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三十九章、无心还是有意?

时间:2018-04-08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这天晚上,弯弯以为那四个人会在自己家这边吃饭,因而她放弃了晚饭,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是店里生意比较忙,自己吃点饼干垫补了一下。

    不过因着这件事,弯弯真的动了搬家和换工作的念头,一方面是她不想跟那姓凌的接触太多,总觉得他的身份太神秘,偏偏她又成功地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这委实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然了,这里的注意并不是什么男女之情,而是指弯弯的神秘之处引起了对方的怀疑。

    还有一点,不管将来这两人是因为什么原因分手,弯弯都不想介入其中,她来花城的目的是陪妈妈治病和挣钱,别的就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之内了。

    可问题是她已经把半年的租金交给了钟意,且钟意也知晓妈妈的化疗才刚进行了一个疗程,突然一下要搬走,到时怎么跟她解释这一切?

    更麻烦的是如果郑彦知晓她提前搬走了,会不会以为她是心虚了,会不会提起引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

    左右为难的弯弯也看不进书,见店里没人,忽然想起了那个彩票计划,于是,她和王佳琪交代了一声,找了个出去买点水果的借口。

    可巧水果店就在彩票店的旁边,弯弯挑了两个脐橙两个火龙果,然后便拐到了彩票店。

    彩票店不大,弯弯还是第一次进来,她先是浏览了一下店里这几个买彩票的人,可惜,没发现谁会中大奖,于是,她转向研究墙上的中奖号码来。

    等了大约一刻钟,见仍是没有中奖的人,弯弯只好先回了花店。

    九点后,花店关门了,弯弯拎着这四个水果又拐到彩票店去看了一眼,仍是没有找到会有中奖的人,只好怏怏地回来了,因为她怕时间长了妈妈会担心。

    这天过后,弯弯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管是上班前还是下班后,她都会去彩票店转一圈,为了不引起店主的怀疑,她每次去都会买一张彩票。

    当然了,这是后话。

    周一开始,欧阳丽开始了第二个疗程的化疗,弯弯每天上午要陪妈妈去医院,化疗结束后回到家里基本就一两点了,而下午的时间她都得去花店上班,因而弯弯便没有闲工夫去做什么鱼丸和卤水了。

    连着五天的化疗后,欧阳丽的反应又大了起来,又开始吃不进东西了,而且这时的她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了,弯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人也很快跟着消瘦下来了。

    周六这天,因为医生交代了要做一个血项检查,因而一早起来还没吃饭弯弯就开始收拾要带的东西,临出门时,可巧碰上了钟意和闫博唯两个人也要去上班。

    “一起走吧,正好我约了郑彦,她今天也早班。”钟意见欧阳丽面色苍白,身上还穿了件黑棉袄,走路还还得弯弯搀扶,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化疗反应的后果。

    这种情形下肯定是不能去挤公交或地铁了,因而她便想做件好事,把这两人一块带过去。

    “这不太好吧?我们出去打车就好,再说你们也坐不下。”弯弯可不想碰上那个姓凌的。

    “坐下了,正好五个人。”钟意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接弯弯手里的档案袋。

    弯弯见闫博唯的眼睛似是瞟了她一眼,琢磨了一下,没有再推辞。

    几个人走到小区的大门处等了没两分钟,一辆红色的小轿车便开了过来。

    还好,那个姓凌的并没有在车上。

    “郑彦,弯弯要带她妈妈去医院检查,一起捎上吧。”钟意解释道。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弯弯低头陪笑道。

    “这有什么麻烦的,一个是拉,两个也是拉,正好顺路。”郑彦很痛快地答应了。

    钟意看了眼像纸片人似的欧阳丽,便让闫博唯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说是怕挤到了欧阳丽。

    “我没关系的。”欧阳丽直觉有些不妥。

    “没事的,弯弯,快扶你妈妈上车。”钟意对弯弯说道。

    弯弯心下虽然也过意不去,但她确实喜欢这样的安排,因为不管是她还是妈妈都极少靠近男的,换句话说,她们母女两个不管是谁挨着闫博唯坐都会有点不自在。

    几个人上车后,郑彦回头看了下欧阳丽,“阿姨又开始化疗了吧?”

    “是,昨天是最后一天,反应比较大,吃什么吐什么,不知道郑医生有什么好建议?”弯弯回道。

    “这个我还真不太懂,我是眼科的。”郑彦笑了笑。

    弯弯一听顿时有点尴尬起来,她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忘了以前钟意告诉过她郑彦是眼科的,而且也忘了钟意就坐在旁边,曾经给她提过不少建议,可惜就是没什么效果。

    “眼科好,眼科干净,女孩子做医生蛮辛苦的。”欧阳丽看出女儿的不自在,帮着解了下围。

    “是啊,医生确实很辛苦,不过郑彦比我们家钟意强多了,我们家钟意学的是临床,一台手术下来我看她腿都站不住了,你说你们两个也是,好好的女孩子学什么不好,干嘛非要学医?”闫博唯抱怨道。

    “我们家人是真不希望我学医的,我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就是觉得女孩子穿白大褂特别好看,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郑彦小小地自嘲了一句。

    “也不晚,现在想换还是来得及的,就看你们两个愿意不愿意了。”

    郑彦听了这话扭过脸,打量了下闫博唯,随后转头对钟意挤了个眼色,“钟意,你家老闫还有这想法?不会吧,他不留米的吗?”

    “这是什么话?你的意思是你家老凌可以有这想法,我这个留米的就不能有?”闫博唯笑着驳道。

    谁知郑彦听了这话撇了撇嘴,“我家老凌才不管这些呢,他自己的事情还顾不过来呢,哪有空管我?”

    “对了,说到这个,你家老凌到底是做什么的,我本来还说这两天找机会好好请请你们两个,哪知道他这么着急就走了?”

    弯弯听了这话忽地想起这姓凌的那张假身份证,直觉告诉她这个姓凌的从事的肯定是什么秘密工作,有心想提醒郑彦一句,可又委实不知如何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