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42章.极为尊贵的血统

时间:2018-04-06作者:济府老赵

    面对亚德里恩近乎质问般的问题,就算负责城门的骑士也无法直接回答,只得是委婉的劝说道:“少爷,放下吊桥的滑轮卡住了,还请稍等,我们一会就能修好!”

    “卡住了?”亚德里恩看向城门上那满脸无奈之色的骑士,脸上露出玩味之色:“真的?”他也没等回答就点点头道:“既然你说滑轮卡住了那就卡住了,但是我要提醒你,如果在战时卡住,你这位城门的负责人,会被绞死的。”

    “那时肯定不会。”那个骑士很尴尬的伸手摸了摸脖颈,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我这就去找工人来维修!”不过他退下后却伸手抓过旁边的属下,那握紧肩头的力道让那个属下都脸色发白,他却不管不顾只是沉声命令道:“立刻去通知曼德尔子爵大人,就说亚德里恩少爷回来了,多余的不需要说,他明白的。”

    “是!”那名属下连忙点头,领命以后转身就快速的朝着城门下跑去,沿途都是驻守的岗哨和巡逻队,连城墙上箭塔上,都已经驻扎了大量部队。

    “真是晦气啊!”

    洛菲德面对紧闭的城门,脸色同样无奈。

    他策马来到亚德里恩身边轻声道:“没办法,少爷,从苏珊主母遇害后,绿松石堡就进入了很紧张的氛围,都能算做是战时戒严了,真的,这挺让人害怕的。”

    “害怕什么?”亚德里恩瞥了眼洛菲德:“你是杀害苏珊的凶手?”

    “不不不!”

    洛菲德连忙摆手:“这可玩笑可开不了!”

    他看了眼旁边没人注意自己,便有些尴尬的道:“您应该知道,亚德里恩少爷,绿松石家族从未有过如此情况,毕竟主母被劫杀在领地之内,若是放在王都,估计都能激起一片政治上的腥风血雨。”他说着语气也低了些:“谁知道这是不是政敌的手段?或许也和邪神有关!毕竟某些邪教可很钟爱流通有尊贵血统的贵族呢…”

    亚德里恩微微眯眼,他自然了解事情的真相,却似是无所谓的道:“你说尊贵血统?这可真的有够搞笑的!”他淡淡道:“我的苏珊主母出身哪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洛菲德点头:“牧羊女嘛!”他咽了口吐沫道:“但您和您的父亲可流淌着尊贵的血脉,毕竟是绿松石家族,真正传承了过三百年的贵族家庭。”

    “那又怎样?”亚德里恩对血统论一直嗤之以鼻:“这也和苏珊的死无关啊!”

    “实际上非常有关!”

    洛菲德低声道:“我近日追查凶手,虽说没查到什么线索,但也查到了以前关于对贵族的袭击案件。”语气稍顿他也尴尬的主动揭了老底:“其实也不是我查的,是听外来商人说的,就是关于有些邪教会故意袭击传承许久的家族。”

    “为什么?”亚德里恩来了兴趣。

    “为了血脉!”洛菲德显得很是慎重。

    “血脉?”

    亚德里恩微微挑眉:“血统吧?”

    洛菲德立刻点头:“没错就是这个!”他的脸上也带了羡慕:“据说是先祖流传下来的强势血脉,能够让后代诞生更多和更强的职业者!”

    “有点意思。”亚德里恩好奇,这还真是血统论为上的调调。

    “据说流传很久的家族就有血脉存在。”

    洛菲德详细道:“例如王都的家族。”

    他舔了舔嘴唇道:“据说王都的那些贵族们的先祖就有传奇级的职业者,因此他们当中的天才极多。”不过说着他的语气也有些发虚:“不过随着一代代的流传,血脉也会越来越衰退,最终直至成为普通人。”他说着话音越来越小,下意识的看向亚德里恩,自己也觉得说这种话似乎不对,只得垂头丧气道:“我没有影射您的意思…”

    “嗯哼?”亚德里恩到不在乎,嘴角微翘淡淡开口:“这对我来说也就是个不错的故事,而传说中那些达到传说级的职业者们,还不都是号称是神裔或半神血脉?”

    “对啊。”洛菲德咽了口吐沫:“所以说王都的那群家伙很强势呢!”

    “呵呵。”

    对此亚德里恩嗤笑:“谁管他们?”

    洛菲德也挠挠头道:“不过我觉得您也小心点为好,或许苏珊主母的死就是邪教为了绿松石家族的血脉而做的。”他的脸色也带了几分后怕:“毕竟泥沼镇里,竟然有暗日之主的教会,这可不是好消息。”

    亚德里恩瞥了他一眼:“这就是你一直收黑钱,却连泥沼镇什么时候被渗透成筛子,连暗日教派都能进来而无动于衷的理由?”

