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八十六章、生无可恋

时间:2018-06-28作者:千年书一桐

    弯弯此时也想到了闫博唯,咬着牙碎碎念道:“真是笨蛋,我都告诉你他有问题了,你们的人居然这么长时间还没抓住他?对了,我好像还告诉你那姓闫的动过你电脑,你没发现点什么?”

    “我知道他动过我电脑,正因为动过我电脑他才知晓我的大致身份,我想,应该是在我们控制他之前他就把我的身份报告给他的组织了,而这边的警方之所以没有抓我,想必是之前没有核对准我的身份,毕竟那姓闫的是为米国人服务的,他不可能把我的行踪透露过国的警方。”凌含章耐着性子解释道。

    后面的话弯弯听懂了,多半是米国人追踪了凌含章的行踪,查到了他的入境记录,因而才会借助国警方在机场把他拦住了,想看看他究竟来国做什么。

    因为当地也有米国的驻军,公海里也有他们的航母和核潜艇,偏凌含章的身份又是一名海军军官,米国不可能不怀疑他来国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我不拉你出来玩这一个星期就好了,说不定我们早就回去了。”弯弯也自责了。

    “那只能更糟糕,这样好歹我们把那些人的目光吸引了,芯片才能安全送回去,我也算没白忙一场,就是连累你了。”凌含章说完再次伸手摸了摸弯弯的头。

    弯弯甩开了他的手,正要开口,只见楼梯口有了动静,原来是有人给他们送饭来了。

    来人是两名身穿便服的四十来岁当地妇人,弯弯正疑惑这两人的身份时,凌含章牵着她上前了,“嘿,真巧,我们正要下楼去找你们呢,你们就给送过来了。”

    说完,凌含章宠溺地看向了弯弯,“你看这菜爱吃不爱吃,不爱吃的话找她们再去街里打包一份。”

    弯弯从凌含章的眼睛里看出了深意,故意嘟了嘟嘴,“有够黑的啊,一千币的饭连个水果都没有。”

    果然,凌含章听了这话拍了下弯弯的脑袋,随后掏出了一沓当地的钱币,抽出了两张百元的递给其中一人,“去,给我们买点水果,青芒、释迦、火龙果都行。”

    说完,凌含章怕对方没听懂,又比划了一下,并刻意强调了一下不要榴莲。

    见那两人开开心心地接钱离开了,凌含章带着弯弯把饭菜端回了屋子里。

    屋子里并没有正经的饭桌,两人只得把托盘放到了床头柜上,弯弯刚拿起勺子想要尝尝这饭菜,凌含章又拍了她一下,“不行,还没洗手呢。”

    弯弯努了努嘴,随后从自己的行李箱里翻出了洗漱用品,拎着往外走了。

    进了楼道,凌含章对她说:“一会少吃点饭菜,要是饿的话就吃点水果。”

    “什么意思?你是说那菜里加东西了?”弯弯瞪大了眼睛,这时的她更恨自己这大姨妈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那倒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些菜里加了太多咖喱,对你身体不好。”凌含章说完转过了头,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些日子和弯弯同住一屋,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丫头身上带事了,早知如此,这几天他就少让她吃点辣的了,难怪前两天这丫头喊肚子疼,当时他以为是她吃多了,还嘲讽了她几句,现在想来,他的确是太粗心了,对她关心得太少了。

    弯弯倒是也知道经期不宜吃太多刺激性的东西,可她毕竟年轻,没什么定力,一高兴起来很快就忘了,所以她还真忽略了这个问题。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两个不是恋人的单身男女讨论这种话题,弯弯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更别说晚上还有更大的难题等着她呢。

    见弯弯很快垂下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凌含章忽地也想起了一件事,“弯弯,如果这次耽误你上学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管,你去搞定。”弯弯没好气地回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在这里陪我待个半年甚至三两年,你预备怎么办?”

    凌含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真是米国人盯上他,就算对方没有抓到他实质性的证据,可这个官司打起来怎么着也要三两个月,这还是最好的情形。

    最坏的就不用说了,如果真坐实了他的间谍身份,等待他的肯定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想到这,凌含章更觉自己亏待弯弯良多,可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因此,他只能问问弯弯后续有什么打算,看看他还能为这个小姑娘做点什么。

    “啊?”这下弯弯可就真的是生无可恋了,“糟了,我妈妈,还有外婆她们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我想会有人主动去关照她们的。”凌含章早在弯弯上飞机之前就安排好弯弯的后顾之忧了,只是他没想到真会走到这一步。

    当然了,这件事目前会有一个什么结果还很不好说,但凌含章必须要有最坏的打算。

    弯弯被凌含章的假设吓到了,从洗漱间回来,人还是蔫蔫的,这下不用凌含章刻意提醒,她也没什么食欲了。

    饭后,那两人送了一篮子的水果来,也不知是那两人没听懂还是故意的,居然买了一个大榴莲来,凌含章对着她们发了几句脾气,被弯弯劝住了。

    见这两名妇人一直有点唯唯诺诺的,凌含章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两人肯定不是警察,应该是打杂的,也不懂华语。

    为了试探一下他们到底有多大的自由度,凌含章一手拎着篮子一手牵着弯弯下了楼。

    谁知两人刚到楼下,还没出大门,两名身穿警服的陌生男子从旁边的屋子里出来了,向他们摇了摇头。

    “这个味道很大,得在外面吃,我们就在院子里找个地方,不出去。”凌含章举起手里的篮子示意了一下,用华语说了一遍,又用蹩脚的语比划了一下,随后也掏出了两张百元钞票递给对方。

    也不知是钞票的作用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总之,这两人对视了一眼,让他们出了门。</>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