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九十三章、又一个失联的

时间:2018-05-15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次日便是大年初一,弯弯一早便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醒来,随后便听到外面有悉悉索索的动静,她知道准是老外婆和外婆起来祭拜真人了,想了想,她也跟着起来了,进去磕了三个头,上了一炷香,又转到小祠堂磕了三个头上香,然后弯弯进了厨房。

    大年初一的早饭简单,一碗豆腐一碗青菜,弯弯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准备好了。

    饭后,弯弯闲来无事,把电脑搬到了堂屋的火盆前,一家人围着火盆看起了老电影。

    没办法,整个元宵节之前她们都会很闲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子里的人怕她们给带去晦气,正月里一般都不会让她们进门拜年,而他们怕沾染了她们的晦气,也不会进家给她们拜年,因此,别人过年过的是人气和热闹,弯弯家过年却异常的冷清。

    原本弯弯是想带着家人去市里转一圈,看个电影什么的,可一看妈妈的身子委实太弱,便歇了这个念头。

    十一点多钟的时候,欧阳琴和欧阳玥倒是给弯弯打了个电话,约她去村子的长廊那转转,可弯弯一看外面下雨,又担心对方父母知道了会不高兴,便拒绝了。

    随后的几天因为下雨,弯弯基本没出门,一直到大年初八才放晴,弯弯和家人交代了一声便骑着电动车先去了镇里,然后把车子放镇里再倒汽车去了市里。

    她要去市里买车票,这个时候正是南下的高峰期,一票难求,更别说弯弯要的还是卧铺,没办法弯弯最后还是从票贩子手里买了两张高价卧铺票。

    从代售站出来,弯弯一看时间还早,便在附近找了家彩票店,大奖是没有,她花二十块钱买了十张刮刮乐,中了三千块钱,倒是把车票钱挣出来还富余了些。

    从彩票店出来,弯弯溜达着去了一家证券公司,因是节后第一天开盘,证券公司的业务大厅里人并不多,弯弯观察了半天也没发现谁的股票大涨,倒是糊里糊涂被人上了一场股票课,说最近的行情很不好,最好是持币观望,于是,弯弯又灰溜溜地从证券公司出来了。

    回到家,弯弯第一件事是给钟意打个电话,她想的是如果凌含章真的和郑彦分手了,那么他短时期内应该是不会来花城了,所以她想带着妈妈和钟意再凑合住一个半月,等妈妈的化疗结束,她再和王红考虑去新城附近租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

    可令人疑惑的是,直到次日上午临上火车,钟意的手机都打不通,弯弯也不知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很是有点不安。

    从火车站出来,弯弯带着妈妈打了辆车去了出租屋,先是敲了半天门,见没人开,她这才拿出了钥匙,屋子里除了脏点乱点倒没有太明显的变化,钟意住的那间屋子仍是关着,弯弯上前敲了敲门,见没有动静,她便放下了这件事,开始收拾起屋子里的卫生来。

    次日一早,弯弯带着妈妈去了医院,找到相熟的医生,先开了个血液检查单子,随后便是跑上跑下的送样、缴费、拿结果,待结果出来后又去见医生,总之一番忙下来待妈妈坐在输液室里输液时,已经快十二点了。

    犹豫了一下,弯弯和妈妈打了个招呼,然后去了钟意以前的科室,只有一位医生在,对方只知道钟意临时有事请假了,可去哪里却不清楚。

    弯弯见此颇有几分失望,刚要转身出去,突然碰上了一个人,弯弯倒是没有留意对方是谁,而是先低头说了声“对不起。”

    “你,你是欧阳弯弯?”对方先认出了她。

    弯弯这才抬头正眼瞧了对方两下,不过她并没有认出对方来,只觉得有几分面熟。

    “我是郑彦和钟意的校友和同事,我们还去查过你妈妈的房呢,你不记得了?”云鹄伸手把眼镜往上推了推,似乎对弯弯没有认出他来有几分失望。

    “不好意思,当时我只关心我妈妈的病情,也没留意别的。”弯弯解释了一句,见对方还想问下去,她忙道:“对了,你知道钟医生去哪里了吗?她什么时候回来?”

    倒不是弯弯爱管闲事,她是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个场景,担心钟意会受到伤害,同时也好奇这个闫博唯究竟是什么人。

    “哦,你找钟医生?”对方脸上的表情微微有点诧异。

    “是这样的,我是钟医生的合租者,昨天回来没见到她,打她手机又不通,便想过来问问。”

    “这样吧,现在也该下班了,不如我请你去吃饭,我们边吃边说。”云鹄说完还特地把手机掏了出来看了眼时间。

    “不了,我妈妈还等着我呢。”弯弯拒绝了对方。

    这时,她已经从天眼里看到对方和弯弯分开后给郑彦打了个电话,说弯弯在找钟意,见此弯弯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钟意和闫博唯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保不齐就是两人也闹分手了。

    可云鹄却没想放过弯弯,他很是热心地伸手想拉住弯弯,还别说,那天他们几个人在一起谈论了一番弯弯后,云鹄的确对弯弯有了几分兴致,尤其是得知弯弯不但有一手做饭的好手艺,而且还考上了帝都师大之后,他对这个女孩子也起了怜惜之意。

    “弯弯,你别怕,我对你没有恶意,你是陪你妈妈来化疗的吧?左右你也得吃饭,我们边吃边说,钟意最近遇到了点小麻烦。”云鹄看出了弯弯的戒备,笑着说道。

    “是吗?那我去找郑医生问问吧。”弯弯突然想见见郑彦了。

    “郑医生也没在,她回老家了,还没回来呢。对了,郑医生最近的心情也不太好。”

    “那就算了,我以后再找她们吧。云医生再见,我妈妈那边还在等着我呢。”弯弯说完欠了欠身子,转身离开了。

    云鹄大概没想到弯弯会如此干脆地拒绝了他,想了想,他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郑彦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