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四十章、阴魂不散

时间:2018-06-06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弯弯正和左秋敏推拒时,李飞带着高洁赶到了。

    高洁自然是认识左秋敏的,见左秋敏和弯弯站在了一起,她比王浩还震惊,因为她比王浩更清楚刘光溢是一个什么人,也更清楚刘氏集团在花城的地位。

    “刘夫人,您,您,您怎么来这了?”高洁磕磕巴巴地问道。

    “你是?你是阿溢公司的会计吧?”左秋敏仔细辨认了一下才认出了高洁。

    “是的,刘夫人好,我和弯弯情同姐妹,今天是特地来给弯弯过生日的,莫非刘夫人您也是来弯弯庆生的?”高洁试探着问道。

    虽说她一时还没看清眼前的形势,可她进来时发现了满院子的跑车,这会不用问也知道是谁的杰作了,因而她有点担心左秋敏是为这件事来责备弯弯的。

    “哦,这可真是巧了,我和弯弯这孩子一见如故,情同母女,已经决定收她为干女儿了。”左秋敏一边说一边拉起了弯弯的那只空手,“就是这孩子太跟我见外,这不,得知她生日,我给她选了两样东西,可这孩子推来推去就是不肯收下。”

    “干女儿?”高洁看向了弯弯。

    刘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居然看上了弯弯并认作了干女儿,可这满院子的跑车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老板不是出国去谈业务了吗?

    这母子两个唱的究竟是哪一出?难不成都同时相中了弯弯?

    不对啊,如果真是相中了,应该不太可能认作干女儿的吧?还不直接收了做媳妇?

    可若不是真相中,这满院子的排场为的又是什么?

    以高洁对老板的了解,她也是头一次见老板做出这么兴师动众大的事情来,因此不用问也知道老板准是相中了弯弯,可问题是这刘夫人究竟想做什么呢?

    是为了拦着她儿子还是为了她儿子做助攻呢?

    高洁委实没看明白。

    一旁站着的弯弯倒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高洁的确是刘光溢公司的职员,难怪她会认识凌含章了,也难怪凌含章会知道他在巴宝莉卖场了,也难怪刘光溢会说什么“听说你算命很准”之类的话,多半是从凌含章嘴里冒出来的。

    看来,这人不仅是个暴脾气,还是一个大嘴巴,也难怪郑彦会和他分手了。

    弯弯连着用了四个“难怪”来腹诽凌含章也不解气,因为更令她呕得慌的是,兜兜转转了半天,又是换工作又是换住处的,竟然还是没脱离这凌含章,真是有够阴魂不散的。

    说来也是巧,弯弯在腹诽凌含章阴魂不散时,凌含章也在想着这个词,而且也是跟弯弯有关联。

    原来,凌含章通过他国内的消息渠道,知道郑彦已经完成论文答辩,正打算把他们同居三年的房子处理掉,这不,凌含章得知这个消息后,想回来处理屋子里安插的那些摄像头以及电脑里的那些软件。

    原本这件事他是可以请他战友代劳的,可他还有一件事放不下,那就是闫博唯,这个人是从米国回来的,而且又是做的通信这一行,保不齐还真点什么嫌疑。

    因此,凌含章想亲自回国探个究竟,为此,他向上头请了几天假。

    谁知好巧不巧的,他从花城机场出来时,正好碰上了郑彦、钟意、云鹄等人,这些人都是郑彦在花城附属医院实习的校友,这不,毕业论文答辩都过关了,他们也想放松一下,来一场毕业旅行。

    郑彦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和凌含章迎面碰上,说实在的,这次卖房之前郑彦还真试着和凌含章联系过了,可凌含章的手机又打不通,郑彦一气之下才决定卖房彻底结束花城的一切。

    可这会见到凌含章,郑彦又有点心软了,毕竟这房子花了凌含章大半的积蓄,而且他今后从事的职业也注定了他不可能会有太高的收入,因而,她想把这套房子还给凌含章,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后悔了还可以回来找他。

    于是,郑彦约凌含章到机场的咖啡厅一叙,谁知两人刚坐下来,郑彦的手机响了,是杜子琪打来的。

    杜子琪从白烨那知道了今天是弯弯的生日,也知道了刘光溢通知z4俱乐部的所有成员去路华4s店买车的疯狂举动。

    郑彦一听今天是弯弯的十八岁生日,放下电话,她看向凌含章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

    真的是好巧,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就在弯弯过生日这天赶回来,而且还是快天黑了才赶回来,可见有多急切了。

    因着杜子琪的声音不小,坐在郑彦对面的凌含章自然听了个清清楚楚,因此,待郑彦放下电话,凌含章迫不及待地问:“阿溢给弯弯庆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阿溢不是听了你的吩咐去照顾弯弯的?”这时的郑彦有些失去思考的能力了,她是被嫉妒蒙蔽了心智。

    主要是那天晚上刘光溢给杜子琪的难堪误导了郑彦,当时杜子琪针对弯弯的那些刁难刘光溢并没有在场,因而郑彦想当然认为是凌含章告诉刘光溢的,所以刘光溢才会找到杜子琪。

    为了一个陌生的弯弯,刘光溢连多年好哥们白烨的面子都不顾了,可见凌含章当时肯定说了不少杜子琪的重话和坏话,因着这件事,郑彦对凌含章也颇有微词。

    偏这会凌含章赶回来的日子又是弯弯的生日,而她郑彦再过一个小时就该登机了,以后两人想见面多半是不易的,想到这一切,郑彦的心里酸涩酸涩的。

    可凌含章不清楚这一切啊,他见一开始郑彦对他的态度尚佳,自打接了杜子琪那个电话后便开始撂脸子了,他也有点莫名其妙好不好?

    他哪是因着弯弯的生日赶回来,他明明是因为郑彦要卖房赶回来好不好?

    再说了,郑彦如此急切地想要处理掉这套房子的行为多少也伤到了凌含章。

    从这件事上他看出了郑彦的果决,因而他也歇了再去挽回她的心思了。

    而令凌含章更胸闷气堵的是,偏偏这个时候闫博唯又急急找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