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十七章、呕得慌

时间:2018-03-17作者:千年书一桐

    ,精彩小说免费!

    那位顾客一走,王佳琪便上前激动地搂住了弯弯,拉着弯弯八卦起来。

    令弯弯哭笑不得的是她八卦的居然不是弯弯如何看出对方的心思从而多卖出了几支花,而是八卦弯弯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因为在她看来,弯弯小小年纪就这么了解男人,肯定是从小到大没少被男生追没少收到男生送的花。

    “亲啊,你这是什么逻辑?”弯弯挣脱了她,也送了她一个白眼。

    “你管我什么逻辑,你就说有没有吧?”王佳琪仍不死心,继续揽住了弯弯逼问道。

    “没有。”弯弯很坚定地摇头了。

    “怎么可能没有?那你是怎么会这么了解男人,难不成就因为你长得漂亮所以说话好使?”王佳琪犹自不信。

    没办法,女人的好奇心和嫉妒心上来了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电视里天天演这种求婚的剧情呢。再说了,我刚高中毕业,高中课程有多紧你又不是不清楚,哪有时间去交什么男朋友?”

    当然了,高中课程紧只是一个客观因素,事实是弯弯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只要一提到她,全校的男生几乎没有不知道她来历的,毕竟从他们镇上或村子里出去念书的人不止她一个,偏偏她又顶着一张全校公认的校花脸,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好在高中的男生到底年纪大些,且又是城里的孩子居多,倒没像小学或初中时那样排挤她,可也没有人敢真的追求她,毕竟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一场懵懂的青春爱恋。

    再则,弯弯也清楚自己的身世来历,从不敢对男生稍加辞色,平时来往的圈子几乎都是女生,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主动去找男生说话。

    所以王佳琪的话可真是冤枉了弯弯,天地良心,她对男生的了解大都是来源于电视或者是闺蜜的口中。

    可这些话她没法跟一个外人说清楚,好在这个话题也没进行多久,因为很快又有人来买花了。

    不知是王佳琪神经大条还是她知趣,总之,被顾客一打岔,她也忘了方才那个话题,没再追问了,而是一心一意指点弯弯收账记账来。

    这份工作总体说来还算是简单,在下午两点交班之前,弯弯已经学会了如何上手,并且在王佳琪的提点下完成了一单生意。

    交班后,弯弯和王佳琪约好次日交班的时间,便急匆匆地回了家,她怕妈妈因为等她吃饭而耽误了自己的饭点。

    果然,弯弯一进门,欧阳丽已经摆好了饭菜和碗筷,弯弯刚要张口,欧阳丽先解释说她已经吃过一顿了。

    “那也不用你自己动手做,你才刚做完手术,医生说还得多休息休息呢。”弯弯看着妈妈苍白瘦削的脸庞,心疼地说道。

    欧阳丽上前摸了摸弯弯的脑袋,“放心,妈妈也没累着,不过就是把你洗好的菜扔进锅里煮了一下,大夫说了,我也得适当地活动活动,要不然的话伤口粘连就不好了。倒是你自己,饿了半天,赶紧吃吧。”

    “好吧,反正我说什么也说不过你。”弯弯嘟囔了一句,端起了汤碗,她也确实有点饿了。

    饭后,弯弯刚把妈妈送进屋里休息,正收拾露台时,钟意和一位女生拎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这是我同事郑彦,也住这小区,我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可巧又都在一个医院里实习,说起来这小区还是她推荐给我的呢。”钟意向弯弯介绍郑彦。

    而郑彦显然已经知道弯弯的存在了,故而钟意的话刚一说完,她便向弯弯俏皮一笑,“你好,你就是钟意的同、居者?”

    彼时郑彦正抱着一堆东西,弯弯见此忙上前搭了把手,并笑着回应了对方,“郑医生好,叫我弯弯好了。”

    腾出手后的郑彦细细瞧了弯弯一眼,“果然是个大美女,难怪钟意。。。”

    话还没说完,郑彦微微变了脸色,“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说你叫什么,弯弯?”

    弯弯听了这话打量起郑彦来,继而摇了摇头,她确实没有印象见过对方,偏这三天之内郑彦也没有见过凌含章,因而弯弯的天眼也就没有发挥作用。

    倒是郑彦很快想起了弯弯是谁,虽然只打了一个照面,但弯弯的脸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更何况后来凌含章还特地到医院来找过弯弯,并让郑彦帮着他打听弯弯的下落。

    原来,那天弯弯走了之后,凌含章迁怒到了两位警察身上,说他们不该私自放走弯弯,说他们渎职什么的。

    可两位警察也不清楚凌含章的真正身份,反倒把他教训了一顿,说他不该欺骗玩弄小姑娘的感情,更不该为了和弯弯分手污蔑她是一个小偷,这叫什么,叫妨碍公务!

    惹急了,警察是有权力扣押他的!

    因为真正的小偷他们已经审出来了,就是那两名男子,那些丢失的钱财也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而弯弯又有人证和物证,她和那两名小偷根本就不认识,她是真正的见义勇为。

    凌含章这个呕得慌,不过令他最呕的是他最终也没弄明白自己的钱包是如何被人偷了出来又被人偷偷放了回去,为此他特地去找了那两名小偷,可两名小偷矢口否认他们曾经偷过他的钱包,他们只承认看他多管闲事不爽,所以趁他不备把他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偷了栽赃给弯弯,谁叫这两人坏了他们的好事呢!

    凌含章看得出来,两名小偷应该没有撒谎,可这就更让他想不通了,如果两名小偷没有撒谎,这就意味着弯弯撒谎了,是弯弯偷了他的钱包。

    这可能吗?

    要知道从他的裤子兜里偷钱包可比从他的外套兜里偷手机难度大多了,更别说偷完之后再把钱包送回去!

    凌含章越想越心惊,一个没有成年的中学生,一个没有经过特别训练的女孩子,居然练就了一身出神入化的小偷技艺,连他这个职业军人都瞒过了?

    换句话说,也意味着凌含章平时的训练没过关,如果这是在执行任务,他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因此,凌含章想找到弯弯,一方面是想让弯弯为他解惑,看看弯弯到底是怎么瞒过他把钱包偷出来的;另一方面是想再好好规劝一下弯弯,看看能不能帮她走上正道,毕竟小姑娘还年轻,又长这么漂亮,干嘛放着好好的正道不走非要去走歪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