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43章.卧室之内的父亲

时间:2018-04-16作者:济府老赵

    亚德里恩疑惑他的明知故问,却也笑着摇头:“在我看来咱们好久没见了,欧恩管家。”他也利索翻身下马表示敬意:“我的父亲大人呢?”

    老欧恩沉吟片刻,然后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才带了几分微笑:“曼德尔子爵老爷在等您,亚德里恩少爷,请跟我来吧。”他转身像内庭的城堡走去,同时拄着拐杖平缓的开口道:“还有洛菲德队长,也一起过来吧。”

    “哦好的!”洛菲德连忙恭敬的回答,他同样得罪不起这位老管家,将手里的缰绳塞给身后的下属,就赶紧跟上去,颤颤栗栗的走在亚德里恩身后。

    对于他来说这可是必须要牢牢把握住的机会。

    不能轻易放弃。

    或许对大人物来说他渺小的可怜。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他如今的身份和官职,以及积累的财富,那就是惊人的数量,就算是努力几辈子都达不到的程度,因此他洛菲德怎么可能放弃?

    何况是被牵扯到了主母被杀的案件中,连逃都不能逃。因为他同样心里清楚,若是真的逃了,估计这场注定还未搜到任何蛛丝马迹的案件,就会被扣到他的头上,连秩序与贵族之神的教会都要搜捕他,只要有这家教会的王国,他就永远别想逃脱了!

    现在和亚德里恩来到曼德尔子爵面前,稍加辩解,再把暗日之主的教会牵扯进来当做替罪羊,有了这个借口,再通过打点后,或许就能转危为安。

    …………

    绿松石堡的内庭是骑士们的居所。

    就在城堡的外侧就是内庭所在的内侧城墙,而依靠城墙的部分同样是骑士和骑士扈从们日常起居生活的住处,包括厨房厕所浴室及祷告神殿,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

    这样也方便城堡大厅内的领主会议和消遣用的宴会或舞会。

    当然。

    绿松石堡并不仅有这些。

    还有另外那边的外庭,生活的则是配合骑士及骑士扈从作战的重骑兵们,如果在战场上表现优异,也能获得提拔成为骑士扈从,从而有了摆脱平民阶级的可能。

    作为绿松石家族的大少爷,亚德里恩对这座城堡有很清晰的了解,毕竟也曾经在这生活了十三年,有着前世经验,他也故意了解了这座城堡的分布和人员布置,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作为嫡长子的身份,名正言顺的获得继承人的位置。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水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尤其是在机缘巧合下,13岁的他和那10岁的巴莱特,被挑选进入了秘森法师塔培养。

    结果自然不需要多说,3年的时间过去,淘汰的是他。

    连继承人的身份都被剥夺。

    其中有阴谋。

    但更多的,还是他的天赋不足。

    只有强者才能确保家族的延续,这是真理,至于让强者走的更远,家族会不会束缚住原本的天才,这不在考虑范围内,因为绿松石家族所处的环境残酷,前湾郡最直接所面临的大危机,就是每8年一次的半兽人突袭。

    成百上千的半兽人会因为食物短缺和人口爆棚,疯狂的冲出幽暗密林来到前湾郡,绿松石家族的领地上肆虐,等抢够了资源才会回去。

    或者是…死了足够的半兽人,能继续维持幽暗密林资源平衡的时候!

    这也是为什么绿松石家族来到前湾郡先建造城堡的缘故。

    以前这里可是半兽人和蜥蜴人的地盘。

    人类势力极弱。

    真正踏足这里还是300年前,以绿松石家族为首的那代人,带着大量物资和佣兵,劈荆斩棘的杀退了半兽人和蜥蜴人,最终获得了此地的拥有权。

    半兽人退却到了幽暗密林,蜥蜴人退却到了死亡沼泽,这两个区域都是环境复杂的地方,对于人类来说,就算是抢占了都没有太大的作用,因此并未深入追击,不过随着各种情报的涌入,例如有人推测死亡沼泽的对面就是星辰海沿岸,这才有了绿松石堡主动探索死亡沼泽的原因,只是钱花了不少,却一无所获。

    相反半兽人每隔8年的进攻也变得越来越疯狂,最终牵扯了绿松石家族的精力,除了每代家主都会不切实际的试探性的探索数次外,就彻底熄灭了这个念头。

    转而应付半兽人的威胁。

    年少时亚德里恩都曾经遇到这类事件。

    成群结队的半兽人,穿着简陋的兽皮,拿着简陋的木棒和石棒,肆虐般的涌出幽暗密林,短时间内形成无法组织的趋势,彻底冲进前湾郡的领地以内,连绿松石堡和泥沼镇周围都会出现半兽人,还有那7座堪称最重要的村庄。

    至于然后?

