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影子先生请指教 第一百三十一章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时间:2018-05-26作者:本宫

    “然然,老实告诉我吧,你该不会是某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吧?不然的话,为什么你和我们的差别会这么大,你看啊,在我们十几个人当中,只有你一个人是vip,甚至连林思诺都是普通的标准间,来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唐晨洋将行李放在一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感受着沙发的柔软,她还没有去自己的房间看,但宋既然的房间未免也太豪华了,不仅有两米宽的大床,还有真皮沙发,甚至还有一个独立的吧台,吧台上摆满了红酒和各种饮料,在吧台的周围还有一些点心之类的东西,所以唐晨洋是真的很好奇,宋既然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有这样的待遇?

    宋既然一进来之后,也是在房间里先晃悠了一圈,和唐晨洋一样,她也被这里给惊艳到了,唐晨洋的话悠悠传进自己的耳朵,宋既然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接道:“你确定不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唐晨洋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亮光,震惊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指着宋既然,道:“你能够说出这句话说明你心里一定有鬼,说吧,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是什么时候偷偷瞒着我来这里给自己预定的房间?还是说,这是你哪个追求者给你预定的?”

    唐晨洋说到追求者这几个字的时候,那八卦的笑容别提有多八卦了,此时唐晨洋的眼前浮现出的是沈印和言季凉的脸,沈印嘛,她知道,他和宋既然是经常在一起的,可是言季凉,唐晨洋就有一点不知道了,但女孩子的第六感告诉唐晨洋,他们的关系也绝对不简单。

    宋既然的表情有些异样,心里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说,看着唐晨洋的样子就像是不知道答案便不罢休的样子,而且唐晨洋十分的聪明,自己是撒不了慌的,她觉得唐晨洋这个人很聪明,所以她决定实话实说。

    郁闷的坐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在唐晨洋那有些莫名其妙的眼神之下,缓缓说道:“我怀疑是言季凉干的,他是我的前男友,但一年前我和他就已经分手了,而且当初也是他提的分手,但是后来我也知道为什么,他又突然出现对我很好,也帮了我很多,所以,我觉得这次的房间应该也是他安排的。”

    毕竟这次酒店的安排全部都是言季凉一个人安排的,所以宋既然觉得除了言季凉之外,估计也就没谁了。

    唐晨洋很震惊,特别的震惊,超级特别的震惊,她怀疑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双手按压住自己的脑袋,嘴巴张得很大,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瞬间被咽了回去,她刚才应该没有听错吧?

    “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很震惊,但其实连我自己也一样,我搞不懂言季凉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当时明明就是他提出的分手,可是现在他又对我这么好,都说女人是最善

    变的,可是我觉得男人同样也很善变。”宋既然其实有点不想面对这些问题,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全部都是比赛,可是这些问题逃避是没有用的,因为你早晚有一天,依旧需要面对。

    “那他一定是在分手之后后悔了,想要重新追求你啊,不然的话他不可能会对你这么好!”唐晨洋说的异常肯定,此时的她已经慢慢的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也终于理清楚事情的思路了,如果说言季凉是宋既然的前男友的话,那一切就都说的通了,难怪当初宋既然即将被淘汰的时候,言季凉会这么急忙的送上证据来证明宋既然没事,难怪今天言季凉会捧着花朝宋既然走来,也难怪宋既然和她们不一样,会有一个唯一的vip房间,原来全都是因为言季凉是宋既然的前男友,最重要的是,这个前男友对宋既然念念不忘。

    宋既然沉默了,她突然想起言季凉曾经好像确实有说过让自己回到他身边的话,可是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不到,当初言季凉曾经伤害过自己一次,她不敢再相信言季凉第二次。

    看着沉默的宋既然,唐晨洋也安静了下来,她觉得宋既然好像对她的这个前男友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叹了一口气,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宋既然眼眸微垂,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道:“不如我搬到你的房间和你一起住,然后我们把这间房给退了?”

    宋既然是真的很不习惯这种搞特殊的行为,不仅很容易成为大家的公敌,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再欠言季凉的人情了,这种感觉让宋既然觉得特别奇怪。

    “你傻呀,放着好的房间不住,偏偏要住我那普通的,我才不要,反正这是别人给你安排的,你不住白不住,你就好好的住在这里,这种待遇可是很难得的,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唐晨洋在听见宋既然说要退房的时候,顿时有种心疼的感觉,这么好的房间不住实在是太可惜了,“你就先住着,没事就到我那去体验一下当平民的感觉,我没事也来你这里体验一下当vip的感觉,好了,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拜拜。”

    唐晨洋没有继续留了下来,她觉得宋既然此时应该需要自己静静,毕竟前男友对她这么好,换作任何一个人都是需要理清一下思路的,她觉得宋既然这么聪明,一定可以想明白的,所以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就直接拉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

    随着房门被关上的声音,诺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宋既然一个人,宋既然有点郁闷,心里似乎有一块什么东西堵在那里一般,她想知道,言季凉要什么时候,才能不再做出这些奇怪的事,明明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如果是还喜欢她的话,那当初为什么还要分手,宋既然心里有太多的为什么不知道何时才能知道答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