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31章 、小题大做

时间:2018-04-02作者:千年书一桐

    其实,一个陌生的外人只是郑彦自己对弯弯的定义,凌含章却不这么想。

    至少,这一刻的凌含章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弯弯,并没有意识到这束花和弯弯这个人对郑彦带来的冲击。

    当然了,凌含章的满脑子都是弯弯并不是他对弯弯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而是他仍沉浸在弯弯带给他的困惑中。

    “还能有谁?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找了她这么长时间,没想到今天居然无意中碰上了,你猜怎么着?”

    凌含章先是把他在花店发现弯弯又在骗人的经过学了一遍,“你那傻子也是,居然不信我的话,还护着那丫头。”

    “这有什么,现在送九十九朵一百花很常见,还有送九百九十九朵的呢,兴许是那男的自己提了什么要求。”郑彦相信弯弯不是这种人,为她辩驳了两句。

    凌含章倒也没再纠缠这个问题,他在意的是弯弯那套辞以及最后关于这束花的考验。

    总之,凌含章的脑子里有太多的疑团,越分析越是一团乱麻,不管是弯弯的辞还是他自己的推断,哪个都没办法解释得通。

    因此,凌含章想请郑彦这个局外人帮他分析分析,不是有一句话叫旁观者清吗?

    “你的意思是你什么也没跟她,她自己猜出来你很少买花,然后自作主张帮你选了这束花?”郑彦的重点跟凌含章不在一个点上。

    “是,我这不是想刁难刁难她吗?谁叫她她没有偷过我的钱包,是蒙的我的名字和年龄还有你的照片。”凌含章最想不通的是这件事。

    郑彦一听这话来兴趣了,因为她也认为弯弯不像是会去偷钱包的人,直觉上,她更倾向是两个偷谎了。

    “阿章,你为什么相信那两个偷的话而不相信弯弯呢?”

    凌含章回忆了一下那天在车上以及后来在派出所的情形,摇了摇头,“那两人没有道理撒谎,如果真是他们两个偷的钱包,我钱包里的钱肯定剩不下,那是两个职业偷。况且,如果真是他们偷的,他们还得打开钱包让那个丫头看一眼,而那时我就在他们身边,这种事情不可能瞒过我。”

    “这话倒也过去,那会不会出现第三人,也就是除了弯弯和那两个偷,还有第三人出现,是那个人偷了你的钱包不心被弯弯看到了。”郑彦沉吟了一下,道。

    “第三人?”凌含章变了变颜色。

    这些日子他一直想的念的都是弯弯,压根就没琢磨过第三人。

    果真是第三人的话,那就坏了,这明他被人跟踪上了,而且对方既然能不动声色地从身上盗取钱包,也就能随时要他的性命。

    话句话,他暴露了。

    不对,果真如此的话,弯弯为什么要撒谎是自己蒙的,难道她就不能告诉他是看见别人偷了他的钱包,还是她被人警告了,或者是她本身就被人控制,还有一种可能她就是对方的人,所以他们才会接二连三地碰上。

    不行,不管这弯弯是什么人,他都不能冒这个风险。

    凌含章刚拿出手机来要把电话拨出去,郑彦一把按住了他,“干嘛?”

    “我打个电话,让人去查查这个欧阳弯弯,这丫头身上的疑点太多。”

    “不用这么费事。”郑彦见此便把弯弯和钟意合租房子,带着她妈妈在花城医院化疗的事情了出来。

    “她家人口好像很简单,好像就母女两个相依为命,据钟意,就是从赣省那边的乡下来的。对了,她本来考上了帝都的大学,因为她妈妈的病给耽误了。还有,她现在的这份工作是她妈妈的一个病友女儿介绍的,为了贴补家用,她还利用空余时间做点鱼丸去卖,这样的人能有什么疑点?”

    郑彦想不明白凌含章为什么如此题大做,于是,她把她知道的关于弯弯的事情一股脑了出来。

    赣省、农村,胃癌病人,打工,这些虽没有什么疑点,可她和钟意合租房子一事就有些古怪了,而且两人偏偏把房子租到了他的区,这真是巧合?

    “房子是你告诉钟意租的还是她们自己要租的?”

    “钟意也是租房时临时碰上弯弯的,弯弯是因为这份工作所以才在这个区租的房子,而且听钟意,她就打算租半年,等她妈妈化疗结束就不租了。”

    凌含章听了郑彦的解释不置可否,不过沉吟了一下,他打算暂时先放下这件事,正好这两天他也有空,可以去侧面了解些弯弯的事情。

    于是,拿定了主意的凌含章把郑彦推进了浴室,而他自己则拎着那袋菜进了厨房,别的活不会干,洗菜洗碗还是会的。

    半个多时后,两人坐在了餐桌旁,见郑彦从冰箱里拎出了一袋丸子,凌含章忽然想起了方才的对话,“这鱼丸该不是就是你从她那买的吧?”

    “还真是,你尝尝就知道了,味道真不错。”郑彦心结已解,心情顿时也轻松多了,也能客观地评价弯弯了。

    凌含章听了这话用筷子夹了几个鱼丸放进了锅里,水开后夹起来吹了一下,然后送进了嘴里。

    郑彦的这句“慢着”刚喊出口,只见凌含章一口把鱼丸吐了出来,并把舌头伸了出来,“烫死了,里面怎么还有汤汁?”

    “这是人家独家秘制的,里面的鱼汤味道可鲜美了,你得这样吃。”郑彦心地示范了一下。

    凌含章哪能真不会吃,他一开始是没想到里面有汤,不过真心话,这鱼丸的手艺确实不错,味道鲜美不,还有一点点的弹性,一吃就是真材实料做的,比外面卖的强多了,难怪那傻子一下预定了一百块钱的。

    凌含章正是能吃的年龄,又是一个军人,平时的训练也大,因此他的饭量比普通人大不少,故而这一袋鱼丸有一大半进了他的肚子,吃饱喝足之后,他拿定了个主意,明天也找那丫头也定一百块钱的去,正好多了解了解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