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50章.针对关系的阴谋

时间:2018-04-16作者:济府老赵

    “糊涂?”亚德里恩走在前面,声音很平静:“有的时候,人总是会犯错,不是吗?”他的脚步带着节奏,却刚好跟着多伦斯的背影,来到了城堡外特意开辟的花园处,也发觉了那个家伙神神秘秘的来到了花园的偏僻角落,那里是园丁的储物小屋。

    洛菲德跟在后面也反应过来,脸色微变,来自治安官的警觉让他发现了多伦斯的不同寻常:“那个家伙…去那干什么?”

    “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亚德里恩微微眯眼。

    他反手在自然空间里抽出一柄预先准备的短剑,递给旁边的洛菲德:“苏珊后母的死绝对不能这么简单对吧?”语气稍顿,有些玩味道:“竟然只是外出游玩,就被强盗团伙发现,不仅不勒索钱财,反而连带着护卫都全杀了…这正常吗?”

    洛菲德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拿过那柄短剑,脑海里也没在意亚德里恩是怎么拿出来的,反而呐呐道:“您的意思是…城堡里有内奸?”

    “不!”亚德里恩却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

    “那是…谁?”洛菲德眼睛瞪大。

    “我的父亲。”

    亚德里恩看向他缓缓开口:“曼德尔子爵!”

    不等洛菲德反应过来,他的音调下压,但语速却非常快:“知道为什么中午来时,我的父亲会和我单独讨论吗?因为他也已经发现了内奸的存在!”他缓缓呼出一口气:“看来现在谁是内奸已经确定了!”

    洛菲德的眸子里猛然带起一股狞意和暴虐,下意识的握紧剑柄,缓缓的在鞘里抽出那锋利的剑刃来,咬着牙缓缓问道:“多伦斯?”

    “还有别人吗?”亚德里恩反问。

    “哈!”

    洛菲德发出轻笑。

    但是他的眸子里那股狰狞和恨意却在刻下:“这个该死的乡巴佬!这个该死的平民!之前竟然敢那么对我!”他浑身都在打哆嗦,却强忍着心里的快意对亚德里恩恭声低头:“少爷!我之前竟然想继续投靠巴莱特少爷!我真是愚蠢!”

    亚德里恩笑了笑,话语似是有所指:“人总有愚蠢的时候,我倒是希望你一直很蠢,这样就能为我所用,成为手里的一把刀了!”

    “对对!”

    洛菲德显然理解错误:“我就是您手里的一把刀!最锋利的那把!”

    亚德里恩向前抬了抬下巴:“过去看看,如果我们遇到什么危险。”他的声音也带起了冷意:“我想你不会连一级法师都杀不死吧?”

    “没问题!”洛菲德狞笑:“我可是三级战士!”

    “走!”

    亚德里恩向前,洛菲德紧跟其后。

    这里是花园,城堡内为数不多具有自然泛意识的地方,刚好能被德鲁伊进行沟通,调用起这股力量掩盖自身,连同洛菲德就仿佛融入这片花园当中。

    如果没有较强的感知或认真的观察直视,很容易就能无视掉他们。

    而就在园丁储物小屋的封闭空间内。

    根本察觉不到。

    悄然间,亚德里恩已经接近了那才几平方大小的木屋。

    洛菲德跃跃欲试,手里的短剑紧握,随时就能踹门冲进去,让这个之前敢折辱他的小家伙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实力!

    一级法师?

    哈!

    战斗力连民兵都不如!

    何况他多伦斯只是见习法师,还不完全是一级法师,有什么可怕的?!

    也就秘森法师塔和今后成长起来的法师身份能让他畏惧,若是没了这两个原因,他堂堂绿松石堡的侦查骑兵队长,泥沼镇的治安官,三级战士,会畏惧这个低贱的奴仆之子,还会受他的欺辱而无动于衷,连反抗都不敢?

    不过就当洛菲德想踹门冲进去的时候,亚德里恩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他的动作,微微眯眼,他在门外就能听到里面那若有若无的呢喃声,带着一股诡异。

    “…您必将统领这世间的一切,让暗日的荣耀洒遍这污秽浑浊的世间,以暗日之主的神圣名号,带领凡人…”

    “这是…祈祷词?”洛菲德瞬间反应过来:“他在祈祷!”

    “嗯。”

    亚德里恩点头,眸子里带着玩味。

    那祈祷的词语他听的真切,乃至于里面对于神祇的忠诚和繁花似锦般的夸耀,都让他觉得多伦斯应该是个人才,这祈祷词写的无比华丽,满是浮夸的赞美。

    祈祷的对象正是暗日,谎言之王希瑞克的别称!

    当然。

    就算这祈祷的人,忠诚不忠诚,就更加玩味了。

    &

    nbsp;   满篇的祈祷词看着无比华丽,但却全是胡话,混乱系的神祇听上去还能接受,若是守序系的神祇,例如农业女神和秩序与贵族之神,估计能降下神罚来干他。

    祈祷词可不是胡乱说的,都有一套标准的规章制度!

