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二百一十二章、一家之言

时间:2018-07-10作者:千年书一桐

    原本弯弯是想给老外婆打个电话请她帮着解解梦的,可一看时间,她只得收拾起心情赶到学校。

    饶是这样,待弯弯办完复习手续领完新书时,一堂课已经结束了,她在辅导员傅老师的带领下进了教室。

    因是课间休息时间,教室里坐了不少人,有玩手机的有说话的也有趴桌子上睡觉的,不过见到辅导员带进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当即有男生吹了声口哨,“傅老师,这是哪里来的大美女?”

    话音刚落,玩手机的和趴桌子上睡觉的都抬起了头,当然了,众人的眼睛大部分是看向了弯弯,男的惊叹女的也惊艳。

    尽管今天的弯弯只穿了件戴帽子的粉色卫衣,下身也是很普通的牛仔裤配白鞋子,可毫无疑问,弯弯绝对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大美女,天生的柳叶细眉,天生的秋水剪瞳,五官特别的精致小巧,更难得的是脸上的皮肤,真像桃花一样,粉白粉白的,也为她增色了不少。

    “这才是四千年一见的大美女吧?”有人起哄了。..

    “老傅,是不是你女票啊?”有人问了出来。

    “不可能是老傅的女票,老傅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有人笑着驳道。

    弯弯惊讶于这些同龄人的大胆,也惊讶于大学里师生关系的随意。

    “打住,这是你们的新同学,欧阳弯弯,之前你们不是问怎么少了一名新同学吗?现在她回来了,来,弯弯,你向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傅老师忙开口了。

    再不开口,这帮小崽子不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

    弯弯站在讲台前的过道里向大家欠了欠身子,“大家好,我叫欧阳弯弯,赣省人,今年十八岁。”

    “赣省的,我老乡啊,来,老乡,我们认识一下,我叫。。。”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子站了起来。

    “去你的,大家都是同学,你攀什么老乡关系,来,弯弯,我先介绍一下,我叫。。。”

    可惜这个男孩子也没有把话说完又被别人掐断了,傅老师看着这些男生们的幼稚行为摇了摇头,“好了,都别介绍了,一会就该开课了,以后你们有的是机会认识。”

    说完,傅老师让弯弯自己去找了个座位,弯弯就在就近的女同学身边坐了下来。

    很快,她就被好几个女同学围住了,有的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来,有的问她去年为什么休学,还有的问她是不是认识系里的领导,否则的话都缺课这么长时间还能进学校。

    弯弯笑着回答了大家。

    还好,上课铃声很快响了,弯弯身边总算安静下来了。

    说实在的,有一年多时间没坐在教室里,弯弯还真有一点点的不太适应,主要是这堂课学的是《计算机基础》,弯弯高中时压根就没接触,因此听起来有点云里雾里的。

    弯弯坐在教室里时,凌含章也坐在了军队的会议室里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受纪检部门的盘问和调查。

    一开始,这只是例行调查,毕竟他是从国外回来的,又经历了一次失误和一场官司,再加上他举荐的弯弯又是一个圈外人,这些事情肯定是要交代清楚的。

    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因为他不能把弯弯的具体秘密说出来,因此他无法解释清楚他是如何知晓t国警方的这些底牌以及后续安排的,同时也无法解释弯弯是如何这么快找到那台电脑的。

    对方的那些后续安排倒还好说,毕竟作为一名军人该有的警惕肯定是不能少的,可对方手里的底牌能让凌含章这么清楚就不得不引起怀疑和重视了。

    好在凌含章当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特地带着弯弯去了几趟网吧,因此,他给出的答案是自己入侵了对方的网络系统。

    可这个举动在当时的情形下是相当冒险也是不被允许的,因而,凌含章的行为明显是违反了组织纪律的。

    至于弯弯是如何找到那台电脑的,凌含章的说辞是推算,可到底是怎么推算出来的凌含章也说不清楚,他只说是术士之家的传承,可这同样也是违反组织纪律的,堂堂的军队堂堂的军人居然玩起了迷信并把它用到了自己的职业当中,这岂不成了笑话?

    可即便如此,这也只是凌含章的一家之言,最终的处理意见要等上面的调查。

    因此,接下来他有几天空余时间,可惜,他不能离开军队,也不能进实验室,只能在宿舍、训练场和食堂三个地方活动。

    虽说饱暖思**,可这人闲着没事做也绝不是一件好事,这不,此时的凌含章开始无比想念弯弯了,想念弯弯明媚的笑脸,想念弯弯温软的身子,也想念弯弯娇俏的笑声和呜呜的求饶声。

    好在凌含章一向是个自律性很强的人,很快他就给自己找到事情做,打算利用这几天空闲回家,把弯弯的事情合盘向父亲托出来。

    于是,凌含章向组织上请了个假,回家探亲,可巧他父亲这段时间正好在花城这边的海军基地整理凌含章弄来的那些数据,因此,组织上特地派了一辆车和两个人陪他一起去见他父亲。

    凌含章自然清楚这两人是做什么的,可没法,他现在并非自由之身,该有的过场还得有。

    再说了,他也没什么好瞒人的,和弯弯那段感情他已经跟组织交代了,当时也坦承了自己的打算,他必须给这个女孩子一个交代。

    可问题是军人的婚姻不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决定的,还需要政审,而弯弯这样的家庭出身是很难通过政审的,这也是凌含章为什么想先和父亲坦白的缘由,他需要父亲的认可和帮助。

    父亲虽然是一名核潜艇的专家,可因着他的特殊贡献,早就是中将的待遇,在军区里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这不,凌含章坐的汽车刚驶上回花城的高速,手机就响了。

    原来凌云志也是刚接到部队的电话,得知他儿子目前还有几个问题交代不清,因而延误了实验的进程,所以特地打电话来问问儿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