    那就没有然后了…

    随着绿松石堡的部队出击,就轻松的击溃清扫了整片领地。

    那些半兽人经过了初期团结进攻的环节外,接着就迷失在茫茫的原野当中,肆意掠夺和屠杀间,也从整体的部落军团变成了零碎的强盗流寇。

    怎么可能是绿松石堡这些精锐骑士团的对手?

    它们连村庄都攻破不了!

    之所以应付起来麻烦,完全是对基础农业和商业的破坏太大。

    半兽人的掠夺通常发生在秋季,各种植物成熟的时候,就会冲出来掠夺一空,烧杀抢掠只是部分半兽人干的,很多半兽人在掠夺了足够的物资以后,不会停留太久,反而会主动往回撤退,就如同早已经有所商议了那样。

    …………

    这些毕竟不用亚德里恩考虑太多。

    跟着老欧恩来到城堡,正门打开,同样有全身重甲,并持盾佩剑的骑士在漠然守卫,进入里面后才发现,同样有相当数量的骑士们组成了巡逻队。

    亚德里恩微微挑眉,有些意外道:“这可是大手笔!”

    “没办法。”

    老欧恩公式化的微笑:“敌人很强。”

    洛菲德却相当惭愧的低头:“很抱歉我还未抓到凶手。”但他也对老欧恩辩解了句:“似乎和暗日教会有关,尊敬的欧恩管家,您应该也了解吧?”

    “暗日教会?或许吧!”

    老欧恩轻笑着带路:“曼德尔子爵在前面的卧室。”

    “咕咚。”洛菲德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他的头上满是冷汗,跟在两人后面显得颇有些惊慌失措,毕竟对即将到来的曼德尔子爵,他根本升不起丝毫违抗的心思,甚至连之前都准备好的说辞,也随着糨糊般的脑子而磕磕巴巴起来。

    亚德里恩则平静很多,漫步跟在老欧恩的后面走着,对于这仅是数周未见却犹如陌生般的环境,连长期生活过的熟悉感都消退了很多。

    “曼德尔老爷。”

    老欧恩带他们来到卧室的门外,轻轻叩动:“我带来了。”

    “嗯。”

    里面传来应答声。

    稍作停顿,曼德尔子爵那熟悉的浑厚嗓音在里面响起:“亚德里恩?”

    老欧恩同样稍作停顿,似是微微沉吟后点头:“对的,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

    房间内曼德尔子爵允许。

    而老欧恩也是微微欠身,对亚德里恩做了个请的动作:“少爷,请进吧。”不过他看着也想一同进去的洛菲德,却露出微笑:“洛菲德队长,您还请稍等,曼德尔老爷稍后会让您进去的,这点还请放松。”

    “…是吗?那我听从曼德尔老爷的安排。”洛菲德露出生硬的笑容,不过脸上的冷汗却哗啦啦的流淌,看向亚德里恩的目光也带着哀求和渴望。

    “嘎吱——”

    只是亚德里恩似是没看到般推门进去。

    房间内有些昏暗,虽然名义上是卧室,但旁边却又有办公的桌椅,桌面上放着大量古朴的书籍还有典籍,以及来自前湾郡各地的政令简报。

    平日里曼德尔午餐后,就是于此处理政务,发号施令。

    “父亲大人!”

    亚德里恩走过去微微欠身:“午安。”

    但曼德尔却依旧俯身在桌面上,用鹅毛笔在快速写着什么,似是没听到亚德里恩的问话,过了片刻后才开口道:“亚德里恩?”

    “是我。”亚德里恩点头。

    “嗯。”

    曼德尔依旧在拿捏着鹅毛笔写着信件。

    稍沾墨水,他的神色平静却带着肃然,房间内一时间只有书写而形成的“沙沙”声,亚德里恩也没打扰,安静的站在办公桌的前方,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奋笔疾书的曼德尔终于停下鹅毛笔在写的手,似是想到什么:“亚德里恩?”

    “我在。”亚德里恩回答。

    “好。”

    曼德尔点头,却似是遗憾又似是解脱般的点头:“好。”

    “什么?”亚德里恩疑惑。

    “好。”

    曼德尔却摇摇头。

    他继续俯在桌上奋笔疾书,快速的写着另一份信件,鹅毛笔上的黑色墨汁在洁白的信纸上留下了优雅的字符,这是贵族专用的优雅字体,对于曼德尔这位子爵来说,勇武只是表面,任何能担任绿松石家族的家主,其内涵绝对不低。

    只有强者才能成为家主,曼德尔同样如此,他写完了这封信件,用嘴巴轻轻地吹出空气让墨汁快速凝固在纸上,然后塞到信封里,滴上封蜡,并用戒指按下去。

    一颗如眼球般的圆形宝石模样的徽记。

    绿松石家族的族徽。

    这些都做完,曼德尔子爵才最终抬起头:“亚德里恩,我还记得你曾经对我提出过不少合理且有效的建议,从内政到建设,或是军事方面都有所涉猎,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