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六十一章、求证

时间:2018-06-17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想到验dna,陈沐晴忽地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据说弯弯是陪她妈妈来花城治病的,貌似她妈妈得好像是什么绝症,如果弯弯真是她大哥的孩子,而她大嫂又不久于人世的话,弯弯也太可怜了些。

    才刚十八岁,连大学都没念呢,就要出来挣钱给她妈妈治病,这孩子的人生岂不是也被毁了?刘家真能看上她让她做儿媳?

    一念至此,陈沐晴忍不住看向了杜康,“老公,你说弯弯是陪妈妈来花城治病的,她妈妈生的是什么病?”

    “好像是胃癌,做了手术切除,又做了半年的化疗,怎么啦?”杜康留意到妻子神色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那你知道弯弯老家是哪里的吗?”陈沐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打颤了。

    因为她忽然又意识到一件事,如果弯弯真是她大哥的孩子,刘家是不可能接受弯弯的,那会害了刘大公子啊!

    完了,完了,还不如一开始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话她还能置身事外,现在她到底该怎么做呢?

    一边是她可怜的侄女,一边是一条人命,她该保持沉默成全弯弯还是该站出来揭露这件事呢?

    要知道,刘家可就这一个独子啊,真要有了闪失,会不会牵连到他们杜家啊?

    陈沐晴越想越害怕,脸瞬间白了,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陈沐晴的样子落在了在场的几个人眼里,三位长辈尽管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可也不好追问,毕竟这是陈沐晴的私事,在场的还有外人呢。

    倒是杜子琪隐隐有点小兴奋,她一直不怎么喜欢陈沐晴,总觉得陈沐晴仗着自己是高知家庭出身是魔都人看不起她父母也看不起她,后来是因为她哥哥做生意发家了把她父母和她带到花城来了,也成了城里人,这种情形才好一点。

    因此,陡然听说她老家也是赣省农村的,她着实有些意外,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看向了陈沐晴,“大嫂,原来你老家也是赣省农村的啊,该不是这欧阳弯弯真跟你有什么亲戚关系吧?”

    杜康听了这话瞪了自己妹妹一眼,他自然看出了妹妹的这点小心思,只是这个时候当着未来亲家母亲的面不好训斥她,只得转而握住了妻子的手,“老婆,你哪不舒服了?”

    “妈妈,你可别吓我们。”杜悠悠也站了起来。

    陈沐晴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缓缓地扯了扯嘴角,“没事,可能是下雨气压低,有点不舒服。对了,方才说到哪,弯弯的老家是哪里?”

    没办法,都已经引起别人的怀疑了,她只得硬着头皮问下去。

    再说了,谁家还能没几门乡下亲戚,到时不拘找个远房亲戚的理由就能搪塞过去的,现在的她是急于知道答案。

    杜康摇摇头,他只知道弯弯老家是赣省的,具体赣省哪里他可没问。

    “大嫂想要知道的我可以帮大嫂问问,郑彦肯定知道的,因为弯弯和郑彦的好友钟意合租过半年,据说郑彦也见过弯弯的母亲。”杜子琪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手机。

    “不用了,我有弯弯的手机号,我自己可以问。”陈沐晴拒绝了,她可不想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说完,陈沐晴拿出了手机,刚要拨通弯弯的电话,被杜康以下雨打雷为由取走了。

    只是接下来的这顿饭陈沐晴就食之无味了,好容易等到雷声停了雨也小了,陈沐晴在杜子琪的特意提醒下,到底还是拨通了弯弯的电话。

    弯弯接到这个电话时正跟左秋敏和刘光溢玩起了斗地主,他们三个也是被雨困住了,想着这雨不定什么时候停呢,于是弯弯向老板买了一副扑克牌。

    因着是来钱的,为了让左秋敏赢点彩头,弯弯没少给左秋敏放水,哄得左秋敏眉开眼笑的,刘光溢的兴致也被挑了起来,偏偏这个时候弯弯的手机响了。

    “我老家是哪里的?”弯弯一听陈沐晴的问话,猜到陈沐晴准是过心了,或者说,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

    毕竟她跟年轻时的欧阳丽相似度还是蛮高的,此外欧阳这个姓氏并不是常见姓,还有赣省人的身份,再加上今天她女儿的那番话,对方会起疑也是正常的。

    可弯弯却不想认下这门亲戚,因而弯弯没有直接回答对方,“我老家是赣省的,这个杜先生应该是知道的啊,对不起,杜太太,我这边忙着呢,以后有空再联系。”

    说完,弯弯主动挂了电话。

    弯弯这一挂电话,倒令陈沐晴起疑了,因为她也想到了一件事,既然她可以通过弯弯的姓氏和籍贯怀疑弯弯的身份,那么弯弯也可以通过她的名字知晓她的身份。

    陈沐晴和陈沐阳只差了一个字。

    难怪弯弯会对她疏离了,难怪弯弯会拒绝她的靠近了,这孩子肯定在听到她介绍自己名字时就怀疑上了她吧?难怪当时她说让弯弯叫她嫂子或姐姐弯弯拒绝了。

    这差着辈呢!

    这时的陈沐晴百分百相信弯弯就是她的侄女了。

    只是认不认这个孩子她说了不算,她得先回去和父母商量一下,同时,她还得把弯弯的现状告诉家里人。

    而另一边,放下电话的弯弯再也没有打牌的兴致了,她惶恐了,她不知该怎么面对陈沐晴。

    当然了,她更担心的是妈妈,如果陈家再因为这件事把妈妈推向了痛苦的深渊,那么弯弯这一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怎么啦?杜家又刁难你了?”刘光溢见弯弯挂了电话脸色惨白惨白的,不禁关心地问道。

    “那倒没有,是杜太太打电话问我是哪里人,说她老家也是赣省的,大概是想查查我们是不是真有血缘关系吧?”弯弯故作轻松地说道。

    “即便有,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你不用理会。”左秋敏淡淡一笑。

    她自然看出杜康夫妻两个真正想讨好的是她,不是弯弯,只不过他们平时压根不来往,便想借弯弯来当一下跳板或桥梁。

    “好,我知道的。”弯弯回了对方一个微笑。

    是啊,这么多年都没有理会,现在就更不用理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