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八十四章、被扣住了

时间:2018-06-28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早,弯弯醒来时凌含章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弯弯洗漱的空档,凌含章出去把早点买了回来,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两人叫了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原本凌含章是打算直接回花城的,谁知前一天他接到国内的一个电话,让他去帝都的军部汇报这次行动的成败,于是,他把机票改签了。

    两人从进站到托运行李再到退税都很顺利,随后两人还逛了一个小时的机场免税店,谁知在入闸口时,凌含章和弯弯的随身行李被安检人员打开了,细细地翻了一遍,接着安检人员把他的电脑收走了,连同他的行李送往别处了。

    凌含章见此上前询问了几句,对方只回复说是例行检查。

    凌含章不是第一次出国,自然清楚这并不是所谓的例行检查,于是,他和安检人员争执了几句,安检人员又改口说是随机抽查的。

    凌含章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对方就是针对他的,于是,他退回到弯弯身边,弯弯向他耳语道:“感觉有点不太好,但我身上的大姨妈来了,灵力失效了。”

    “这样吧,如果半个小时后我们的行李还没送来,我登不了机,你自己一个人回去。记住一点,以后千万别再来这个国家。还有,万一一会你也被扣住了,你就一口咬死说是我女朋友,应我的要求来探望我的,别的一概不知。”凌含章心下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的他特别庆幸两件事,一是一开始他就把弯弯定位成自己的女朋友,这些日子两人一直同吃同住,行程也是有迹可循的;二是在找到那台电脑后的次日一早就打发人送回国内了,因此,对方应该抓不到他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可这件事会拖到一种程度凌含章就不得而知了,他担心的是会连累到弯弯不能及时赶回学校,或者说,还有别的不可预知的什么风险。

    偏偏这个时候弯弯自己又失去了灵力,无法判断出会有什么后果。

    想到这,凌含章朝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男子使了个眼色,对方略点点头,退后了好几步。

    十分钟后,凌含章冲弯弯努了努嘴,谁知弯弯刚要进闸口时,她也被拦住了,“请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的行李里有什么不能带的东西吗?”

    对方摇了摇头,不知是没听懂弯弯的话还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们这有人懂t语吗?麻烦谁帮我问问,我行李很简单的,就一个小背包,里面除了手机、钱包和纸巾也没别的。”弯弯向旁边的人求救。

    还别说,真有一个懂t语的华裔走了出来,用t语替弯弯问了半天,可惜,对方摊了摊手,说他们只是随机抽到他们的行李送去检查,至于别的,他们一概不知。

    正僵持时,来了两个身穿警服的人,收走了弯弯和凌含章的护照,同时把他们带去了一间小屋等候。

    这次约摸有半个小时,那两个警察拿着他们两个的护照回来了,说凌含章的护照涉嫌造假,需要进一步调查,暂时不能离境。

    而弯弯因为和他是一起的,在凌含章的身份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也不可以离境。

    “这是污蔑,我的护照绝对是真实有效的,上面不只有你们一个国家的签证,还有别的国家签证。再说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来往你们t国。”凌含章抗议说。

    接着,他把他在梅美岛的工作经历说了出来,重点强调他是一名通信技术人员,期间因为休假往返过两次t国和华夏,这次回国是临时性的,是为了送女友回国开学。

    “我的护照和签证都是真实有效的,在贵国半年期间从无违法记录,你们凭什么不让我离境?”凌含章质问道。

    可惜,对方的态度更蛮横,一口咬定凌含章的护照就是假的,交涉了半个小时后,有人把他们托运的行李送来了,那两名警察让他们确认了一下。

    见凌含章点头,两名警察当着他们的面把他的行李打开了,又细细地搜了一遍,轮到弯弯时,弯弯抗议了,说是要找两个女警察来,因为她看见那两个警察连凌含章的内衣都没有放过。

    两名警察互相看了一眼,很快找来了一名女警,把弯弯的行李箱倒了出来,也细细地查了一遍。

    见此,凌含章确认自己出不了境了,于是,他说要打电话请律师,要向领事馆申请领事保护。

    对方一开始没有同意他的要求,凌含章搬出了对方的法条据理力争,再加上旁边还有不少华人和外籍人士,对方最后只得同意了凌含章的要求。

    待凌含章打完电话,弯弯和他一同被带离了机场,上了一辆警车,随即,两人的手机被没收了,两个小时后,他们被送到了移民局,随后,两个人被分开了,开始接受对方的调查和盘问。

    因为两人事先对好了说辞,这一关倒也好过,对方问弯弯的不外乎是姓名、年龄,目前的身份,和李伟的关系,认识的经过,来t国的目的,这几天的行程等,弯弯一一做了回答。

    这次的审问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随后弯弯被放了出来,在走廊里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凌含章才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被送进了旁边一栋二层小楼里。

    小楼有些陈旧,屋子里的摆设就更为陈旧了,斑驳的墙体,老式的小方块地砖,老式的木板床和床头柜,老式的柜体电视机,房顶上还有老式的三叶电扇,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了。

    整个屋子一看就是给人临时休息用的,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漱间,据送他们来的警察说,卫生间和洗漱间是分开的,都在楼梯口旁边。

    交代清楚后,两名警察颇有深意地看了凌含章一眼,凌含章忙从兜里掏出了两张五百元的大钞递给对方,说是麻烦对方给送点吃的来。

    待这两人离开之后,弯弯嘟囔起来,“这鬼地方,怎么住?”

    其实,弯弯说的“怎么住”倒也不是嫌这个地方破,而是只有一张床,且还不是什么大床,让他们两个怎么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