    …………

    “证据确凿。”

    亚德里恩对洛菲德点头:“动手吧!”

    “明白!”洛菲德狞笑,微微躬身,然后两脚蹬地突然爆发,直接踹开了那单薄的木门,拔出短剑就冲了进去:“该死的叛徒!多伦斯!你被逮捕了!”

    “什么?!你!洛菲德?!”多伦斯惊慌的声音出现。

    “哈哈!”

    洛菲德则带着趾高气昂般的狞笑:“是老子我!”

    多伦斯原本还半跪在地上,这间园丁的储物小屋,竟然不知何时给布置成了简易神殿的模样,到处都是用暗红色痕迹描绘的图案,最中心则是小小的茶几,上面摆放着的,赫然就是一个便士铜币大小,没有下颌的骷髅头的金属圣徽!

    洛菲德瞥到了那圣徽,看着多伦斯那惊慌失措的模样,手里的短剑对准他,整个人也在嘿嘿狞笑:“现在落到我手里,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最好冷静点!”

    多伦斯咽了口吐沫。

    他整个人都在哆嗦,却强行咬牙硬撑:“别以为你掌控了一切,我可是秘森法师塔的见习法师,还是绿松石堡的继承人,巴莱特的贴身朋友,你要知道,如果我出了事,秘森法师塔不会善罢甘休,连巴莱特少爷也会报复你!”

    “哦哦哦!”洛菲德哈哈笑着:“真的吗?我好怕啊!”但是他却底气十足的狞笑:“但是秘森法师塔和绿松石堡,哪个会收容一个暗日信徒呢?”

    “你!”

    多伦斯脸上越发惊慌失措,跪在地上却不敢乱动,言语颤抖间他伸出五根手指:“50个先令,现在放过我,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他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怎么样?洛菲德,我可是今后至少5级的法师大人!还是今后绿松石堡继承人巴莱特少爷的朋友,你拥有我的友谊,那就是拥有了一切!”

    “是吗?”洛菲德揉了揉鼻尖,看了眼已经破烂的木门,却没看到亚德里恩进来的意思,心里也明白过来,忍不住放肆的笑道:“可我给过你我的友谊!”

    “啊?”多伦斯呼吸粗重。

    “下午我曾经去拜会你希望间接引荐给巴莱特少爷!”

    洛菲德舔着嘴唇。

    他的脸上却越发的狰狞:“可是你怎么做的。”短剑敲了敲自己的胸口:“你让我像个卑微的仆人那样,在绿松石堡的大厅里尽情的羞辱,这种羞辱连曼德尔子爵都没有对我做过,凭什么你就敢?”他缓缓的朝着脚下吐了口吐沫:“朋友?友谊?不!都是狗屎!你们根本就没有瞧得起我!只有真正帮我渡过了难关的亚德里恩少爷才值得我效忠!可我竟然瞎了眼想要去投靠你们!”

    “亚德里恩?”多伦斯却仿佛是抓住了什么,连忙说道:“你可以投靠亚德里恩,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只要你选择放过我!我就愿意告诉你!”

    “秘密?”

    洛菲德的眸子里露出喜色,但脸上却更是狰狞:“先说出来!”

    多伦斯已经胆战心惊的失去了理智连忙开口:“有人让我挑拨亚德里恩和巴莱特的关系,就算是嚣张点也没事,为的就是彻底把亚德里恩和巴莱特的关系搞到最差,而且在泥沼镇还安排了其他的暗日信徒,想要给亚德里恩造成麻烦!”

    “嗯?”洛菲德眸子瞪大,旋即把短剑握紧:“说!还有什么?你还知道什么!通通给我说出来!否则我现在就要杀死你!到时候还会受到嘉奖!”

    “我真的就只知道这些!”

    多伦斯濒临崩溃。

    他本就才17岁,泪水和鼻涕都流淌的满脸都是:“放过我!洛菲德!我真的就只知道这些!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挑拨亚德里恩少爷和巴莱特少爷的关系了!”

    洛菲德却有些气急败坏:“那你的上线呢?你的联系人还有谁?”

    “还有…有…”

    多伦斯喘息着,整个人跪在地上似是在挣扎,但却缓缓扶着旁边的小桌站起来:“好…我全都说…我全都说……我让你去死吧!”他猛然握住小桌上那金属的圣徽,满脸狰狞的抬头看着那似是渴望真相的洛菲德,咬牙猛喝:“以暗日之主的名义,谋杀这个亵渎吾神的异教徒!”

    “噌——”

    那圣徽上无下颌的骷髅头瞬间在空洞的眼眶中亮起黑光。

    同时一股诡异的气息传递到洛菲德身上,就在他措不及防,根本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的时候,一道漆黑的匕首在无形中凝聚,旋即划过了他的喉咙,伴随着那鲜血四溅,进而突兀的又消失不见,整体过程还没有数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