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二十一章、聚齐

时间:2018-03-23作者:千年书一桐

    ,!

    郑彦的父母正是因为看在凌含章的诚意和郑彦的坚持上作了妥协,这才想着来花城见见凌含章,可谁知事到临头,凌含章却又不能赴约了。

    郑彦越想越恼火,也越想越委屈,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她就是不明白,这一切怎么这么不凑巧?

    两年了,自打凌含章进了部队后,她从没有向凌含章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什么都是可着凌含章的工作为先,就拿这次见家长来说,也是她和凌含章沟通了许久,凌含章确保可以抽出空来才定下来的,可谁知临了临了还是爽约了,她都不知怎么跟自己的父母交代。

    于是,烦躁不已的郑彦拿出了手机,叫上了几个大学的好友一块去了酒吧,其中就有一个钟意。

    钟意是凌晨快两点回来的,彼时弯弯正睡的香,倒是欧阳丽被钟意惊醒了,起来给钟意倒了一杯水,而钟意喝了水,歪歪扭扭地进了自己屋子,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弯弯是第二天下班回家才从妈妈的嘴里听说钟意是凌晨两点带着一身酒气回来的,欧阳丽的语气里不无担心。

    尽管知道钟意是一名医生,而且还是一名医学博士,可从乡下出来的欧阳丽仍接受不了一个女孩子深夜醉酒归来,她担心时间长了会影响到弯弯的三观。

    “对了,她去接她的对象了,我听她的意思两人还没有领证结婚,可她又说那个男孩子要住进来,这都什么事啊?”欧阳丽很快又想起了另一个难题。

    “妈,这些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钟医生是成年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只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弯弯只得劝道。

    事实上,她也有些后悔选择和钟意合租,毕竟她们两个的生活理念确实存在很大差距,她倒不是担心自己不适应看不惯,而是担心妈妈会因此忧思成疾。

    可从另一方面来说,钟意也有钟意的优点,善良,大气,也大方,一看就不是那种爱斤斤计较的人,这种人其实很好相处的。

    “妈,城里人和我们乡下人想的不一样,你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不惯就当没看到,千万别说出来,否则大家就没法在一块合租了,再找一个人合租,说不定还不如钟医生呢。”弯弯知道妈妈至今还保留了些当老师时的习惯,喜欢说教,故而又特地叮嘱了几句。

    “放心,我还能不懂这个?我就是。。。”后面的话没说完,大门口有了动静。

    弯弯见此忙走过去主动把门打开了,钟意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她的身边站了一位戴着黑边眼镜的二十七八岁的瘦高个男子,男子手里拎了个电脑包,脚边还有一个大行李箱。

    “博唯,这就是我们的合租者,弯弯。”钟意向对方介绍弯弯,紧接着告诉弯弯,“弯弯,这是我男友,闫博唯。”

    “你好,我叫闫博唯,好漂亮的小妹妹。”闫博唯向弯弯伸出了手。

    弯弯见此摊开了自己的手,笑道:“不好意思,我正在吃饭,刚啃的鸭骨头,油乎乎的。”

    闫博唯听了这话对钟意哈哈一笑,“钟意,这个合租者还挺有意思的。”

    这话落在弯弯的耳朵里就有些不太舒服了,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欧阳丽在后面提醒了她一句,“弯弯,别堵在门口啊,快让人家进来吧。”

    见此,弯弯忙趁机退回了客厅,闫博唯倒是也和欧阳丽问了声好,随后两人便进屋去了。

    待弯弯收拾了碗筷,那两人也没有出来,弯弯也就打消了请他们吃饭的念头,拉着妈妈一起进了房间。

    不知为什么,她有点不太喜欢这闫博唯,总觉得这个人藏在镜片后面的这双眼睛太过深邃,看不透。

    “妈妈,你觉得这男的如何?”弯弯知道妈妈虽然没有天眼,可多少也懂几分术学和玄学,只是妈妈一直很抗拒这些,很少用过。

    “还好吧,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很有书卷味,不愧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欧阳丽回忆了一下闫博唯的面相,说道。

    弯弯摇了摇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她也拿不准自己的感觉到底准不准,毕竟她也只是见了对方一面。

    六点的时候,弯弯做好了晚饭,不过犹豫了半天,她没有去敲门,母女两个吃完之后收拾收拾又进了房间,倒是听到钟意和闫博唯出去的动静。

    弯弯再次见到钟意和闫博唯是第二天上午了,彼时弯弯已经买菜回来了,正在厨房煲汤,闫博唯闻着香气过来了,见是弯弯在厨房,颇有几分惊讶。

    “是你,你会做饭?”

    “会一点。”

    闫博唯听了笑了笑,倒是也没再问什么,而是回屋去找钟意了,随后这两人便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这两人拎着满满一大袋的食材回来了,钟意一边往外掏东西一边笑着说:“弯弯,难得今天我休息,你教我做两个菜吧。”

    “好啊,钟医生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就一起吃吧。”弯弯少交了两百块钱房租,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想还了这份情。

    “那倒不用,早晚也是要学,趁着有一个好老师,我先试试,你教我先做什么。”钟意把袋子里的菜都拿了出来。

    弯弯一看有排骨有牛肉,还有好几样青菜,便教钟意先把排骨洗了,正好那天陈水兰带了一个电磁炉过来,于是,弯弯就教钟意先用电磁炉做糖醋排骨,随后又教她择菜切牛肉,听到动静的闫博唯也出来了,他露了一手切菜的功夫,说是在国外的留学生基本都会做几道家常菜。

    这顿饭最后还是在一起吃的,是欧阳丽的意思,说是大家第一次聚齐,也算是有缘。

    席间,弯弯留意了一下,闫博唯很喜欢吃她做的菜,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不过却没有刻意和她套近乎或者套话,倒是一直对钟意照顾有加,没少为她夹菜舀汤什么的,为此,弯弯对他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