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一百零九章、血光之灾

时间:2018-05-22作者:千年书一桐

    左秋敏见弯弯一时没有听懂自己的话,只得又解释道:“我也说不好,有人说是老人家有什么心愿未了,也有人说是我要去见她的征兆,我,我心里也很不安,弯弯,你认识这方面的人吗?”

    说完,左秋敏自觉这个话题越扯越离谱,不由得咬牙把自己的儿子骂了几遍。

    原来,今天这场会面完全是她儿子安排的,尽管她不太明白儿子的用意,但见儿子说的那么正式,她只好勉为其难地帮忙了。

    不过有一点,左秋敏倒也没全撒谎,刘光溢的奶奶和爷爷的确是先后病故的,而她丈夫也确实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所幸车子性能好,伤势不算太严重,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而她自己则于去年做了一个妇科小手术。

    还有,她说做梦梦到已故的老人也是实话,说来也是巧,正好三天之前她梦到了老太太,可老太太却什么也没有说,她心下也有点犯嘀咕,所以见儿子说弯弯可能懂一点命理学,她便顺水推舟接了这个任务。

    至于她说的找什么风水先生化解什么的则是瞎编的,她还不至于迷信到这种程度。

    弯弯倒是全信了对方的话,见对方说的如此恳切,她问了问对方的年龄和八字,以及梦里的场景,“阿姨,实不相瞒,我老外婆懂一点点算卦,我这就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你这个梦到底该怎么解,只是有一点,这个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您也别太往心里去。”

    说完,弯弯当着左秋敏的面拨通了家里的座机,电话是老外婆接的,弯弯把左秋敏的情况说了一遍,那头的老外婆闭着眼睛伸手掐了掐,又问了问已故老人的名姓和墓碑地址,随后把电话挂了。

    “怎么?你老外婆说什么了?”左秋敏见弯弯挂了电话忙问道。

    “老人家说要掐算一会,大约得十五分钟左右吧。”弯弯回道。

    果然,不到一刻钟,欧阳秀莲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说左秋敏最近有一场血光之灾,虽说不会危及性命,可若不想遭罪的话最好是三天之内不要出门。

    “三天之内不出门?可我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后天还约了人谈事。”左秋敏微微拧了拧眉头,随后看向弯弯,希望弯弯能给出一个适当的建议。

    弯弯这会没有天眼,看不到左秋敏三天之内会发生什么,但她对老外婆的功力还是比较信服的,可问题是,对方平白无故会相信她一个外人吗?

    “阿姨,这个东西我也不知该怎么跟您解释,我前面说过了,信则有,不信则无。”弯弯苦笑了一下。

    “知道了。”左秋敏失望地收住了这个话题。

    这时的她颇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听儿子的来找弯弯套话,这下反而弄得心里不上不下的,说信吧,觉得不太可能,哪这么巧,凭着她的生辰八字和一个梦境就知道她有血光之灾?

    这套路也太老了些吧?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她出点钱来化解了?

    说不信吧,心下又有些犯嘀咕,主要是她听儿子说过,弯弯貌似懂点命理学,否则的话也不会求她来试探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在别人身上应验了。

    只不过这一番试探过后她弄明白了一件事,原来不是弯弯会批卦算命,而是弯弯家里有人懂这些。

    可不管信还是不信,左秋敏心里都觉得膈应,故而对弯弯的态度也不复之前的亲切热情。

    弯弯自然感知到了其中细微的变化,忙借故上洗手间的机会去把账结了,回到座位后犹豫了一下,才启齿问道:“阿姨,能不能给我十块钱?”

    “十块钱,为什么?”左秋敏问归问,还是掏出了自己的钱包抽出了一百块钱。

    “不要这么多,十块就够了,实在不行五块也行,这是我老外婆接活的规矩,不好意思,还请您理解,不是我非跟您要这五块十块钱,而是不能坏了这一行的规矩,这对您不利。”弯弯很诚恳地解释道。

    她也是没办法,这是行规。

    只不过五块钱是十年前的价格,现在最低也是二十了。

    “既然是行规,那就给一百吧,我听说这种钱只能多给不能少给的。”

    花钱免灾的道理左秋敏也懂,因此她毫不犹豫地塞给弯弯一百块钱。

    弯弯见推不出去,只得向对方再三道谢,而这时的左秋敏再也没有兴致和弯弯聊天了,招了招手要付账。

    “阿姨,我已经把账付过了,真的很感谢您这些日子对我的关照。祝您事事顺心,家庭和睦幸福。”弯弯站了起来打算先离开。

    “这孩子,你什么时候去把账结了?”左秋敏很是意外,同时也很过意不去。

    虽说她的确照顾了弯弯的生意,可这次邀约却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更何况,怎么说她的年岁和身份在这摆着呢,哪能让弯弯付账?

    弯弯见左秋敏从钱包里再抽出了五张粉票子,忙鞠了一躬,“阿姨,我就不陪您了,再次感谢您对我的惠顾。”

    说完,弯弯忙转身往外走去,她实在不想再和对方推来推去的,那一百块钱收下来已经够难为情了。

    左秋敏见弯弯转身离开了,呆愣地看了看手里的几张粉票子,过了两三分钟,才拿出手机给儿子打了个电话。

    这会的她倒不是纠结这钱送不出去,而是纠结自己这趟帝都之行到底该不该取消。

    如果说之前弯弯问她要十块钱委实引起她反感的话,那么弯弯主动把账付了的行为又让她对这个女孩子生起了几分怜惜之意。

    这么知恩感恩的女孩不大可能会是一个故弄玄虚的江湖骗子吧?

    不是骗子,那说明她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

    再说了,是她自己主动找弯弯来套话的,而弯弯也是见不得她为难,犹豫了片刻才打电话向家里长辈求救的,因此,她没道理怀疑这个女孩子对她的诚意。

    只是这事又确实太过玄虚,左秋敏不知该如何取舍了。</>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