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一十六章、走人

时间:2018-05-26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待弯弯和凌含章、郑彦、杜子琪、杜康几个人进了茶室后,许葵亲自给大家送上一杯茶,退出去后主动把门带上了,并让外面的人散开了,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她亲自守在了门外。

    杜康见屋子里没有外人了,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子琪,今天的事情是因你而起的,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平时也不是这么骄纵的人啊?”

    杜子琪自然听出了自家哥哥的言外之意是想让她服一下软,毕竟这件事是因她而起的,可问题是方才弯弯那番话太伤人了,店里的人基本都清楚她的身份了,今天她在弯弯面前服软了,以后她还怎么带朋友来店里?

    此外,弯弯这个小妮子又该如何看待她?她还能在弯弯面前抬起头吗?

    一念至此,杜子琪索性硬到底了,“哥,郑彦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男友被人抢走了,我自然要为她出口气,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杜先生,这件事的确是误会。”凌含章开口解释了下他和弯弯的关系。

    杜康是亲眼见过凌含章如何拆弯弯的台的,可今天对方却主动找弯弯来购物,杜康觉得凌含章的说辞有些站不住脚,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用得着对一个曾经厌恶的女孩子如此关照吗?

    当然了,杜康是决计没有想到这个特别的理由并不是他以为的男女之情,而是因为弯弯的特异之处。

    因而,杜康更倾向于自己妹妹的说辞,觉得这姓凌的八成还真有可能看上了弯弯的年轻漂亮。

    而不管是外形还是家世,这个姓凌的貌似都不弱,这样的男人对弯弯这样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来说是极具杀伤力的,妥妥的霸道男主范,否则的话弯弯也不太可能会接受他的邀约去喝什么鬼咖啡。

    “杜老板,凌先生和我之前是有一点误会,后来我认识了郑医生,和郑医生成了朋友,我们两个之间的误会也消除了,这些郑医生也是清楚的。”弯弯看出了杜康眼里的怀疑和失望,解释道。

    “是啊,杜大哥,弯弯和我以及阿章都很熟,阿章今天找弯弯也是想送两个包给我,买完东西两人找个地方说几句话,没想到被子琪误会了。”郑彦也开口替弯弯说话了,并晃了晃手里的两个纸袋。

    杜康见两位当事人都开口替弯弯辩解,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这一刻他也只能选择相信弯弯,“所以,这件事说起来就是因为我妹妹误会了你们,才搞出了后面的事情,这样吧,弯弯,我代我妹妹向你道个歉,今天的事情就此揭过。”

    杜康原本是想让杜子琪向弯弯道歉的,可一看自己妹妹这个态度,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饶是如此,杜康仍是低估了自己妹妹对弯弯的厌恶,这不,他话刚一说完,杜子琪开口了,“好,就算那件事是我误会了,但弯弯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导购,这里是奢侈品卖场,顾客来这就要享受到贵宾级的服务,可这个小姑娘倒好,脸一拉,说不伺候就不伺候了,今天幸亏她碰上的是我,要是别的顾客,我们卖场的声誉还要不要,人家肯定会说,这小姑娘不就仗着有张漂亮的脸蛋才会如此有恃无恐吗?”

    “杜先生,感谢你曾经对我的照顾,为免你们兄妹因为我起嫌隙,这份工作我还是不做了,但有一点,这半个多月的工钱得结给我。”弯弯主动请辞道。

    这时的弯弯无比感念自己的天眼,正因为有了这个底气,她才能挺直了腰身站在这里,才能把自己的愤怒和委屈统统还回去,才能一个不高兴就走人,才能活得这么自在。

    “弯弯,听话,别冲动,这件事是我妹妹不对,我会好好跟她说的,你还是留下来吧。”杜康说这话倒也不是没有一点私心。

    这些日子他虽然没来过几次卖场,但这边的报表他一直有关注,也知道弯弯这半个月便创下了销售额五十万的惊人业绩,直逼李威这个销售达人,实在是可喜可贺。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弯弯手里还有两个潜在的大客户,刚上岗半个月的新人能做到这个程度委实太少了,简直就是一个销售天才嘛。

    “不了,正好我妈妈的治疗也该开始了,这一个星期我得陪她去医院,工作的事我想等她治疗完全结束后再说,这样我也能全力以赴。”弯弯说的是实话。

    她刚到这边来,也不好和别人换班,毕竟这边的晚班业务要比白班多多了,来这上班的谁不是奔这点提成,弯弯哪好意思张嘴?

    此外,即便有人答应换班了,可晚上她一个人也不敢回住的地方,太远了,她一个小姑娘打的都不放心。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事件倒是成全了弯弯,省的她为难了。

    至于这点经损失,弯弯倒还没有放在眼里,实在不行就去彩票店,再买点刮刮乐好了,再不济,找李飞,看看他手里有什么股票。

    郑彦听了这话刚要开口,凌含章拉住了她,摇了摇头,凌含章是知道弯弯的本事的,这个小姑娘在短短的几个月里能结识杜康找到这份工作,肯定还会有别的退路的。

    不说别人,刘光溢的母亲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据说这位刘夫人不是一般的喜欢弯弯呢。

    凌含章能想到这点,杜康也想到了,因而,他也没有再劝下去,事情发展成这样,他妹妹至今没有一点认错的意思,换做是他,他也会离开的。

    更何况,弯弯这样的人才根本就不愁工作,她要离开,损失的只能是他,绝不是弯弯本人。

    “既然这样,我这就让会计把你账结一下,弯弯,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共事,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母亲的治疗结束了,我这里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杜康为自己留了一点余地。

    “谢谢老板。”弯弯笑了笑。

    半个多小时后,弯弯拿着自己这半个多月的劳动成果,六千八百多块钱离开了这家卖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