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八十七章、往事(一)

时间:2018-05-13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着周敏好和文亦扬关系的曝光,聚会闹出了一个小高潮,纷纷开始揭丑了,说高中时谁暗恋过谁,谁向谁告白过,谁又拒绝过谁,等等。

    好在这些都和弯弯没关系,因此,弯弯倒是乐呵呵地看了一场热闹,而众人也大都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的。

    饭后,王茂香要拉弯弯去她家坐坐,弯弯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家怕没有班车了,只得婉拒了。

    从市里回来,弯弯基本没再出门,临近年根,村子里有杀猪的也有干塘的(鱼塘抽干水捞鱼),鸡鸭就更简单了,直接去人家家里买就好了,因此,年货备齐了,她也就用不着出门了。

    除夕这天一早,依照惯例,弯弯家这天不能杀生,所以欧阳秀莲的表哥,也就是弯弯的老舅公,仍旧打发他的孙子用托盘端了几样供品过来,有整只烫得半熟的鸡和整条烫好的鱼以及一小刀肉,此外还有几样米糕点心,这是用来祭祀先人的。

    此时,弯弯也准备好了几样素色供品,和老外婆、外婆、妈妈一起先去拜了太乙救苦天尊,完事后再端着那些鸡鱼肉等东西去了后山的竹林处,那里有四座坟墓,分别躺着弯弯的四位亲人,最前边的这座是弯弯的高外祖母,后一排是弯弯的曾外祖父,再后一排是外祖父,最后一排是弯弯父亲。

    第一祭,拜的是弯弯的高外祖母,四个人全跪了下去,主祭的是老外婆。

    “妈,今天过年了,我带着玉珍她们来看你了,小丽的手术做完了,弯弯说还算顺利,妈,弯弯真的和我们不一样,这孩子可比我们强多了,小小年纪就能养家了,这次小丽的病还多亏了她。。。”欧阳秀莲絮絮叨叨地把这半年发生的事情大致念了一遍。

    第二祭拜的是弯弯的曾外祖父,主祭仍是老外婆,论理,老外婆和老外公是平辈,可以不用下跪的,可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思念或是别的什么缘故,打弯弯记事起,每次祭拜老外婆都会跪下来。

    “当家的,我带着玉珍她们来看你了,前几天和弯弯说起我们当年的事情,对了,弯弯是你的曾外孙女,也不知你记没记住,我知道你是个做大事的人,也是个大忙人,这些事情一般不太留意。对了,我说到哪了,哦,弯弯,弯弯问起我你老家那边还有没有什么人,当家的,这些年你也没给我托个梦,我也不知他们过得好不好,你说,我要不要去找找他们?怎么说也是你的亲人,如今弯弯本事了,要是他们过得不好,我们也能帮衬他们一二了,以前不敢去,是因为我们穷,怕他们嫌弃我们。。。”欧阳秀莲絮絮叨叨地说了有一刻来钟。

    弯弯见老外婆数次提到自己,也举着手里的香再次磕了三个头,“老外公,我是弯弯,对不起,这些年是我们拖累了老外婆,她不是故意不帮你奉养老人的,我们这。。。”

    弯弯的话没说完,外婆忙接了过去,“爸,要怪就怪女儿没本事,没能照顾好妈,反倒害妈吃了这么苦,你放心,既然妈说到你老家还有亲人,等过些时候小丽的病好些了,我们一起去你老家那边看看。”

    “再说吧,我也是说说而已,我怕他们会怪罪我,要是不嫁给你爸,说不定他就不会死。”欧阳秀莲幽幽地说道。

    “妈,这个话就不用再说了,人都已经没了,再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欧阳玉珍磕了三个头,先站了起来,并伸手去扶老太太。

    “你们继续吧,我坐下来和他再说说话。”欧阳秀莲摆了摆手,倒是也没再跪着,而是坐在了墓碑前,从腋窝处抽出了一条帕子,开始擦拭起墓碑上的相片和字。

    欧阳玉珍见此叹了口气,带着欧阳丽和弯弯走向了第三座墓碑。这次拜的是她的丈夫,主祭的换成了她,也端着托盘跪在墓碑前,欧阳丽和弯弯两个紧随其后,一人拈了三支香。

    作揖敬供完毕后,欧阳玉珍放下了托盘,一声“小丽她爸”之后,便是抽抽噎噎的动静。

    欧阳丽和弯弯的眼圈也都红了,默默地陪着流了三四分钟的眼泪,欧阳玉珍这才带头擦了擦眼泪,“小丽她爸,还记得前些日子我来告诉过你,小丽得了胃癌,今天,我带她来见你了,她从花城回来了,手术很成功,这半年来,多亏了你外孙女弯弯,她不但陪着小丽在花城治病,还为小丽为这个家挣到了足够的花销,有她在,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再吃苦挨饿了,很快就有好日子过了,就是,就是。。。”

    后面的话欧阳玉珍没有说下去,摇了摇头,弯弯想了想,问道:“外婆,外公家是哪里的,那边有没有什么人,他父母还在不在,用不用我们奉养?”

    “算了,当年他们说了,这辈子,老死不再往来。”说完,欧阳玉珍又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弯弯从她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倒是也拼凑出了一个简单的故事。

    外婆出生后,老外婆一直谨记着那个魔咒的传闻,一方面不停地接活来提高自己的修为;另一方面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倾心教导,不仅送她去镇里念书,也亲自教她刺绣,为的就是有一天她能考上大学,也能养活自己。

    可惜,外婆的运气还是差了些,她碰上了十年动乱。

    像她这样的出身,别说念大学了,就连一般的工厂招工人家也不要她,因此,她只能留在家里务农。

    可尽管她们生活的村子比较闭塞,但由于名声在外,老外婆仍是被抓去了县城批斗和游行,外婆自然而然也被牵连在内,最困难的时候只能靠绣沙发罩去市里换点微薄的生活费。

    可巧那会村子里来了不少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这些人大部分是从外省的大城市来的,带来了很多山外的新思想新见解,外婆很喜欢和他们相处,因为他们不会用一种偏见的目光审视她并轻视她,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很同情她,说她是被农村的封建迷信和愚昧落后思想所坑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