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军妻当自强 第二章、赌咒

时间:2018-03-03作者:千年书一桐

    这下弯弯可真说不清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围观的人也觉得弯弯就是一个托,要不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赢了好几百块钱?

    从来只见骗子骗别人吃亏上当的,几曾见过骗子吃亏上当的?且还是被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收拾了,可能吗?

    于是,众人也七嘴八舌地跟着那大高个教训起弯弯来,说她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学什么不好干嘛要学骗人?

    其实,令弯弯难过的倒不是被自己的被冤枉,而是那一百块钱,对一个乡下来城里看病的穷人,一百块钱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大钱了。

    因此,又急又气又心疼的弯弯只得朝大高个吼起来,因为要不是他出现,弯弯打算赢了最后一把就把钱还给那个女人,这样的话她也就不会被人误会,更不会连自己的本金都保不住。

    “都怪你,拜托你以后管闲事时能不能带上你的脑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行骗?我要真是骗子我能让她拿走那些钱?”

    “你,你,你说什么,你居然说我没带脑子?我看没脑子的是你好不好?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破这闲事?要不是看你年纪轻轻的怕你走错弯路,我会管你?你以为那几个人是什么好人?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我,兴许你就被人抓进警察局了。”大高个见弯弯不知悔改居然向他又吼又叫的,也气得头顶冒烟。

    要知道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人吼过呢,更别说被人骂做没脑子了,因为他从小到大就优秀,一直是别人眼里的楷模和标杆,后来进了部队也屡次因为他聪明的头脑立了几次大功,要不年纪轻轻的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晋升为中校了,可他今天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骂做没脑子,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和莫大的讽刺!

    “你什么你,是非不分,好赖不分,谁让你管闲事了?还有,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坏人,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弯弯说完不想搭理对方了,直接转身想返回医院了。

    因为她身上就带了一百多块钱,现在那一百块钱没了,剩下的钱估计买东西肯定不够了,她还得返回医院去拿钱,只要一想到妈妈知道那一百块没了时心疼的眼神,弯弯心里的怨念就特别深,气嘟嘟地剜了大高个一眼。

    “回来,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做错事不但不知悔改反而还怪我多管闲事了?你是哪个学校的,我向你们老师反映反映。”大高个见弯弯背着个书包,想当然地以为她是一个学生,气得又拉住了她。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这局面是他有史以来最尴尬最恼火的,一般情形下他真不爱管闲事,可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做坏事,这样吧,我们来赌一个咒,你敢不敢?”弯弯见对方一直纠缠不清,便想给他一个教训。

    “什么意思?赌咒,赌什么咒?”大高个被弯弯搞蒙了。

    “很简单,如果今天我真的是骗了那位阿姨的钱或者说我是那个骗子的托就叫我三天之内出门被车撞上,反之,如果你冤枉了我,你三天之内出门被车撞上,敢不敢赌?”弯弯挑衅地看着对方。

    事实上,她之所以敢这么开口是因为她看到了两天之后这个男的真的会被车撞上,倒是也不会危及性命,但受伤是免不了的。

    “你,你,简直太不可理喻,也不可救药。”大高个被弯弯的话气得七窍冒烟,转身就走了。

    弯弯撇了撇嘴,嘟囔了两句,也气嘟嘟地回了医院。

    谁知刚到住院部的一楼大厅,弯弯看见电梯门前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套裙挎着一个白色拎包的四十来岁女人,“水兰姨,您怎么又来了?”

    水兰姨大名叫陈水兰,是弯弯母亲欧阳丽的初中同学,只是初中毕业后欧阳丽去市里念师范,陈水兰去了县城念高中,高中毕业后考了一个省城的大专,学的是财会,拿到那张毕业证就跑到花城来了,如今早在花城安家落户了,这次弯弯能带着妈妈来花城看病投奔的就是她。

    “哦,这会下班了,我过来看看,你妈妈怎么样?”

    “还行,我出来时正跟旁边的病友交流呢,我下来买点东西。”

    “买东西?”陈水兰看了看两手空空的弯弯。

    弯弯低下了头,不过很快又抬起了头,“水兰姨,我的钱被小偷偷走了,你能不能借我一百块钱,过几天我肯定还您,这件事您千万别告诉我妈妈。”

    没办法,弯弯实在是不想让妈妈担心更不想让妈妈伤心,只能先瞒着对方了。

    至于这一百块钱,弯弯想总能有机会挣回来还给水兰姨的。

    “这孩子,不就一百块钱吗?还什么还,水兰姨给你就是了。”陈水兰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拎包拿出了自己的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了二百块钱。

    “别,水兰姨,有一百就够了,多了我妈妈会怀疑的,再说我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可以还您。”弯弯接过钱还回去了一张。

    陈水兰见弯弯不像是在她跟客气,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摸了摸弯弯的头。

    “谢啦,那我先去买东西了。”弯弯转身往外走。

    谁知刚走个三四米,迎面有人挡住了她的道。

    “是你?”弯弯一看这大高个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说你不是坏人,看看,这才多一会,你就又从别人那骗了一百块钱。”对方看着弯弯还没来得及放起来的粉票子训道。

    “我说大哥,怎么哪都有你?这钱是我从一个熟人那借来的,借的,借的,借的,听得懂汉语吗?”

    “既然是借的为什么要撒谎?还有为什么要对方替你瞒着你妈妈?可见这钱你就没打算用到正途。”

    “大哥,这跟你有毛线关系?我还有正事呢,你爱说教麻烦你去找别人,我就不奉陪了。”弯弯实在是被对方搞烦了,一时忘了妈妈的嘱咐,直接怼了对方几句,然后飞快地从他侧面跑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