体的名字。”

    “我们都叫她悦姐,她常来我们夜总会,出手也特大方。”

    “有时候几乎每夜都来,有时候大概忙应酬,会隔一两天来。”

    “她每次都会让我们哥仨陪她玩儿,给的小费也多,就熟了。”

    “那天她说有个仇家抢了她最宝贵的东西,我们一听就说要帮她夺回来。”

    “所以...她让我们跟踪慕小姐,直到后来在加油站趁机把刹车...”

    那家伙还没说完,舒政气愤不过,忍不住上前也猛踩一脚。

    “我呸!长得全模全样儿的,做点什么不好?你他妈去做鸭子?”

    舒政还想踩第二脚,被丁永强制止。

    “你有没有听过你那客人的全名儿?”花易天问。

    “全名儿?全名儿我倒是没有听过,大家都叫她悦姐...不过好像我们经理喊过她梁小姐。”地上另外一个人说。

    花易天和舒政依旧懵懂傻对望。

    “悦姐...梁小姐...”丁永强嘴里小声地重复着。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一个人。

    只是这个人和慕子念并不熟悉,完全没有什么交集。

    应该没有这么大的仇恨要置她于死地。

    “搜一下梁悦妮的照片。”丁永强把花易天拉到一边小声说。

    永久免费v看小(说@,0

    “搜她做什么?”花易天后知后觉。

    “......”丁永强无语。

    “在这儿搜?用手机可以吗?”花易天赶紧问。

    “废话!”他瞪了花易天一眼。

    梁悦妮虽说不是什么公众人物,但是花边新闻不少。

    经常上个头条、上个电视新闻那都是常事儿。

    尤其是她接手她父亲的公司之后,更是异常活跃在上流阶层的圈子里。

    比演艺圈的人上头条还要频繁,要在网上搜一张她的照片简直太简单了。

    很快,花易天拿着手机给他看:“大哥,这几张...还有这张,特写的,行吗?”

    全是正脸、五官清晰的那种。

    “行,给他们认!”丁永强摆了摆手。

    花易天拿着手机过去,蹲在那三个人身旁:“来,你们认认这个女人,你们认不认识?”

    “......”地上的三个人齐刷刷地把脑袋凑了过来。

    他们把手机里的几张照片都看完后,挣扎着坐直了身体。

    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

    “怎么?认识还是不认识?”花易天皱起了眉头。

    “认认认识!”

    “她就是悦姐...”

    “常光顾我们那儿的富姐...”

    三个人抢着回答。

    生怕谁没有说,谁就隐瞒了,面前这几个人就会给他苦头吃。

    丁永强气得没话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梁悦妮!

    这三个字此刻堵在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扎心呐!

    他实在想不通梁悦妮和慕子念会有什么过节。

    据花易天交给他的调查资料来看,慕子念那个单纯的小傻瓜,除了傻傻的对别人付出之外,从来不计较别人对她如何。

    这么既单纯、又与人无争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会有敌人?

    他实在想不出慕子念和梁悦妮之间会有什么交集。

    难道是梁家和慕家有过节?

    梁悦妮趁着慕骏良被抓,趁机落井下石对慕子念下手赶尽杀绝?

    可是,两家有什么仇恨至于让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孩这么恨之入骨痛下杀手?

    “来,你抓紧去查一下梁家和慕家有过什么过节?”丁永强朝舒政招手。

    “大哥,慕家是做纺织的,梁家是做建材的,这八杆子打不着啊。”花易天说。

    “那也先去查清楚,这两家私下里有没有什么矛盾。”丁永强不耐烦地摆摆手。

    “大哥大哥...悦姐曾经咬牙切齿说过一句,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地上的一个人连忙朝他们喊。

    “她说过什么话?快说来听听!”舒政跑了过去。

    “前些天悦姐在我们那儿,我们几个人正喝得高兴,她砸了个酒瓶子,狠狠地说‘敢跟我抢男人,我一定让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知道这话有没有用?”

    那人边说还边担心地看着他们几个人。

    大概是希望多交代出来一些,丁永强他们就会早点儿放了他。

    “别胡说,那只不过是悦姐的气话。”其中一个人沉闷地说了一句。

    意思是制止这个在揭发他们“悦姐”的人别乱说话。

    “你小子活腻歪了你?”舒政过去就是一脚。

    那人哀号一声,便闭嘴了。

    “很多时候,气话就是真话...”丁永强站在不远处冷冷地说。

    原来,慕子念出事,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此刻,他的心里更加内疚。

    “走,回去!”他只是轻声说了一句。

    看着他走向远外的车,舒政和花易天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以他的性格,听到慕子念车祸的原因,不是应该暴跳如雷恨不得杀人吗?

    怎么会这么平静?

    他们两个收好摄像机。

    “暴风雨要来了...”花易天说了一句也跟着出去。

    舒政看看门外湛蓝的天空,莫名地自语:“这么大好的晴天,哪来的暴风雨?”

    “舒啊,让他们走!”花易天在外面大喊。

    “放了他们?”舒政跑到门外不解地看着车上。

    这些人差点儿害死慕小姐和大哥,就这么轻易的把他们放了?

    按照他的想法,不死也得把他们打残了,让他们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放了!”花易天又朝他挥手大声说。

    “好吧!”他返身把刚随手关上的门打开。

    “你们可以走了!记住,今后不要为了钱什么亏心事儿都做!”

    “这次你们犯的可是罪,不是错!你们犯法了懂不懂?要判刑的!”

    “我们大哥放你们一马,没有把你们交给警察,是给你们一条活路。”

    “希望你们今后好好做人!听见了没有?”

    “再敢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儿,你们才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舒政说完,狠狠地抬了抬脚,又放下了。

    本来想再踹他们一脚解恨。

    “懂了懂了,我们一定不再干坏事了!”三人一个个在地上磕头。

    舒政抱着摄像机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上了车,三人沉默。

    许久,丁永强轻飘飘的问一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放了这三个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