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七十五章、新财路

时间:2018-05-06作者:千年书一桐

    原来,昨晚凌含章回去之后,郑彦已经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了,凌含章思虑再三,还是住进了客房。

    他不想自私地用一个孩子来困住郑彦,因为他知道现在的郑彦正是最难的时候,父亲的病,企业的生存,被逼放弃的爱情,她要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这个时候再来一个孩子,而他又不能守在她身边为她分担,她能承受得住吗?

    为此,他不想把她推进这么一个两难的地步,也不忍让她去做这样两难的选择。

    于是,一早醒来,凌含章为郑彦煮了碗速冻馄饨,然后敲开了郑彦的门。

    他答应了分手,给她一年的缓冲期,条件是这套房子过户到郑彦的名下,不管卖也好留也好,总之是他的一番心意。

    可郑彦不想要,她不缺钱,再说分手也是她先提出的,要说补偿也该是她补偿他,毕竟当年是她先追的他,如今反悔的也是她。

    两人因为这个问题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抱到了一起痛哭,哭着哭着,两人便滚到了床上,谁知这个时候凌含章的手机响了,是弯弯打来的。

    凌含章看了一眼,并没有接这个电话,倒是郑彦因为这个电话恢复了冷静,挣脱了凌含章,两人又开始商谈这个房子的归属问题。

    而凌含章自然也对弯弯恨得牙根痒痒的,如果不是这个电话,说不定他们两个又再次合好了呢。

    弯弯自然不清楚这些,她见这个电话也被对方挂断了,干脆收了手机,骑上电动车走了。

    刘光溢后来倒是也给弯弯发了个短信说明一下,说他因为醉酒后嗓子不舒服,外加有点感冒了,不想开口说话云云,可惜,弯弯没有再回复他。

    而凌含章在说服郑彦签字接受这套房子之后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不过临收拾之前,他还是打开电脑看了看这段时间的记录。

    看着看着,凌含章的眉头拧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那天晚上闫博唯给郑彦送笔记本的场面,尽管这电脑钱郑彦付过了,两人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逾矩的动作或言行,可凌含章看着也不舒服。

    还有,凌含章也看到了闫博唯和郑彦讨论游戏的场景,这就更让他郁闷了,因为他和郑彦两人正是因为游戏才结的缘。

    当然了,凌含章也看到了那天晚上弯弯上门,看到弯弯端茶倒水照顾郑彦,看到弯弯的手机被郑彦摔裂后的碎碎念,等等等等。

    总之,这个弯弯跟她想象的太不一样。

    “奇怪,这丫头居然没有跟我抱怨手机被摔坏了,她肯吃这么大一个暗亏?莫不是找彦彦赔偿了?不对啊,彦彦说问她了,没摔坏,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凌含章暗忖道。

    想到这,凌含章很快又想起了弯弯方才的那个电话,拿起手机回拨了过去。

    可惜,这次电话倒是通了,却没人接。

    “看来,这丫头真是我的克星,不该打的时候偏要打,该接的时候又不接。”凌含章咬着牙默念了一句。

    为此,刚对弯弯有一点点的好感又降为零了。

    碰上这丫头就没好事!

    其实,弯弯倒不是故意不接凌含章的电话,手机响起来时她正骑着电动车往回走呢,路上这么大的风,加之她的手机又放在后背的包里,因此,她并没有听见手机响。

    回家后又一直忙着打理各种菜肴准备中饭,哪里有空去翻自己的手机?

    饭后,弯弯倒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她想去一趟市里,方才在镇里逛的时候,她看到了有两家彩票店,她倒是进去转了一圈,可惜没看到有中奖的。

    还有一点,因为妈妈在镇里卖了十几年的水果,因此街面上的人都认识她,所以弯弯想去市里的彩票店看看。

    看到手机里的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弯弯有片刻的愣神,不是说醉酒嗓子不行吗?怎么又打电话来了?而且又是用的旧号。

    还有,这生手机号发来的短信到底是几个意思?

    略略琢磨了一会,尽管弯弯没有搞懂这两个手机号码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别搭理对方,分手也好,不分手也好,跟她有半毛钱关系?

    想明白这件事后,弯弯干脆把手机又放回了包里,和家里说一声,她又骑着电动车到了镇里,从镇里再坐汽车去了市里。

    进了市区后,弯弯奔最热闹的步行街商业区,彩票点倒是有不少,可惜走了四五家她都没有看到有中奖的,别说大奖了,就连三百元的奖项都没有。

    正失望时,她忽然发现有一家彩票站点好几个人在玩一种刮刮乐的即买即开的新型彩票,弯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玩法,她先是看了一会别人怎么玩,弄明白之后,用眼睛扫了一圈店主摆出来的这些彩票,最后发现这些彩票里有一个三万元的大奖和一个三千元的中奖,此外还有几张几百钱的小奖。

    略一思索,弯弯花十块钱买了五张彩票,她选了三千元的放弃了那三万元的,因为单张彩票五千元以下免税不说还可以不用身份证直接兑换,正合了她的心意,她可不想频繁地在彩票中心留下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她想把这个机会留给真正的大奖,有一次便足够了。

    从这家体彩店出来,弯弯又进了另外一条街的另一家店,这天下午,她靠这种方式挣了九千多块钱,随后便打道回府了。

    随后几天,弯弯因着大姨妈来了,天眼不起作用了,便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每天除了买菜做饭就是陪长辈们说笑,再不就是找欧阳玥和欧阳琴玩。

    这两人是和弯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小学又在一个班上待了五年,初中虽然不在一个班,可也在一个学校,不过高中后弯弯考进了市重点,这两人只考到了一所普通高中,最后都进了一所本省的三本院校。

    这天,闲来无事,可巧又是一个大太阳天,弯弯便约了欧阳玥和欧阳琴去挖冬笋,三个人正在竹林里一边说笑一边找竹茎时,弯弯的手机响了,是花城那边的号码。

    一开始弯弯本不想接这个电话,可再一细看对方的号码是固定电话,她以为是医院那边打来的,便摁了接听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