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37章 、露馅了

时间:2018-04-06作者:千年书一桐

    原来,凌含章去接郑彦下班,可巧碰到了闫博唯去接钟意下班。

    难得四个人碰到一起,钟意的意思是想四个人出去吃顿饭,算是她回请凌含章和郑彦,郑彦刚要答应时凌含章提议回家吃火锅,他刚从弯弯这订了一百块钱的鱼丸。

    这话倒是提醒了郑彦,她弯弯已经把鱼丸带去花店了,于是,这四个人到区附近分开了,钟意带着郑彦去超市采购,凌含章和闫博唯来拿鱼丸。

    闫博唯和弯弯见面的次数到底多一些,因此,一进门他便笑着和弯弯打招呼并问弯弯今天生意如何,累不累等。

    弯弯知道他们是来取鱼丸的,简单回应了两句便把鱼丸拎了过去,这时,王佳琪看着凌含章突然多了一句嘴,“帅哥,你们不来两盒卤水,今天弯弯煮的卤水很不错哦,一盒才十块钱。”

    闫博唯听了这话先一步做出了反应,看向了弯弯,“卤水,你连卤水都会做了?”

    弯弯一听只得从桌子上端了一盒打开放到了对方面前,“我妈妈做的,也是客家风味的。”

    “这个好,这个下酒不错。”闫博唯大学四年也是在花城念的,再加上他这些日子没少和钟意在外面吃饭,因而一看便识货。

    “既然下酒不错,那就一块拿了。”凌含章见桌子上还剩下四盒,猜想这个时间点弯弯应该推销不出去了,便干脆上前把桌上的四盒一起装塑料袋子里了,然后掏出了一张粉票子。

    “我来付吧,好我们请客的,弯弯,一共多少钱?”闫博唯指了指凌含章手里的鱼丸和卤水,问道。

    “卤水五十,鱼丸这位李先生事先预付了。”弯弯道。

    “李先生?”闫博唯听了这话微微一愣。

    这话问的弯弯也是一愣,她看向了凌含章。

    “我姓凌,不是李。弯弯,你的普通话还差的远呢,记住了,是凌先生,不是李先生,我还是头一次见李和凌不分的,一般来,你们赣省人不应该是h和f不分吗?”凌含章先弯弯一步开口了。

    这下弯弯真的有点蒙圈了,凌先生?

    不对啊,上次看到的身份证明明是李伟啊,怎么突然变成了凌先生?

    难道他用的是假名和假身份证?什么样的人需要用假名和假身份证?

    弯弯正从脑子里搜刮自己看过的电视剧时,一旁的闫博唯笑了,“这有什么,还有人n和l不分的,你没发现弯弯r和l也不分,还有,她所有的前后音都不分的。”

    “是吗?这个我倒是没有留心,我和她接触的不多。”凌含章淡淡回了一句。

    弯弯听懂了这话的意思,这位凌先生在撇清自己和她的关系呢,也就是他们不熟,所以她才会把他的姓搞错了。

    换句话,这位凌先生不希望别人知道他曾经用过李伟这个假名。

    “可能是我耳朵不好,听错了也是有可能的。对了,你们要这么多卤水能吃得完吗?”弯弯自嘲了一下,继而把话题转开了。

    因为通过电视里的情节,弯弯了解到一般只有两种人会用假身份证和假名,一种是逃犯,一种是从事特殊工作的人才,比如军人、警察或高科技尖端人才等。

    而这位凌先生显然不应该是第一种,根据他的军人身份,弯弯猜想应该是第二种,具体什么工作她就不得而知了。

    这种情形下,她自然要帮他一把了,不是为了他个人,而是为了他所从事的事业。

    “能不能吃完就要看你的水准了,给你钱,不用找了。”凌含章有感于弯弯的帮忙,也想地回报一下她。

    不过这种回报方式弯弯是不可能接受的,于是,她接过对方钞票的同时飞快地掏出了一张绿票子递了过去,“别,你还是拿着吧,我这人最不喜欢欠别人的钱了。”

    一旁的闫博唯见了两人的互动,笑了笑,“弯弯,我发现你的名字跟你的人实在是太不相符了,脑子直来直去的,一点弯都不会拐,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推来推去?这钱凌先生给你就你就留着,下次做了什么好吃的给郑医生送一份不就结了?”

    “别了,一码归一码,万一人家不喜欢呢?”弯弯淡淡一笑,她可不想和这两人打交道。

    闫博唯也笑了笑,倒是没再劝,而是让弯弯给他包两束花,弯弯见对方点明了两束一样的粉色郁金香,一束十支,倒是也省了她费心。

    钟意和郑彦进来时,弯弯正好包好了两束花,闫博唯接过两束花送到了钟意和郑彦面前,“两位美女,给个面子吧,本来今天我请客的,结果东西都是你们买的,我只能用这束花略表一下心意了。”

    “不错啊,我也有份啊?”郑彦笑眯眯地接过了花束,随即瞟了凌含章一眼。

    闫博唯留意到了这一点,也看向了凌含章,“兄弟,你不会介意吧?”

    “不就是一束花吗?有什么好介意的。”凌含章把头转了过去。

    “的简单,不就是一束花吗?那你怎么没想到给我们买,还是人家老闫心细,一买还知道买两束。”郑彦故意把花举到了凌含章面前示威,她是想趁这个机会改造改造对方。

    “这话的,前天我不是没给你买花?”凌含章一边一边推开了面前的这束花。

    “啊?郑彦,老实交代,前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你家的老凌会主动想起来给你买花?”钟意把话接了过去。

    主要是她和凌含章也接触过几次,多少也清楚些他的性格,因而才会格外好奇。

    “我你们两个女人不饿吗?”凌含章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干嘛,想转移话题?”钟意可没想这么轻易放过郑彦。

    “还是出去再吧,别在这影响了人家做生意。”闫博唯见花店又进来人了,道。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伙子,手里抱着一堆书,进门先扫了一圈店里的人,看见弯弯眼睛一亮,然后笑呵呵地走向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