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八十九章、莫名其妙的算命者(一)

时间:2018-05-13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事后,肇事司机被发现酒驾,虽然被抓进了牢房,可欧阳丽的丈夫终究是回不来了。

    毫无意外的,欧阳丽当天晚上也疯了,而且这一疯就疯了三年多,连自己怎么生的孩子也不清楚。

    清醒之后的欧阳丽发现自己居然也有了灵力,偶尔也有鬼神光顾,也懂一些风水之说,也就是说她也成了一名术士。

    可她并不想成为一名术士,她是一名教师啊,怎么可以去做什么术士?

    欧阳丽崩溃了。

    可命运之神并没有就此放过她。

    因为她抗拒成为一名术士,可鬼神却时不时地会光顾她,为此,即便她精神正常后,可鬼神光顾她时仍是会有疯疯癫癫的症状出来,这种情形下,学校不可能再留她了。

    回到家的欧阳丽抑郁了,几度想轻生都被家人发现了。

    后来,欧阳秀莲担心这样下去这个外孙女早晚会毁了,于是,她在救苦天尊面前跪了三天三夜,最后得到了真人的指引,开坛设法,做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的法事,把外孙女身上的灵力接收了,从那之后,欧阳丽才算成了一个真正的正常人。

    只是学校她是再也回不去的了。

    不过从那之后,为了生计,欧阳丽在镇上租了一间小铺卖起了水果,而弯弯也就此进了学校念书,因为欧阳丽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儿身上。

    可惜,女儿倒是争气,可是关键时候她的身子却成了拖累。

    因此,欧阳丽十分担心女儿要重复她的老路,为此,她曾经动过心思,让弯弯认祖归宗。

    虽说当年她公婆是发了狠说不认她这个儿媳也不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弯弯如今长大了,又这么懂事,说不定那边的人见了她会喜欢上也不一定。

    “你奶家那边,当年因为痛失你爸,得知前因后果之后,也放出了狠话,说是此生不要再见,也不许你姓父亲的姓,换言之,他们不承认你是他们家的后人,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只给你看过你父亲的照片,却从没有跟你讲过我们的故事,也没有讲过你父亲那边的家庭。”欧阳丽斟酌着说道。

    “他们家是当地人吗?”弯弯问道。

    她只知道父亲姓陈,叫陈沐阳,是客家人,可具体是哪里人却不太清楚。

    “算是吧,你爷爷奶奶原本是市里的大学老师,你爸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你爸出事那年,你叔叔刚去了米国留学,你姑姑刚考上大学。后来,我听说你爷爷奶奶双双调去了魔都,再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你要愿意打听就偷偷去打听一下,先别报你的身份。”欧阳丽也是怕刺激到老人。

    “妈,你确定是魔都?”弯弯有点不太相信。

    这么巧,又是魔都?

    能从一个小小的江安市调去魔都,这能耐不小啊!

    这爷爷奶奶到底是做什么的?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有这个本事?

    据弯弯所知,当年的江安市并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只有一所师范学校、一所专科类的师专院校再加一所卫校和商校什么的,现在的这所二本大学是二千年以后才升的。

    弯弯有心想再问问清楚,可一看妈妈还跪在地上,忙把她扶了起来,随后,弯弯又去把外婆和老外婆两人扶了起来,彼时两人都在老老外婆,也就是高外祖母的坟前擦拭墓碑呢。

    “我们回家吧。”弯弯看着老外婆说道。

    “好,回家,该说的也都说了,该你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你自己看着办,老外婆也老了,也帮不到你多少了。”欧阳秀莲伸出手来擦了擦眼泪,带头往竹林外走去。

    回到家里,弯弯从墙角处搬出了一箱砂糖橘,这是要给老舅公家送去的,连带着刚刚表舅送来的那一托盘东西一起还回去。

    因为她家的习俗是大年三十到初五之前都必须吃素,要破戒也得等初五之后,连荤都不能吃,自然也就不能杀生了,因而每年她家都是请弯弯的表舅家预备出祭祖的供品来,祭完祖再送回去,为了表示感谢,以往妈妈都会送一箱水果,今年弯弯也不想例外,只不过以前是妈妈陪着,这次换成了外婆。

    由于弯弯抱的箱子有点沉,因而她的脚步就略快了些,而外婆年近六十,走的自然就慢些,因此,当弯弯下了坡先一步进了村子里的长廊时,她把箱子放了下来,打算喘口气再走。

    谁知等她直起腰来时,忽然发现老村长正带了两个外地人过来了,老村长一边走一边说一边打着手势,显然是在向两个外地人介绍当地的建筑、习俗、来历等。

    弯弯正犹疑着要不要上前打个招呼时,老村长向弯弯先招了招手,“弯弯,我正要带这两位去一趟你家里,他们两个是慕名来的,说是要找你老外婆算个命。”

    “现在?今天?”弯弯不置信地看向了那两人。

    这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穿一件黑色薄款长羽绒服,男的穿的是一件米色风衣,过膝,年岁都不大,大约二十六七岁,肯定不是学生,弯弯眯了眯眼睛,虽然没有看出这两人的具体身份,但弯弯发现对方这两天似乎一直在围着她打转。

    先是去了她念书的高中,后来又去了镇里,再后来又进了村子,这会又要去找老外婆算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有人在怀疑自己?

    弯弯很快想到了那凌含章。

    可没道理啊,这会他难道不该是为了郑彦而焦头烂额吗?怎么还有空来找人来调查她?

    他究竟想做什么?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弯弯并没有看到凌含章和这两人接触过,因此也不十分肯定这两人是不是凌含章的人。

    正琢磨对方的用意时,只见那个穿风衣的男子向弯弯走来,抱起了地上的箱子,,“小妹妹,我来帮你吧,要送到谁家去?”

    “这怎么好意思?”弯弯过意不去了。

    “能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对方笑了笑。

    弯弯见东西到了对方手里,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转身去接了外婆手里的托盘,然后在前面带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