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36章.白腹隼雕的观察

时间:2018-04-02作者:济府老赵

    亚德里恩的眼眸阴郁,因为他知道这封信属于苏珊。

    寥寥数语已经随着信纸的燃烧而殆尽,化为灰黑色的纸灰散了满地,连房间里都有几分烟气的晦涩,便是窗外的微风徐徐,也吹不散内里的压抑。

    虽然这封信属于苏珊,但寄信者却另属他人,这点他自然清楚。

    费多的脸上同样肃然。

    他不识字,或者说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

    但他还是揣摩的出,亚德里恩这位主人的心情极为不佳,尤其是看了这封信以后更是尤为压抑,就仿佛沉甸甸的放入了什么重量,有些难以承受。

    这样说也没错。

    这封信里的话,总结出情报,可以说有点出乎意料。

    亚德里恩都没能想到,自己的这位苏珊后母,竟然还有个隐蔽的血脉计划。

    他从未了解过,更没有听闻过,完全不清楚这所谓的血脉计划到底是什么,哪怕他自幼生活在绿松石堡,整天都和这个苏珊后母居住生活,却真的没想到。

    “走眼了!”

    亚德里恩沉沉的呼出一口闷气。

    的确是走眼,或者说是他自己根本没有在乎。来自现代穿越者的优越感,让他对这个世界的土著有些隐隐的倨傲。同时也是作为贵族家庭的大少爷,自幼培养礼仪,被灌输了所谓的上等人思想,然后瞧不起这个出身牧羊女的后母苏珊。

    简单来说这就好比有钱人对贫困者的蔑视,而在这个中世纪时代般的异界,被灌输十几年贵族思想的亚德里恩,对自我的价值观,依旧造成了少许冲击。

    尽管看上去他温润尔雅,举手投足间都有着属于贵族的优雅和体面。

    但是这就真的是亚德里恩的表面。

    在骨子里。

    结合前世的现代生活,他的优越感,要比贵族还要强!

    这也是为什么他和这位苏珊后母的关系冷漠的缘故,当然介于他生母的缘故,就算没有捅破,两者的关系也好不起来,这是血仇般的关系。

    谁穿越了没个天命光环加持的主角妄想?

    只是现实骨干。

    亚德里恩的优越观念在死亡沼泽之行后才完全转变过来。

    那是他所面临的,真正的死亡威胁,现在想想都后背发凉,若是当时走错一步现在活着的都不是他。但能在两个女人的反复牵扯和互拼中活下来,还成了最终的黄雀,亚德里恩在感谢前世和今生的积累同时,心底也泛出了几分后怕。

    伸手敲着桌面,亚德里恩的思绪在极具转动,尽管身体极度疲倦,但他的精神却还反常的在异常亢奋,尤其是联想到死亡沼泽一行,他喃喃道:“计划?”

    “计划?”费多在旁边也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苏珊那老家伙的计划?”

    “嗯?”

    亚德里恩却突然抬起头:“你说什么?”

    费多愕然:“我的意思是说…苏珊主母她是不是有什么险恶的计划?”

    “没错。”亚德里恩脑中的灵光瞬间被抓住:“就是苏珊的计划,当时在寝陵遗迹的时候,我曾经听她说到过,似乎也是关于改造血脉的计划?”

    “我不清楚…”费多脸色羞愧,当时他已经被摔晕了还未清醒过来。

    “但我清楚。”

    亚德里恩眯眼,脑海中回忆出当时苏珊和翠西的话。

    智力的加点带来的不是高智商,而是对数学的计算和分许速度提高,就算是回忆也能清楚的浮现,类似高级心算和过目不忘,但这种能力恰恰是目前的亚德里恩最需要的,短暂的沉思片刻,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真是心大呢,苏珊!”

    在寝陵遗迹内的时候,翠西就已经说明了要将亚德里恩作为祭品,向沉眠在星界的河流与沼泽之神献祭,以图复活这位神祇。然后就要在他借助亚德里恩的身躯刚刚复活,却还无法高举神座的虚弱期,**后获得神之精华,诞下拥有神祇血脉的子嗣,创造新的神裔家族,一个近乎疯狂的计划。

    这非常合理,复活神祇后理应获得的奖励,拥有直系神祇血脉的家族,将会能轻易诞生出传奇级别的高等战力,若是天赋足够好,连半神级别都有可能达到。

    但这个疯狂的计划却被更加疯狂的苏珊所破坏。

    说是疯狂还算轻松。

    因为苏珊的计划不是复活神祇,而是弑神,借助谎言之王希瑞克的阴谋神格,来抹杀刚刚复活,却还处于虚弱期,短时间内连传奇级别都达不到的神祇。

    所以说这是极为疯狂的计划,也就疯到狂妄的希瑞克才会欣赏这种计划。

    苏珊为主导的疯狂计划。

    只要亚德里恩这个神祇的复活躯体被杀掉,然后又作为祭品带回泥沼镇,献祭给暗日,也就是谎言之王希瑞克,那么根据苏珊的说法,就能让亚德里恩的弟弟,巴莱特,带来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走上强者的道路。

    亚德里恩微微喘息,分析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基本的原委已经清楚。

    暗日教会的疯狂阴谋。

    和他有关。

    而且联系还极为紧密。

    在原本的计划中,他就是负责成为神祇祭品的那位躯壳。

    只是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反倒是他成了黄雀,还获得了晋升似的变化,不单完好的回到了泥沼镇,还趁机将暗日教会的据点给拔除,反将了一军。

    虽然这种将军,也让亚德里恩暴露,但没关系,他不打算继续在这等待。

    最关键的。

    他也有了足够的自保之力。

    微微沉吟,他伸手对费多向外摆去:“现在没你什么事了,回去睡吧。”同时他也叮嘱道:“明天不要起的太晚,尽量给我安排人盯紧车行的动态,看看两大教会是怎么处理暗日教会的,如果可以。”他的眸子里闪过阴郁:“给我协助!”

