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九章、脱身

时间:2018-03-12作者:千年书一桐

    ,!

    车子刚一停稳,有那着急去办事且和这个案子没什么关联的乘客便嚷着要离开,那两个年轻人也混到其中想趁乱开溜。

    凌含章这次倒也聪明,猜想弯弯就算是嫌犯也只是一个小喽啰,真正的主犯应该还是那两个年轻人,因此,他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那两人,当然了,他也没放过弯弯。

    由于人多嘴杂,警察只能把人分开来问话,弯弯可巧和凌含章分到了一个屋,同时还有那个丢手机的女孩。

    因急着去送饭,弯弯没等警察发问就主动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从她候车遇到那两名男子问路时开始,到车上她发现那两名男子偷东西。

    当然了,她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两名男子偷东西,只是借助自己的天眼还原了下当时的过程。

    “一开始我不敢吱声,因为妈妈没少教我,出门在外不能管闲事,会挨打的,因此我只能装没看见,可后来看这位姐姐说的可怜,我就偷偷地告诉了她。”弯弯一边说一边拉那女孩子作证,同时也把自己的背包和纸袋打开了让警察同志来检查。

    女孩子倒是承认了弯弯说的事实,可一旁的凌含章不乐意了。

    “这是什么话?你说你不认识他们,那我的手机怎么从你包里翻出来的,你自己偷的?”凌含章显然不想放过弯弯。

    其实,如果没有初次见面的恶劣印象,凌含章倒也不至于如此愤慨,主要是弯弯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坑蒙拐骗,有了那次教训还不够,现在还变本加厉,居然又学人家当起了小偷,实在是不可救药,这种人就该接受法律的制裁,就该进监狱吃点苦头!

    弯弯气得直咬牙,瞪了他一眼,刚要回嘴,忽然想到自己的分辩肯定没有什么说服力,还得想出一个别的什么办法来脱身,最好是能连带着教训一下眼前的这个人。

    可巧前些日子在陈水兰家弯弯闲着没事陪着妈妈看了一个电视剧,里面正好有一个妻子偷看丈夫手机从而发现丈夫出轨的片段,更巧的是弯弯方才扫了对方的裤兜一眼,发现他钱包里有他的身份证和一张女孩子的相片。

    于是,弯弯柳眉一竖,对凌含章怒目而向,“你还好意思说手机在我这?要不是你脚踩两只船要不是你在外面跟别人勾三搭四的,我会和你吵架我会把你手机抢过来吗?”

    许是弯弯的话太过意外,不但凌含章,就连问话的两位老警察以及那女孩子都没反应过来。

    这剧情反转的也有点太出人意外了吧?

    被告和原告,小偷和失主居然是一对?

    “到底怎么回事?”其中一位年长些的警察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警察叔叔。”弯弯接下来向两位警察编了一个谎言,她说凌含章是她的男友,两人刚吵了一架,吵架的起因是她在凌含章的钱包里发现了他前女友的照片,可凌含章不承认,于是,她又趁对方不备时抢了他的手机跑出来,没想到他这么快追了上来。

    “闭嘴,谎话连篇,越说越不像话。”凌含章黑下脸打断了弯弯。

    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见过无耻的,可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小小年纪坑蒙拐骗不说还满嘴谎言!

    “我怎么就谎话连篇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弯弯只得继续编下去,“警察叔叔,他叫李伟,今年二十五岁,生日是六月八号,不信你们看他钱包,钱包里是不是有一张他前女友的相片,还是一名白衣天使呢。哼,骗我说两人分手了,却一直偷偷藏着她的相片,你要喜欢她,干嘛还来招惹我?还有,你要是想和我分手就直说好了,犯不着对我用这些卑劣的手段,我明明不是小偷,是见义勇为,你偏偏装着和我不认识,说我和那些小偷是一伙的,不就是欺负我年龄忻糊弄吗?警察叔叔,你们要不信,让他把钱包拿出来看看就清楚了。”

    说来也是巧,凌含章因为刚执行任务从国外回来,身上带的的确是一张名叫李伟的假身份证,而且他钱包里也的确有一张郑彦穿白大褂的照片,那是郑彦第一次穿白大褂时拍的,彼时她才刚进学校,正因为有纪念意义才被他一直留了下来。

    于是,刚从弯弯强认女友的刺激中缓过神的凌含章再次凌乱了,他下意识地从自己的裤兜里把钱包拿了出来,打开钱包看了一眼,里面的钱和证件都在,可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他是一名军人啊,就算是一名文职人员,可他也接受了部队该有的正常训练,警惕性和警觉性比一般的普通人不知高了多少个档次,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的手机被人悄没声息地偷走就够意外够吃惊的了,可他的钱包又什么时候被人拿走又放了回来?

    现在的小偷技艺都如此炉火纯青了?竟然盖过了他们这些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

    还是说他自己的功夫没练到家?

    凌含章越想越冒冷汗,如果这小偷换成了执行任务中的对手,只怕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趁着凌含章还没回过神,弯弯一把上前抢过了他的钱包递给两名警察,“警察叔叔,你们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其中一名年长些的警察接过钱包细细看了一眼,随后一脸鄙视地看向了凌含章,“年轻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是,我不是,我。。。”凌含章语迟了,偏偏这会手机又响了起来,他一看是部队来的,只得拿起手机示意了一下,走到阳台去接电话了。

    见凌含章离开了,弯弯赶紧对一旁的警察道:“警察叔叔,我还得赶医院去给我妈妈送饭,我妈妈刚做了手术,经不得饿,有什么话你们问他吧,有什么事情也让他联系我,我还没有成年呢,和那两名小偷对质什么的就别找我了,我怕他们报复我。”

    由于事先弯弯已经把自己的背包和纸袋都让警察检查过了,而那名女子也作证确实是弯弯举报的那两名小偷,加上弯弯又把凌含章钱包里的相片和身份证都说准了,因此两名警察也就相信了弯弯的话,其中一名警察还劝起了弯弯,说她这么年轻,应该好好学习,争取考一个好大学,大学里好男孩有的是,何苦跟一个脚踩两只船的渣男浪费青春。

    “警察叔叔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以前是识人不清,被他的外表骗了,现在不会了,回去我就和他分手,一定分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弯弯一边应着一边从屋子里撤了出来。

    等凌含章接完电话回到屋子里时,弯弯已经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