    “不不不。”

    洛菲德被吓得心惊胆怯:“少爷我真不知道。”他心虚的辩解道:“就算是知道我也不敢干涉啊,我就一个小小的治安官…”

    亚德里恩冷哼:“找理由?”

    洛菲德连忙恭维:“不过靠上了亚德里恩少爷您我以后就不怕了!”

    他很是卑微的低眉垂眼:“少爷,我的话都是为了您着想,您看连曼德尔子爵都将城堡戒严的这么紧密,就能知道苏珊主母的死,对老爷究竟有多么心悸。”他咽了口吐沫凑过去轻声道:“或许老爷的暴怒,只是为了掩饰恐惧呢…”

    “嗯?”亚德里恩微微眯眼:“你很懂我父亲的心思啊?洛菲德队长?”

    “只是为了您而考虑!”洛菲德低头。

    “好。”

    亚德里恩淡淡点头。

    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前方突然传出的呼喝声,以及缓缓放下来的吊桥,轻轻的开口道:“看来滑轮已经修好了。”轻磕马腹,他率先策马向前:“走吧!”

    “走!”洛菲德赶紧朝着身后十几米外的侦察骑兵们摆手示意跟上。

    …………

    三指宽木板被四条铸铁的粗铁索固定,随着绞盘和滑轮的作用,“嘎吱嘎吱”的落下来,最终横在那条五米宽三米深,底部还插有削尖了的木桩壕沟上。

    而内侧那以厚木板和铁架焊接而成的城门也缓缓打开,那名驻守城门的骑士带着30名身穿链甲,手持长戟的城堡卫队快速走出来,分列在两侧,看着前方小广场上正在带队过来的亚德里恩,态度也保持了应有的恭敬。

    “非常抱歉,亚德里恩少爷,最近事故频发,吊桥的滑轮疏于保养,竟然故障了让您在外面等了很久,这是我们的严重渎职。”骑士的态度更是恭敬。

    “你也知道这是渎职?”

    亚德里恩微笑。

    但他的身形却并未在战马上翻身下来,依旧骑在马背高高在上:“那么我想问你,在绿松石堡内,有严重的渎职罪,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呢?”他看了眼身后那座吊桥:“就按照战时,这座吊桥把领主挡在外面,而山下又有追兵来定论吧!”

    “…这。”那名骑士的鬓角流下冷汗,满脸都是尴尬,眼里也带着几分恼羞成怒,索性没有回答,反而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曼德尔子爵在等您。”

    “等我?好!”亚德里恩轻磕马腹进入城门:“仔细想想,我需要答案!”

    “是!”

    但那名骑士也硬气的回答一声。

    他身后的城堡卫队们都是有些恼羞成怒,不过却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没错,亚德里恩的确已经失去了继承人的身份,可他依旧是曼德尔子爵的儿子,自身还属于贵族阶级,这群平民或最基础的骑士,都没有丝毫可比性。

    或许只有那些获得村庄作为采邑,能培养属于自己的骑士扈从和随军侍从的时候,才能无视这种血脉带来的优越,但就算如此,也无法羞辱亚德里恩。

    因为亚德里恩就是代表绿松石家族的嫡系血统!

    城堡内。

    亚德里恩抬头看去。

    外庭处的城墙上都有弓箭手和重弩手在站岗。

    同时就在外庭的空旷地带,大约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广场上,还有整齐列队的城堡卫队在列队等候,都是手持长戟,身穿链甲,极为英武的模样。

    这些就是绿松石家族的底蕴之一,都是级别为二级的精锐战士,自幼训练长戟作战,可谓专精长杆武器,并且在重甲的保护下,寻常的游兵散勇根本突破不了他们的防线,就凭他们这500人的规模,就足以依托这座城堡挡住数以倍数的同级别敌人。

    “真是精锐啊!”连洛菲德都感慨万千,他身后的10名侦查骑兵都不敢多说话,这也是他们这些泥沼镇的部队,能对绿松石家族保持敬畏的原因。

    “精锐?”

    亚德里恩则更加清楚:“真正的精锐还在里面!”

    他微微向前点头示意,内庭的城门缓缓打开,白发苍苍的老者走出来,身后还跟着身穿链甲,手持长枪身穿双层链甲,外罩亚麻长袍的骑士:“绿松石骑士团,50名骑士,300名骑士扈从,以及500名重骑兵组成的绝对武力。”

    正说着那老者来到面前,虽说头发已经银白却打理的极为整齐,行走间也带着时间沉淀般的优雅和稳重,满是贵族应有的体面,虽然他是管家也一样如此。

    老欧恩不卑不亢的弯腰行礼以表敬意,温声问道:“亚德里恩少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