    “协助?”费多咽了口吐沫,语气有些担忧的道:“这倒是好办,可如果面临暗日教会的反扑或报复,就凭烂藻帮的实力…未免可笑了点。”

    “烂藻帮?”

    亚德里恩嗤笑:“你喜欢这个帮派带给你的地位?”

    他坐在椅子上,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别让幻想蒙蔽你的思维,费多,这个烂藻帮只是替我们处理见不得光的黑手。”他语气肃然:“而现在,你认为这个烂藻帮,依旧有能力跟紧我们的脚步?”

    “抱歉。”费多惶恐的站在旁边低头:“请原谅我的妄想。”

    “你该放弃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亚德里恩眯眼:“我们才是自己人。”

    他的手指轻点桌面:“费多,记住我的话,烂藻帮只是个低贱的帮派,别看它现在还在泥沼镇耀武扬威,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很大,比泥沼镇更繁华的城镇,简直比星辰还要多,目光要长远,不要局限在这小小的泥沼镇!”

    费多点头:“我明白了!”

    亚德里恩这才挥手:“那就下去吧,别忘了派人去打探暗日教派的残余,如果发现了就立刻去两个教会那汇报,我想他们很乐意协助处理。”

    “是!”

    费多应声,恭敬的行礼后离开。

    亚德里恩则是依旧坐在椅子上,等声音消失以后,沉吟片刻确定自己没有感应到任何可疑的波动,才最终起身来到房门处,关上木制的门闩,来到床铺前脱下衣服躺在羊毛毯和天鹅绒铺垫的床铺上,随着全身都仿佛从紧绷进入柔软的感觉,一股来自心底的疲惫和困倦也涌上来,直接席卷了他的灵魂。

    但是他闭上的双眼却未有真正睡去,反而两眼还在微微的转动,尤其是左眼更是如谨慎打量般的模样,极为细致的就如同真的在远眺某处风景。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泥沼镇上空。

    一只神骏的白腹隼雕正在振翅翱翔,顺风于上空百米处。

    那是泥沼镇的某处平民区,毗邻城门地段也较为方便,属于很多猎户或采药人的住所,也是不少没有钱在东部商业区建立事务所的小商队,设立总部的好地方。

    白腹隼雕拍打着翅膀来到一处车行,坚硬的鹰爪扣住树干。

    “嘎——”

    轻叫声在夜色中并未引起怀疑。

    而就在白腹隼雕所处的树干外,就是那座车行的木屋,亚德里恩之前离开的地方,不过目前洛菲德和他的民兵们已经撤离到了外围,内侧全部被穿着淡绿色长袍,或是淡紫色长袍的魁梧战士占领,泾渭分明的罗列两侧,冷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穿着淡绿色长袍的战士是农业女神教会的护教战士,淡紫色长袍的战士,自然也是秩序与贵族之神的护教战士,他们等于神权体系的正规军,素养极高。

    至少泥沼镇的民兵在他们面前,松松垮垮的就和地痞无赖没什么区别。

    白腹隼雕观察的自然不是他们。

    或者说。

    背后的亚德里恩观察的不是他们!

    远在千米以外的亚德里恩,已经有足够的感知和这头来自《刺客信条》的白腹隼雕联系在一起,借助鹰眸和动物的隐蔽性,打算查看两个教会的处理方式。

    没人会怀疑一头站在树干上假寐的隼雕,同样在枝叶的遮挡下也没人在乎。

    只是在想向前就不行了。

    哪里有隼雕会飞到窗户旁观察?

    这典型就是有鬼,毕竟这个世界可是有各种职业者,别说拥有变化系的法爷,就算是德鲁伊都能变成隼雕,乃至是各种拥有类法术的术士更是诡异到离谱!

    而就在木屋处,有个完全身穿淡绿色长袍,手持法杖,明显是个牧师职业者的老头走出来,颤巍巍的模样须发皆白,脸上同样满是岁月留下的皱纹,不过就在鹰眸中,那双眸子却无比平和,就如同什么都撼动不了他的内心。

    “嗯?”这个老者抬头,目光却突然和白腹隼雕的眸子对上,平和的目光似是直视背后属于亚德里恩的眸子,就如同看透了那般奇妙。

    “嘎——”

    白腹隼雕瞬间拍打着翅膀飞到天空消失在夜色中。

    那个老者则有些疑惑的皱眉,平和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感兴趣,拄着法杖朝着外面走去,身穿淡绿色长袍,里面却鼓囊囊穿着链甲的农业女神教会的战士们纷纷行礼,连那些穿着淡紫色长袍,里面同样穿着链甲的秩序和贵族之神的战士,一样低头致敬,显然这位老者的身份,在泥沼镇中的地位并不低。

    而在自己的事务所三楼,亚德里恩则微微眯眼,他当然认识这个老者,毕竟绿松石家族也要对两大教会表示礼遇,宴会邀请时也曾经见过这个老者。

    农业女神教会的在泥沼镇本地教会的主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