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一十章、清账

时间:2018-05-23作者:千年书一桐

    弯弯是第二天晚上八点接到刘光溢打来的电话的,这才知道左秋敏在帝都机场到市区的高速路上出了一场不小的车祸。

    据刘光溢说当时的情形很危险,左秋敏坐的车子想超过一辆货车时,货车司机突然变道,两辆车子挤在了一处,车门被挤变形了,车窗玻璃自然也碎了,可巧左秋敏坐在后座,当即就被挤得撞在了车门上,当场晕了过去,脸上、头上和手上都有被玻璃划破的地方,倒是实打实地应了那句话,血光之灾,唯一庆幸的是没有性命之忧。

    说实在的,弯弯接到这个电话心里很不舒服,一方面自然是同情左女士的遭遇,另一方面是担心这件事传了出去会给自己或老外婆招惹麻烦。

    因而,这时的弯弯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都已经吃过几次多嘴管闲事的亏了,怎么老是不长记性?

    “怎么啦?有什么为难的事情?”王红见弯弯挂了电话发了半天的愣,继而又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忙走过来关心了一句。

    “没事的,我正想着是不是该介绍佳琪去王浩的4s店试试?”弯弯倒也不是撒谎,这两天她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尽管因为左女士的事情让弯弯再次意识到多管闲事的坏处,但王佳琪这事是弯弯早就应下来的,她不能说话不算数。

    王红摇摇头,“你要去的话还有可能带她过去,你要不去的话够呛,首先第一条,学历就限制了她,人家不会要一个高中生的,现在的大学生遍地都是,而她又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很难打动招聘方。”

    “那你说怎么办?”弯弯也为难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再跟杜康提提,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她发现自己就是一个编外人员,她来了之后,店长直接安排她和王红一个班,休息也是同一天,也就是说,她这个组的导购一直比另一个组多一个人,可见店长也知道她做不长的。

    而自从她来了之后,王红的工作重心转向了物品的展示、摆放和统计,她的底薪从以前的二千直接涨到了四千,闲暇之余仍是可以做导购拿提成的。

    因此,这种情形下弯弯不可能去张口。

    “先等等看吧,这几天我都在留意这边的招聘信息,有合适的机会我肯定不会忘记她。”

    弯弯听了这话暗道惭愧,她一直说要帮王佳琪,却一直没有真正付诸行动,不像王红,还知道找点招聘信息帮她筛选一下。

    “没事的啦,我是闲人一个,不像你还得分心照顾你妈妈。对了,搬家的事情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王红看出了弯弯脸上的不自在,换了一个话题。

    “搬,不如明天下午下了班我们就去看看房子吧。”弯弯决定等妈妈的治疗一结束便搬家。

    “好啊,好啊,我早就盼着这一天呢。”王红跳了起来。

    她实在是受够了那么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的逼仄,连转个身子都费劲,更别说想有什么**了。

    弯弯回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她也盼着这一天呢,她实在是受够了那四个人,尤其是得知钟意打算去米国深造后,更是对闫博唯那人没了好感。

    只是有一件事,弯弯一直放不下,她不知闫博唯为何会趁郑彦喝醉的情形下去动凌含章的电脑,这件事她应该不应该告诉凌含章,如果告诉的话应该怎么把自己摘出来不让凌含章怀疑到她身上来。

    这委实难住了弯弯。

    说来也是巧,弯弯正想着不知怎么通知凌含章时,凌含章也接到了刘光溢的电话,刘光溢问她弯弯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为什么可以算出他和郑彦会分手,也算出他母亲会有血光之灾。

    而凌含章这才知道弯弯去了巴宝莉的卖场,也才知道因为自己酒后失言给弯弯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可巧这两天正好闲着,斟酌再三,凌含章打算来花城见见弯弯。

    当然了,凌含章来花城想见的绝不是弯弯一个人,他更想见的是人是郑彦,因为他又接了一个出国的任务,这次去的时间更长,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半年,因此,等他回来后多半郑彦已经回了杭州老家。

    所以,他想尽最后一次努力和郑彦谈谈,如果郑彦后悔了,可以接受两地分居的日子,那么他就当之前闹分手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如果不能,那么他也彻底放手了。

    于是,次日上午,凌含章便借了辆车子进城了,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先去见郑彦,也没有事先通知郑彦,而是先到了新城的绿珠商厦,目的倒不是为了弯弯,而是想着给郑彦买几样东西哄哄伊人开心。

    以前的他倒是很少注意这些细节,这次郑彦闹分手之后,他也反思了自己这几年的行为,觉得自己可能对郑彦关心不够,以为自己为她买了房子和车子就尽了自己做男友的责任和义务,却不知郑彦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这些,她缺的是安全感,缺的是一个男人的肩膀。

    尽管目前他因为工作原因仍是分身乏术,可他想尽自己最后的努力试一试,如果能挽留她固然不错,如果不能,就当自己补偿她了。

    当然了,这只是其一,其二,他也想见见弯弯,看看能不能从弯弯这得到点什么暗示。

    主要是刘光溢母亲这场血光之灾的再次印证委实震惊了凌含章,这个小姑娘身上的确有着某种神秘的预测能力。

    至于这能力是什么他已经放弃追查了,因为他怕给弯弯带来麻烦和不幸,所以这次也可以说他最后一次来见弯弯。

    既然是最后一次,该清的账总得清了,这不,进了卖场,凌含章在商场平面图前站了片刻,接着便直奔三楼的手机卖场。

    他还欠弯弯一个手机呢。

    去年平安夜他让弯弯去伺候醉酒的郑彦,郑彦把弯弯的手机摔了也没有赔人家,这次再不赔,他怕以后没有机会再见弯弯了。

    因而,凌含章在三楼的手机卖场挑了一部二千来块钱的智能手机,随后上了五楼,找到了巴宝莉的卖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