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51章.突如其来的夜枭

时间:2018-04-16作者:济府老赵

    洛菲德这才反应过来,两手下意识的捂住脖颈,但那鲜血却依旧透过两手的缝隙不住的渗透出来,瞪大了两眼,最终噗通一声瘫倒在地上,抽搐着死去。

    多伦斯还趴在小桌上伸手举着那金属制成的无颌的骷髅头,脸上满是飞溅的血点,但神情却满是阴谋成型后的狰狞快意,甚至激动到浑身都在打着哆嗦:“暗日之主,您的伟力是这世间的最强,您的信徒对您无比崇拜!”

    他此时的祈祷却更多了几分虔诚的味道,但面容的神情依旧带着癫狂,看着洛菲德的尸体,癫狂里还带着无与伦比的快感,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就这么简单?”

    多伦斯的心脏在极快的跳动。

    他整个人都仿佛经过了一阵激烈的运动,冷汗不住的在全身的毛孔中渗出,想要挣扎着起来却腿脚发软,一股急切的快感出现在他的腰腹部,伴随着浑身的一阵哆嗦,他又重新瘫软在小桌旁,却觉得全身都泛着乏力,脑海中也犹如清净平和的进入到了贤者时刻,思维却异常的敏感。

    作为初次杀人的17岁少年,他非但不恐惧这一切,反而觉得在心中有种发自灵魂的兴奋,有种发自灵魂的有趣,有种难以忘怀的…发自灵魂的快感!

    多伦斯甚至想笑。

    这真的

    …太有趣了!

    而他在这股快感带来的贤者时间中同样想到了很多。

    “杀人了,还是洛菲德,没关系,我可以将暗日信徒的身份嫁祸到他的身上,有巴莱特那个傻瓜替我作证,我只是无意间过来挖陷阱想要挑衅亚德里恩罢了。”

    “他用短剑想要杀掉我,因为我破坏了他在这处储存小屋布置的临时神殿,哦,似乎这个圣徽也要放在洛菲德这家伙的尸体上,有些可惜,这个圣徽每周都能释放一次神术谋杀一个低级的敌人,但这样做是值得的,能洗脱我的罪名。”

    “嗯,至于怎么杀了洛菲德,这很简单,用他的短剑割开了他的喉咙,没错,就是这样,因为我是秘森法师塔的附魔系的见习法师,学徒生涯结束后就成功的拜入了附魔系导师的门下,并很快学会了零级戏法眩晕术。”

    “这是多么简单而又完美的证明,之前苏珊才死了,曼德尔那个冷酷自私的家伙绝对会为了绿松石家族的颜面掩盖下这件事,我顶多会受到内部的质问。”

    多伦斯在贤者时间内的思维很快为他圆满的创造了各种借口。

    他擦了擦面孔。

    脸上的血点抹开却随着他得意的笑更显得无比狰狞:“洛菲德?感谢你的死!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哦,暗日之主,这感觉…等等,有人来了!”

    小屋外传来脚步声,很有节奏,带着沉重,似是有很多。

    多伦斯挣扎着站起来。

    湿漉漉的内裤让他有些难受。

    但他还是勉强让自己露出痛苦的神情,跨步越过洛菲德的尸体,顺手扔下那枚圣徽,跌跌撞撞的推门跑出去:“救…救命!”

    “站住!”

    回应他的却是冰冷的喝止。

    就在小屋外面,10名身材魁梧,身穿重甲,手持剑盾的精锐护卫正站在那,刚好整齐的排列成一排,将多伦斯在花园里能够逃窜的空间全部堵住,而那链甲手套也已经扶上了腰间的剑柄,铁盔下的一双眸子更是无比冷漠。

    那股目光就不像是看一个活人,让多伦斯的心脏都仿佛被攥紧,他颤颤的停在原地,却发现就在这排人的后方站着一个挺直腰板的老者。

    “老欧恩!”

    多伦斯的眸子里带起一丝喜色。

    他的神情却更是痛苦,站着的身形也摇摇晃晃的似是体力不支,指着后方的储物小屋惊恐的大喊道:“洛菲德…洛菲德那家伙…那家伙是信仰暗日之主的邪教徒!我来到这撞破了他的秘密!他想要杀我!他想要杀人灭口!”

    可是就在他的面前,那排精锐的重型战士身后,老欧恩却没有丝毫回应的意思,只有左侧看似是战士队长的人缓缓开口,嗓音如刀剑出鞘的摩擦声:“多伦斯?”

    “是我…”多伦斯喘着粗气急切的点头:“我是巴莱特少爷…”

    “极速突进!”

    但一声淡漠的闷喝却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

    那个开口询问的队长以不符合重甲战士的敏捷瞬间来到他的面前,扬起手里的盾牌,带着烈烈风声,重重的拍在他的面颊一侧:“眩晕盾击!”

    “呃唔…”多伦斯整个人觉得面颊传来一股巨力瞬息间就脑袋发晕。

    “致命贯穿!”

