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九十七章、青春的见证

时间:2018-05-17作者:千年书一桐

    凌含章很少在外人面前配合郑彦秀恩爱,他那个人一向话少,可这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因而,他才会在决定和她在一起时许了她一辈子。

    郑彦知道这话他不是轻易说出来的,六年多来他一直谨记着这一点,对别的女人的示好从不假以辞色,唯一的一个例外便是弯弯。

    想到弯弯,郑彦有点于心不忍了,她很清楚,不管是凌含章还是弯弯,他们两个都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凌含章是因为弯弯的特异之处才开始追查她的,而弯弯对凌含章则唯恐避之不及。

    还有,通过方才的对话,郑彦隐隐觉得弯弯心里似乎有一个人,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弯弯应该是在暗恋对方,而且暗恋的时间貌似还不短,因此,这个人绝会不是凌含章。

    一念至此,郑彦开口为弯弯辩白,“其实,弯弯也不是这种人,这小姑娘很好的,别看年龄小,但自尊自爱,可惜就是起点低了些,乡下来的,又摊上了一个病重的母亲。”

    白烨听了这话拍了下手,“原来那天晚上你们说的就是这个人,还别说,真有几分姿色,阿溢要知道了肯定会乐意资助她一二的。”

    “打住,他那个花花公子就别去祸害人家了,多好的一个小姑娘,要落到他的魔爪,以后还能专心去念大学吗?”郑彦忙摇头。

    “这有何不可?现在大学里这种事情还少?不说别人,阿溢就不知祸害了多少个。”白烨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说的也是,我真是搞不懂,他那么风流的人怎么就成了你和阿章的铁杆哥们?”

    杜子琪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好了,不说别人,就说你自己,你这次回家和你父母商量了这么久,到底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么办?我父母本来就没大相中他,这次回家,我妈妈还给我介绍了好几个世家子弟呢,他们自然是希望我回去,我爸爸虽不能开口说话,可他每次看着我的眼神,满满的都是不舍,那种感觉,我真是形容不出。。。”说着说着,郑彦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杜子琪抽了张纸巾递给郑彦,并坐到郑彦的旁边搂住了她,对面的白烨捶了下桌子,长叹了一声,这种情形下,换做任何一个做儿女的也说不出狠心的话来。

    过了好一会,杜子琪先开口了,“阿章不是说了他可以接受异地婚的吗?”

    “我父母不接受,我妈妈说异地婚太辛苦了,你们也知道,他那个人一忙起来就成月成月地失联,我一个人根本撑不起这个家,更别说以后有了孩子。”郑彦摇摇头。

    她从小就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娇娇女,父亲的倒下无异于天塌了,因而她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为她撑起这片天的丈夫,而不是一个时刻等着她去付出去守护的家。

    “可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后面的话杜子琪说不下去了。

    “就当是我青春时代的一个见证吧,不管怎么说,这些年和他在一起我不后悔,我们都尽力爱过对方,都把最美好的年华给了对方,这就足够了,这世上有几个人的初恋能结成正果?绝大多数人的青春不都是用来追忆的吗?”说完,郑彦又趴在杜子琪身上哭了起来。

    一旁的白烨见了很是难受,想了想,给凌含章打了个电话,可惜,电话又没有打通,正气得磨牙时,刘光溢的电话打进来了。

    刘光溢也是猜到郑彦该回花城了,想从他这套点有用的信息,白烨略一琢磨,约了刘光溢见一面,左右郑彦这样杜子琪也不能离开,而他一个大男人坐在这看着两个女生哭委实不是一件什么愉快的事情。

    弯弯自是不清楚这一切,这边还有一个大惊喜等着她呢。

    钟意回来了,是和闫博唯一起进的大门,和弯弯在电梯前碰上了。

    “钟医生,你从米国回来了?”弯弯一边问一边看了眼这两人。

    还好,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争执,从机场出来时闫博唯还上前主动拥抱了一下钟意。

    “回来了,你妈妈身体如何?”钟意笑着看向了弯弯。

    “还不错,昨天刚做完这个疗程。钟医生,你决定去米国深造吗?”这个才是弯弯最关心的。

    “还没想好呢。”钟意含笑看着闫博唯,显然是把选择权交给了他。

    “没关系,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闫博唯回了钟意个深情的对视。

    说话间三个人进了电梯,弯弯正集中精力用天眼扫视闫博唯时,钟意突然问弯弯去做什么了。

    “我去见郑医生了,郑医生从花城回来了。”弯弯故意说道。

    因为她知道郑彦回来也是闫博唯接的机,所以她想试试钟意清楚不清楚这件事。

    “郑彦?她不是昨天回来的,今天就找你了?”钟意显然想不明白弯弯和郑彦会有什么交集。

    而弯弯也没想到钟意对郑彦的行踪也如此了解,应该是闫博唯报备的,这倒是令弯弯看不明白了。

    这闫博唯到底想做什么?

    难道真的仅仅只是爱屋及乌?

    还有一个对郑彦找弯弯同样感兴趣的是闫博唯,闫博唯一直觉得弯弯和凌含章还有郑彦三个人的关系有些微妙,可他试探了几次弯弯和郑彦,两人都极力否认了,这就更让他觉得蹊跷了。

    “郑彦找你说什么了?没想到你们两个还有话讲。”闫博唯笑着问弯弯。

    “没什么,就是年前我送她那个钱包她觉得过意不去,想当面跟我道声谢,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弯弯说完还特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她是在为自己的撒谎而不好意思。

    还好,话一说完电梯就到了,弯弯忙拿出钥匙来开门了,方才的那个话题自然就结束了。

    不过弯弯倒是发现了一个新情况,好像在接到钟意回国的消息时闫博唯打了个电话,当时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着恼,可惜他说的是英语,弯弯只捕捉到了几个单词,压根就没听懂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