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六十九章、求解

时间:2018-05-03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沉浸在伤痛中的欧阳丽一开始并没有留意老人家亲自帮她把汤送了出来,及至欧阳秀莲把汤碗放到了她面前,她才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外婆,你老人家怎么亲自。。。”

    “你是个病人,不用计较这些,听外婆的话,把心放宽些,已经过去的就不要再琢磨了,还是多想想以后吧。”

    “以后?”欧阳丽瞪大了水雾雾的眼睛,她还有以后吗?

    尽管弯弯一再强调手术很成功,可真正的结果如何却很难说,那些日子在医院,她没少打听这方面的事情,癌症病人没有痊愈的,如果能达到五年存活率就算是手术成功了,换句话说,很多病人都挨不过五年。

    当然了,也有例外,只是这例外比较少而已。

    而欧阳丽以自己近四十年的人生经验和阅历来看,这个例外多半不会落在她头上,只是这些话她一直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不忍心让弯弯失望。

    可是此刻,面对世事通透的老人,欧阳丽不想再装下去了,只是她刚要开口,弯弯和欧阳巧珍一前一后端着两碗菜出来了,欧阳丽闭上了嘴。

    这是她半年后进家的第一顿饭,她不能让长辈们为她操心,也不能让弯弯为她伤心,所以,她深吸了几口气,拿起了筷子。

    这顿饭,除了鸡汤还有一道清蒸鲫鱼,其他的便是家常豆腐、油菜条、芹菜炒腐竹、素炒黑木耳等几个素菜,此外还有一小碟的腐乳。

    “还是外婆做的菜好吃,清清爽爽的。”弯弯一边吃一边冲外婆俏皮一笑。

    “这孩子,老外婆做的菜不好吃?”欧阳秀莲扫了欧阳丽一眼,配合着弯弯说道。

    “好吃,可惜就是老外婆做的比较少。”

    弯弯说的是实话,老外婆一般也就过年或重大祭祀节日时会亲自做几道素菜,其他时候很少下厨,倒是会进灶房帮着烧火。

    “好,我们弯弯想吃,老外婆明天就给你做,说吧,想吃什么?”欧阳秀莲笑着回应了。

    “老外婆要做,那我就点素鸡了,还要那个油豆腐泡。”

    欧阳秀莲做的油豆腐泡算是一绝,一般是用香菇、冬笋、腐竹、茶树菇,有时还有新鲜的蘑菇等和油豆腐泡一起放砂锅里慢慢煨,这味道不比鸡汤差。

    弯弯在花城的时候本来也想试试这道菜,可惜配料不全。

    “这孩子,陪你娘大鱼大肉地吃了半年,倒馋上家里的素菜了。”欧阳玉珍笑着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这顿饭因为弯弯的刻意插科打诨和撒娇,一家人总算没再掉眼泪。

    饭后,弯弯把给几位老人买的衣服鞋袜拿了出来,一一让大家试穿。

    欧阳秀莲到底比别人多了几十年的生活阅历,看问题通透多了,知道弯弯能挣钱后,饶有兴致地配合着弯弯,说是不能白瞎了弯弯的这份孝心。

    说实在的,这个家也只有弯弯在的时候才有一点笑声,平时她们两位老人在家话很少的,尤其是欧阳丽去花城看病后,两位老人除了揪心欧阳丽的健康还要揪心这笔治疗费用,同时还得心疼弯弯,才刚十七岁的孩子,好容易熬到可以进大学可以开始新生活了,谁知却又摊上了这种事情,因此她们两个都觉得万分愧对这个孩子。

    这种心境下,两人没有相对垂泪就不错了,哪还有什么心情去说笑?

    可今天不一样了,三位长辈第一次卸下了养家的重担,心里不知有多轻巧,再加上弯弯的乖巧懂事也着实让她们心生欢喜,因而,这个家难得出现了欢声笑语。

    弯弯这边是一片祥和,可远在千里之外的花城的凌含章几个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凌含章是下午到家的,进家还没来得及打开电脑便进了浴室,一番简单的洗漱后他便去医院接郑彦下班。

    原本依他的意思是想单独和郑彦出去吃顿饭,毕竟这趟出门他又走了一个多月,偏偏还赶上了双旦期间,说好的去见家长又落空了,因此,他也猜到郑彦心里肯定不爽。

    可谁知到了医院,郑彦却说她已经定好了包厢,今晚要请几个大学校友一起聚餐,凌含章虽不太情愿,可也不忍拂了女友的心意。

    于是,凌含章开车,拉着郑彦和钟意以及另外一名男同事一起去了一家粤菜馆,他们四个到的时候闫博唯已经先一步赶到了,因着郑彦说还有几个人没到,所以这先到的几个人便一边喝茶一边闲聊一边等人。

    正说着话呢,郑彦忽然问道,“老闫,听说你昨天遇到弯弯中奖了,跟我说说呗,到底怎么回事?今天我可是惦记了一天,要不是知道她回老家了,我准把她一块叫来了,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有人连着砸中几个大奖的,啧啧,这运气也逆天了。”

    闫博唯此时正愁怎么把话题往弯弯身上引呢,没想到郑彦这么配合,因而听了这话便把昨天的事情学了一遍。

    果然,凌含章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你说什么,她连着中了两个二等奖一个三等奖?”

    “不止哦,还有两个四等奖。”闫博唯纠正道。

    “那她一共砸了几次,还有,当时有多少金蛋,二等奖又有多少?”凌含章很快算起了概率问题。

    闫博唯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二等奖肯定只有一个,三等奖也只有一个,金蛋正常情形下会摆二百来个,不过每个人砸完之后会继续补充,至于这大奖会是一开始摆出来还是后期补上的我就不清楚了。”

    “行了,你累不累啊?就算你算出这概率来又有什么意义?人家弯弯的运气就是好。”郑彦打断了凌含章的思维。

    她当然清楚凌含章一直没有放下弯弯,倒不是说他对弯弯有什么别样的心思,而是说他一直没有弄明白那天的钱包事件,他总觉得这件事太过诡异。

    郑彦知道凌含章是一个认真的人,凡事都想求解,可有些事情却偏偏没解,就好比目前她和凌含章的关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