    依旧是那淡漠的闷喝。

    一柄长剑在鞘中拔出,带着银芒瞬间捅穿了多伦斯的腹部,那魁梧强壮的重甲战士甚至将他那单薄的躯体,以长剑为中心,似肉串般捅穿在半空中。

    “噗通——”

    然后就如同垃圾般随意的甩落在脚下。

    而多伦斯则浑身都在微微颤抖,胸腹部庞大的割裂伤和贯穿伤已经彻底破坏了他的内脏,口腔和鼻腔里满是反灌上来的鲜血,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伸

    手抓住那重甲战士的链甲靴子,却最终一头跌在泥土里没了生息。

    其他的重甲战士淡漠的看着这一切,老欧恩走向前来,依旧如贵族般那么体面,拄着手掌,语气里也颇有些不满:“今天不是见血的好日子。”

    那个重甲战士的队长却淡漠的回答:“已经见血了。”

    “好吧。”

    老欧恩点头:“我会找人擦掉。”

    重甲队长则收回长剑:“那是你的事情。”同时看了眼旁边的花园角落,语气淡漠对其他队员吩咐道:“任务完成,我们走!”

    “是!”其他重甲战士回应,跟在队长身后快步离开。

    “这有些尴尬。”

    老欧恩对着花园角落笑笑:“我无法命令他们。”

    就在花园角落里有个身影。

    夜色下很模糊。

    但若是仔细观察也能依稀发现正在欣赏这花园里栽种的娇艳花朵。

    亚德里恩弯腰凑前,微微嗅了嗅,对这个角落里栽种的鲜花满意的点头,毫不做作的转身,平静的对老欧恩问道:“那他们是谁?”

    “夜枭。”老欧恩回答:“直属于曼德尔老爷的精锐。”

    “唔!”

    亚德里恩挑眉:“职业级别不低?”

    老欧恩点头:“5级战士是个坎,他们最低都是7级战士。”

    亚德里恩似是惊讶的耸肩:“哇哦,真恐怖!”他看着多伦斯那凄惨的尸体,有些啧啧称奇道:“看着干脆利索的手段,低级战士还真办不到。”

    老欧恩笑笑:“这是绿松石家族的底蕴。”

    “这样啊?”

    亚德里恩点头:“来杀他的?”

    老欧恩也看了眼多伦斯的尸体:“曼德尔子爵的命令。”他语气稍顿,目光也看向了木屋里面,洛菲德的尸体就躺在门口:“那洛菲德队长呢?”

    亚德里恩平静道:“多伦斯杀的。”

    “嗯?”老欧恩深深的看着亚德里恩:“这样啊?”

    “就这样!”

    亚德里恩点头。

    他挥手道:“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吗?”语气无所谓:“这里就交给你了,欧恩,我想你能处理的很好,对吧?”

    “这是我的工作。”老欧恩微微欠身。

    “嗯。”

    亚德里恩迈步离开:“没我什么事我就走了。”

    老欧恩则看着他,两者交错的时候,轻轻的开口:“亚德里恩少爷,原本我以为您会像您父亲那样自私和冷酷,是个绿松石家族合格的成员那样。”语气稍顿:“可是我发现我错了,你根本不像您的父亲曼德尔老爷。”

    “哈?”亚德里恩轻笑:“什么意思?”

    “很简单。”

    老欧恩抚胸弯腰。

    连头也对他低下以示恭敬,语气很平静的道:“实际上,亚德里恩少爷,您比您的父亲更加冷酷,自私,高高在上。”稍作沉着:“您根本没把人当人。”

    亚德里恩笑了:“这是嘲讽还是讽刺?”

    老欧恩道:“您可以看作是夸赞。”

    “嗯哼!”

    亚德里恩耸肩:“贵族不都是这样吗?”

    老欧恩有些沉默:“贵族是这样的吗?”他重新抬起头,看向木屋里那洛菲德的尸体,目光也看到了那尸体旁边的圣徽,伸手虚指,一道泛着光的手型出现在那,同时攥起那圣徽来到面前:“这是暗日之主的圣徽吧?”

    “法师之手?”亚德里恩挑眉,神情里有些讶然:“老欧恩,我可一直不知道你还是个法师,这可真让人意外。”

    “随着您的实力增加您知道的会更多。”

    老欧恩面色平静。

    低头看着手里的圣徽,他的眉宇间也带了几分厌恶:“这东西可真不好处理。”他却伸手递给亚德里恩:“少爷,您帮忙处理掉这个圣徽可以吗?”

    “我?”

    亚德里恩伸手接过,冰凉的触感让他似是拿着冰块。

    可旋即视网膜上却弹出对话框。

    微愕。

    他嘴角翘起笑意,点头道:“乐意效劳。”

    老欧恩也露出微笑:“这东西处理起来很麻烦,绿松石家族的声望已经受到了影响,不能继续出现意外,这是曼德尔老爷所不愿意见到的,如果您能替老爷分忧,那么老爷也绝对不会吝啬他的奖赏。”

    亚德里恩将圣徽揣到兜里:“身为绿松石家族的成员,谁都不会坐视家族的荣誉蒙羞,我同样不会。”他迈步离开:“回见。”

    “回见。”老欧恩抚胸,目送他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