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六十七章、破戒(一更)

时间:2018-05-02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弯弯家的房子原本就在村口的半山坡上,是一栋年头比较长的旧式青砖瓦房,只是这几年村子里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住这种没有抽水马桶的老平房,一个个都往外扩迁盖起了楼房,如此一来,弯弯家便成了新村和老村的分水岭了。

    不过因着弯弯家的名气实在是太大,村里人都不敢靠她家太近,因此,她家房子周围倒是有一大片空地,屋后是一片竹林,屋前有一口压水井,然后是一片菜地,没有围墙,站在门前的空地上正好能看见老村中间那几口呈八卦形状的水塘和那座长廊以及一栋栋斑驳的老屋。

    说起来这个村子的历史确实很久远,不说村子里到处是古意盎然的千年老樟树,也不说祠堂里供奉的祖先牌位和族谱,不说祠堂上方那块牌匾的题字,也不说祠堂门前的那些石碑,单就说村子里现存的这些明清建筑就足以让那些县里、市里、省里乃至省外的历史学家和建筑学家着迷了,因为这是一处保存得相当完好的明清建筑群。

    更别说村子里随处可见的人文景观,祠堂、石碑、名人题字、雕花门窗、嵌着青花瓷的对联、旧书院、暗合八卦的水塘、契合太极两仪的建筑,等等。

    不过村子里最大的卖点还是历朝历代出过的进士举子,据传,这个小小的村子共出过进士九名,官拜巡抚、布政司的也有好几个人,此外还有举人二十多名,秀才上百名。

    当然了,正经说来这些和弯弯都没有关系,毕竟她这个姓氏来的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村子里的事情一般和她家没什么关系,曾经的几房远亲也是高外祖母那边传下来的,至今都四五代了,能有多少亲情?

    所以弯弯家在村子里一直是个既独立又尴尬的存在,好在历任的村长对她们比较照顾,说敬畏也好,说善心也罢,总之,他们不但收留了她们,允许她们成了本村的村民,还允许她们姓了这个姓氏。

    “这孩子,半年没回来,不进家门,看着村子里发什么呆?”老外婆欧阳秀莲见弯弯不把东西搬进屋,而是对着山下的房子发呆,不禁问了一句。

    “没什么,就是觉得半年没回来,还怪想这里的,老外婆,我跟你讲,我的功力好像提升了,似乎也能看懂一点这村子的风水了。”弯弯上前扶住了老人。

    欧阳秀莲今年七十六岁,不知是不是长年吃素的缘故,人比较干瘦,但身子还算硬朗,更难得的是腰不弯背不驼的,每天早上还会去后面的竹林练一会吐纳,因此,从背影看,完全不像这个年龄段的人。

    其实,从前面看,老外婆也比村子里的同龄人要年轻些,可能是因为这些年没有正经下地劳作过,再加上她个性要强,即便在最难最苦的日子里,也要把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衣服可以旧,但绝不可以脏不可以破不可以皱皱巴巴的。

    可能正因为老人的这份要强,相对来说,外婆欧阳玉珍的性子就稍稍绵软些,据说当年她也曾经念过书,也曾经想跳出这个牢笼般令她窒息的地方,可不幸的是她碰上了十年动乱,失去了上大学的资格,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个可以倾心相待并愿意把她带出牢笼的人,更不幸的是最终对方也没有逃过这个魔咒。

    外公没了之后,外婆也疯了两年,是老外婆为她和襁褓中的妈妈撑起了这个家。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老外婆才是这个家的主心骨。

    欧阳秀莲见弯弯靠了过来,拿起弯弯的手拍了拍,笑眯眯地问:“哦,我们家弯弯也会看风水了,说来听听。”

    “第一,还得说这开山始祖会选地方,有山有水才有灵气;其次还得说这个开基的老祖宗有学问,深谙风水之道,整个村子三面环山,只有进村的一个坳口,山虽然不高,可有这么多樟树,就像一道天然的屏障,一样挡住了外面的歪风,整个村子成了一个盆地,好像这就叫什么藏风聚气吧?还有,都说活水聚财,村子里没有活水,老祖宗居然挖了几口水塘和外面的水渠接上了,如此一来,这死水也成活水了;还有,这房子的建筑不是正经的坐北朝南,而是根据这地形地貌以及风向风气等综合原因建造的,所以。。。”

    “好了,这些话什么时候说不得,天又阴了,正经把这些行李都拿进屋吧,我烧的鸡汤也该好了。”欧阳玉珍打断了弯弯的长篇大论。

    “是,外婆。”弯弯说完忙上前捡起了地上的东西,“对了,外婆,你会杀鸡了?”

    不知是不是和她们所从事的术士职业有关,家里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吃素的传统,直到欧阳丽去市里念师范。

    因欧阳丽从小到大也一直很抗拒自己的家庭和出身,好容易挣脱了这个牢笼,所以在外面的时候基本不提家中的事情,故而也就没有戒过口。

    后来,又因着弯弯父亲的突然去世欧阳丽疯了几年,连带着弯弯这个奶娃娃也跟着家里吃起了素,再后来,欧阳丽清醒了,见女儿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于是,她再次带着弯弯破了这个规矩。

    可那也只是欧阳丽和弯弯母女两个破了,欧阳秀莲和欧阳玉珍两个还是规规矩矩地吃素。

    可如今一个几十年不沾荤腥的人突然炖了鸡汤,弯弯的心里不是不意外,当然了,更多的是感动。

    “没有,这鸡是我请别人杀的,我听你说在花城买什么乡下的鸡鸭,便去村子里请人帮忙也孵了些小鸡,也买了几只老母鸡,都放在后面的竹林里,每天也能捡几个鸡蛋,够你们娘俩吃了。”欧阳玉珍解释说。

    “啊?我们家养鸡了?”这下连欧阳丽都不淡定了。

    因为有养便有杀,这戒破的可够大的。

    “好了,你娘也是第一次炖鸡汤,小丽你自己去尝尝咸淡。”欧阳秀莲说。

    “我去吧,在花城都是我做饭。”弯弯应了下来,忙拎着东西进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