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四十三章、暗亏

时间:2018-04-17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那天,送走杜康和闫博唯之后,欧阳丽拉着弯弯坐了下来,摆开了一副要长谈的架势。

    “妈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杜先生对我没有坏意的,我看过了,他和他老婆感情很好,真就是单纯想帮帮我。”弯弯知道妈妈的心结,主动分辩道。

    “这男人哪有准的?你才见过几个男人?”欧阳丽苦笑了一下。

    其实,真说起来她也没有真正接触过多少男人,自从弯弯她爸去世之后,她克夫的名声再次疯传了出去,所以她打交道的也基本是一些同性。

    可她到底在镇上卖了多年的水果,多少也耳闻目睹了些基层官员的权色交易,因而她对这个社会的认知要比弯弯深刻得多,所以不可避免地会为弯弯的前途和命运担忧。

    “妈,你忘了我有一双火眼金睛啊,他想做什么坏事哪能逃过我的眼睛?”弯弯说完特地靠到了妈妈身上撒娇。

    事实也是如此,从小到大,弯弯的天眼总能让她及时避开那些心术不正以及背后对她使坏或者说小话的人,因此,她的朋友虽然不多,但却是真正的莫逆之交。

    再说了,她即便去也只是去杜康的卖场工作,不去他的家里,也不跟他私下来往,她怕什么?

    欧阳丽一边摩挲着女儿的小脸一边笑道:“妈妈也是急糊涂了,忘了我女儿有这本事。不过说到这,我倒还有另外一件事问问你,刚刚你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非要收小闫的钱?”

    弯弯一听这话顿时坐直了,嘟了嘟嘴,“妈,郑医生有自己的男朋友,闫先生这么凑上去合适吗?”

    “这孩子。”欧阳丽敲了下弯弯的脑袋,“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朋友有困难了,互相帮一下忙怎么啦?你听妈妈跟你说,出门在外,保不齐就有求到别人的时候,你也别太斤斤计较了。”

    弯弯摇了摇头,“妈,不是我不舍得这两根虫草,而是我想让闫先生知难而退,我听钟医生的意思,他们两个的经济条件也不太好,可闫先生随随便便就掏出五百块钱来给郑医生买一小桶鸭汤,你不觉得他有点过了吗?”

    不是弯弯多心,一来她知道郑彦会和那姓凌的分手;二来她知道郑彦的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自古财帛动人心,谁知道这闫博唯心里是如何盘算的?

    还有,弯弯这么做其实也是为钟意好,不管如何,钟意帮了弯弯不少,她不想钟意受到伤害,她想尽快帮钟意认清闫博唯这个人。

    “你的意思是小闫变心了?”欧阳丽大吃了一惊。

    “现在还说不好。”弯弯眯了眯眼睛,可惜,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天下午,弯弯因为花店有点忙便没有回家吃晚饭,待她回到家里已经是九点多了,没有看到钟意,也没有看到闫博唯,据妈妈说,这两人都没有回来吃晚饭。

    待弯弯吃过饭洗了澡,正打算回房睡觉时,钟意和闫博唯同时进门了,弯弯从这两人脸上看出不豫之色,忙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闫博唯下午给郑彦送完鸭汤便开着郑彦的车去单位上班了。

    下午下班之前,他给郑彦和钟意各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开着郑彦的车拐到了一家粥品店,打包了三份粥品送上门去。

    随后,闫博唯当着钟意的面把车钥匙还给郑彦,郑彦倒是接了下来,只是没一会她便又还给闫博唯,说是想麻烦闫博唯这几天送她上下班,一来是因为她手怯,刚出了车祸,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哪有心情去开车?二来她感冒还没好,浑身酸痛酸痛的,也不想开车。

    而郑彦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也是考虑到她和钟意顺路,不用特地麻烦闫博唯。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钟意还没有驾照,否则的话,她可以直接把车钥匙给钟意,不用麻烦到闫博唯。

    谁知闫博唯并没有去接这钥匙,他说自己已有了买车的打算,前些日子一直在权衡,到底是先按揭买房还是买车,这次郑彦出事促使他下定了决心,说他不想让钟意每天上下班都这么辛苦,还是先把车买了,房子推后个半年或一年。

    这话一说,钟意的脸上自是开了花,倒是郑彦心里酸酸的,想起了那个关键时候总找不到人的凌含章。

    这不,从郑彦家里出来,钟意还沉浸在闫博唯带给她的惊喜里,两人兴奋地讨论起车子的品牌、颜色、价位来,当然了,钟意也没有忘了问一句,闫博唯买车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闫博唯的解释是他在米国帮导师做课题时攒下的,而他的学费则大都是靠奖学金支付的,再加上寒暑假的勤工俭学,他手里也有了点积蓄。

    这个解释倒是也合情合理,只是短暂的兴奋过后,钟意回到了现实,她的意思是先买房,因为房价这几年一直在看涨,且房子是刚需,而车子却是一件消耗品,以他们目前的经济能力,委实没有必要把钱花在这样一件不实用的消耗品上。

    为此,两人起了争执,一直到进门了,这两人还没有达成一致的共识。

    知道怎么回事后,弯弯想了想,笑着看向了钟意,“钟医生,你去看过郑医生了吗?她的病好点了没?”

    “好些了,她还让我谢你呢,说你做的鸭汤很好喝,据说里面还放了虫草,她说等她好了请你吃饭。”钟意不知底里,笑着回道。

    “谢我做什么?正经该谢的人是闫先生,这鸭汤是闫先生花钱买的。”说完,弯弯抿嘴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买的?”钟意有点不太高兴了,看向了闫博唯。

    她就说嘛,这么贵的东西弯弯怎么会舍得给郑彦送去?亏她还以为是闫博唯不懂行情张了一回嘴,而弯弯也不好意思开口要钱,所以只得吃了这个暗亏。

    “回房说去。”闫博唯把钟意推进了他们住的屋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