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四十章、脑梗

时间:2018-04-17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弯弯确实为难了。

    她有心想管这档闲事,可又怕弄巧成拙,更怕一不小心又把自己卖了。

    可若不管吧,她又担心这闫博唯会有什么目的,担心郑彦一不小心把那姓凌的卖了。

    “郑医生。。。”

    说来也是巧,弯弯刚一开口,郑彦的手机突然响了。

    因着平时这个时间段极少有电话打过来,所以郑彦的手机还在她包里并未拿出来,而她的包就在扶手箱上放着。

    “钟意,你帮我把手机拿出来。”郑彦喊道。

    钟意听了把她的包打开了,拿出了郑彦的手机,并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提示,“别着急,不是你家老凌,是你妈妈打来的。”

    “我妈妈?”郑彦的心慌了一下,接过手机,也顾不上找耳机了,直接摁了接听键。

    “彦彦,彦彦,你,爸爸,你爸爸,他不行了,孩子,你快回来。。。”

    郑彦听了这话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片空白,手机也没有拿住,直接掉了下来。

    “小心。”弯弯喊了一句,因为她看到前面的车子离得很近,貌似停了下来。

    可惜,来不及了。

    弯弯的话音刚落,郑彦的车子就直接撞了上去,瞬间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好在关键时候闫博唯喊了一句“快踩刹车”,同时他抢过了方向盘,把车子转向了路边的栏杆。

    好在这时郑彦已经踩住了刹车,饶是如此,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弯弯几个都吓傻了,过了好一会,闫博唯见有人从被撞的车子上下来并走向了他们,顿时清醒过来。

    “钟意,你陪郑彦下车去处理她的事情,弯弯,你带着你妈妈打车先走,我留下来处理这起交通事故。”

    弯弯答应了一声,不过没有立即下车,而是闭上了眼睛。

    “郑彦,你还是先给你家老凌打个电话,最好是让他陪你回去一趟。”闫博唯出了一个主意。

    这话倒是提醒了郑彦,郑彦忙弯腰从座位底下把自己的手机找了出来,这时,闫博唯也下车了,正跟走过来的车主解释这起车祸的起因。

    而另一边,郑彦的手机拨出去半天了,却一直是“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了。”

    “什么人嘛,要你有什么用,关键时候总找不到人。”郑彦气得把自己的手机扔出了车外。

    “怎么啦?”闫博唯转身回来看到这一幕,正好替郑彦把手机捡了回来。

    得知郑彦没有联系上凌含章,闫博唯又出了一个主意,“那就先给你妈妈打个电话,把情况问清楚,趁这会交警和保险公司的人还没来,让钟意替你定机票和请假。”

    这时,弯弯已经从天眼里看到了郑彦和她妈妈抱头痛哭的场景,也看到了郑彦的父亲躺在icu的病床上,倒是没有看到办丧事的场面,“郑医生,你别慌,你爸爸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欧阳丽一听,知道弯弯准是从天眼里看到了什么,也帮着劝道:“郑医生,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冷静,听小闫的,先订机票回家吧。”

    “对,我先给医院打个电话,然后送你去机场,这里让阿唯留下来帮你处理。”钟意也缓过神来了。

    弯弯见自己留下来帮不上什么忙,便扶着妈妈从车子里下来了。

    在医院里忙了半天,弯弯也顾不上询问郑彦的事情。

    当然了,忙只是一个方面,主要是弯弯知道这会郑彦不是在飞机上就在回家的路上,多半她自己也是焦虑不已,哪有心情回复她?

    下午在花店,弯弯倒是给郑彦发了个短信,对方果真没有回,想必情况仍是很糟糕。

    不过弯弯更好奇的是,这个凌含章到底又做什么去了,怎么会连电话都打不通?

    这人从事的到底是什么工作?

    弯弯是这天晚上下班回家才从钟意的嘴里得知郑彦的父亲是突发性脑梗住院了,彼时欧阳丽正坐在餐桌上和钟意说着这件事,两人正感慨这脑梗的危险性。

    “那她现在联系上了她男朋友没有?”弯弯问道。

    钟意摇了摇头。

    “这个老凌到底是干什么,怎么会一直打不通手机?”闫博唯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不知道,听郑彦说好像是在部队上负责数据工作的,这下麻烦了,郑彦爸爸这一病,郑彦和老凌的事情悬了。”钟意忧心地摇摇头。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闫博唯和弯弯都对这话往心里去了,只不过两人的关注点不一样。

    “郑彦家里是做什么?为什么她爸爸一病两人就成不了?”闫博唯问。

    “好像她爸爸是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原来一直不赞成郑彦和凌含章,说是一个军人一个医生,家业没有人继承,为这件事我没少打趣她让他俩早点结婚生个儿子去继承家业,现在看来显然是来不及了。”

    “唉,没想到这有钱人的日子也难,这生病了一样不好治。”欧阳丽的眼圈红了。

    这些日子因着钟意她也见过郑彦几次,因而很是对郑彦的遭遇鞠了一把同情的眼泪。

    由郑彦联想到弯弯,这有爸有妈又有钱的家庭出事了孩子尚且慌成那样,如果有一天她不行了,把这烂摊子丢给弯弯,弯弯又该如何呢?

    欧阳丽越想越难过,忍不住抱着弯弯痛哭起来。

    弯弯拍了拍欧阳丽的后背,“妈妈,不怕的,你的病肯定会治好的,我们家也会越来越好的。”

    一旁的钟意和闫博唯见了,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回房去了。

    弯弯花了几分钟才把妈妈劝好,倒是也问了些脑梗的症状和后遗症什么的,她不担心别的,就担心郑彦她爸爸要是站不起来,郑彦八成真的会和这姓凌的分手。

    尽管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弯弯委实没有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万一这姓凌的联想到那天她算的这一卦又对她起了疑心怎么办?

    想到这,弯弯拍了下自己的嘴,很是后悔那天的多嘴,没事干嘛要跟他说这些?

    因着这件事,弯弯再次动了换工作换房子的决心,她委实不想再和那姓凌的碰上。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妈妈的治疗还没有结束,只要那姓凌的有心,肯定能通过医院找到她。

    所以换不换房子意义不大,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罢了,现在只能寄希望郑彦的父亲能快点好起来,最好也要撑到明年三月份,彼时妈妈的治疗结束了,弯弯的离开也就名正言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