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七十七章、这个故事很长(一)

时间:2018-05-07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毫无疑问,弯弯中大奖的消息也砸蒙了家里的三位长辈,因着这是凭弯弯的运气得来的奖项,不是靠作弊,因而大家觉得这奖项尤其难得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奖项的运气再大,也没有弯弯的一双天眼来得逆天,因此一番哭笑之后,欧阳秀莲很淡定了擦了擦眼泪,“这是好事,谁都不许哭了,我们家的好日子真要来了,老天也总算是开眼了。”

    不过说到老天开眼,欧阳秀莲又急急进了修习室,她要去给真人上一炷香,同时也拉着弯弯和她一起进去了。

    上完香,欧阳秀莲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坐下来摆出了一副要和弯弯长谈的架势。

    “孩子,你这次在花城有没有遇到什么男人。”

    弯弯听了这开场白不由得一愣,“老外婆还请说明白些,我是遇到了几个男人。”

    弯弯眼前很快浮现出几个男人的脸,先是凌含章,接着是老板的儿子王子健,然后闫博唯和杜康,此外还有中介的石磊。

    石磊倒不足虑,他虽然对弯弯有意思,可约了弯弯几次之后便有点气馁了,再加上他也清楚欧阳丽的治疗费就是一个无底洞,所以近期不怎么来找弯弯了。

    杜康也不怕,他对弯弯没有什么私心,只是单纯地想拉弯弯一把。

    王子健那边倒有点小麻烦,弯弯虽然也明确拒绝过他,可他已经拿定了主意要考帝都师大的研究生,再加上他妈妈王春爱的默许,因此,这个人还真有可能成为弯弯进校之后的困扰。

    不过弯弯最担心的还是凌含章和闫博唯,凌含章是察觉了弯弯的秘密非要刨根问底,而弯弯是发现了闫博唯的蛛丝马迹想追查下去,她不知这件事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因而也不清楚后续会发生什么。

    欧阳秀莲听了弯弯的这番话后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右手掐了掐,约摸过了有五六分钟才睁开眼睛。

    “孩子,虽说老外婆算不出你的将来,可老外婆有几句话告诫你,你也不小了,感情的事情一定要慎重,我们这个家族。。。”

    “我知道的,老外婆放心吧,我不会去招惹别人的,我想好了,等我大学毕业了,家里的条件好些了,我就去抱养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我不会再让悲剧发生的。”

    “孩子,世间事,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老外婆老了,你还这么年轻。。。”后面的话欧阳秀莲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也曾经年轻过。

    “老外婆,你能不能具体跟我讲讲这个诅咒的由来,老外婆,我长大了,也懂事了。”弯弯试探着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了她好几年,她不是没有张嘴问过,可每次长辈们都说她小,只一味叮嘱她好好念书,不要去招惹男孩子,别的,并没有详细地说。

    “这孩子,你。。。”欧阳秀莲正要斥责弯弯几句,可看着弯弯明媚的双眼和令人过目难忘的秀丽脸庞,欧阳秀莲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也长大了,也到了一家有女百家求的年龄,她也会面临她们当年的难关,这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与其一味地瞒着孩子事实的真相而要求孩子做一些当年她们都做不到的事情,还不如一开始就把事实真相说出来,让孩子自己去判断去承受。

    于是,欧阳秀莲开口了,“这个故事说来就话长了。”

    弯弯的高外祖母叫欧阳晓云,年轻时是一位十里八乡出名的大美女,上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有镇里的商户、有邻村的地主或富农,甚至还有县里的学生,当然了,更多的还是普通的农户。

    最终的结果是高外祖母选了那位县里的学生,不过这门亲事一开始并没有得到两家的同意和祝福,也是颇费了些周折。

    说起来那位县里的学生倒是长得一表人才,而且那个年代能念得起书想来家境也不会太差,可惜的是那位学生家里还有一个寡母,寡母不是重点,重点是寡母还是一位术士,也就是乡下人说的神婆。

    据说那位寡母推算过高外祖母的八字,说她命不好,克夫,所以寡母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

    高外祖母的父母也不同意,那种术士家庭在普通人眼里本来就不正常,更何况还是跟着寡母长大的孩子,肯定是唯母命是从,自家女儿嫁过去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可架不住两个年轻人愿意啊,寡母的儿子是念过书的人,彼时又正值反封建反帝制反迷信的变革时期,全国上下都如火如荼地开展各种各样的运动,他虽然没有亲自参与,可没少从报纸和杂志中看到这种新闻,因此,他不惜以要带着女方私奔为由来说服母亲同意了这门亲事。

    婚后,那名学生担心妻子在家和寡母不好相处,便以想早点怀孕生子为由把妻子带进了县城,两人在城里租了房子,男的念书,女的做点刺绣贴补家用,日子倒也过得蜜里调油似的。

    可惜,好景不长,三个月后高外祖母在一次和丈夫回乡下老家时被一个下山踩点的胡子头目看中了,于是,对方要把她抢去当压寨夫人,她丈夫自然不干,当即和那几个胡子撕巴起来,结果可想而知,一死一伤。

    可即便是伤,那位胡子头目也没放过高外祖母,仍是把高外祖母抢上了山,而上山没两天,高外祖母便疯了。

    那位寡母也受不了这个刺激,选择了上吊自杀,不过她在上吊之前做了一件事,用自己毕生的灵力在全村人面前公然下了一道咒语,咒高外祖母和那位胡子头目不得善终,咒他们无后,咒他们的女儿世世代代都做寡妇。

    说来也是巧,那位寡母死后没多久,高外祖母还真就被发现怀孕了,更巧的是,那位胡子头目下山抢粮时被路过的革命军收拾了,高外祖母也就成了一位寡妇。

    因着她的疯和怀孕,几个胡子喽啰发了下善心把她送回了娘家,三个月后,她在娘家生下了一个女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