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26章 被迫成为的黄雀

时间:2018-03-24作者:济府老赵

    系统的提示很突然,刚好就在金光爆发前出现在了亚德里恩的视网膜上。

    就在这股庞大的威压碾过寝陵大厅后,原本浑身趴在地上的亚德里恩也摇晃着脑袋,甩掉满头的灰尘,两手撑着身子站起来,目光愕然的看着周围。

    “…这是怎么回事?”

    亚德里恩的眸子微缩:“这是…哪?”

    原本以金砖铺设而成的地面,此时在他的眼里却化为了普通石块铺设的地面,还有周围那金光闪闪的柱子,包括还镶嵌有无数宝石组成图案的墙壁,都成了破破烂烂的,已经倒塌的模样,材质也都是普通常见的石头而已,只不过大了点。

    甚至那些原本有繁琐工艺的吊顶,包括周围的墙壁和华柱,此时显露出普通石头的模样,还因年久失修而造成的坍塌,让这座建筑无比破烂。

    根本没了之前那宏伟壮观的寝陵模样,反倒是如废弃百年的烂尾楼!

    “该…该死!”

    身后却传来咳嗽声。

    就在坍塌的乱石碎块中,有数道人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言语里都是极度的恨意:“那个婊杂竟然敢爆掉神力,现在我们离开了那座真正的寝陵,回到了主位面!”

    有个嗓音尖锐的女声也极度愤恨的响起:“把那个婊杂给我抓起来,我要把她的尸体割碎了喂狗!”就在碎石中,穿着破破烂烂的黑色貂绒大衣的人影站起来,浑身都是灰尘,娇俏的脸上也都带着血色:“我要亲自肢解了她!”

    “苏珊和…她的爪牙?”亚德里恩瞬间蹲在乱石后面,刚好能遮掩住他的身子,而经过了之前的异变,他感觉自己仿佛和自然融为了一体。

    这是很奇妙的感觉,亚德里恩眸光微闪:“打开数据面板!”

    …………

    姓名:亚德里恩

    职业:德鲁伊(lv5)法师(lv2)

    种族:人类(???)

    神力:???

    状态:健康(极致)

    属性:力量10(+3)、灵敏10(+4)、体质15(+5)、智力20(+5)、感知20(+4)、魅力20(+7)

    天赋:自然蒙恩(被动)、虚空亲和(被动)、清澈心灵(被动)

    技能:一级召唤自然盟友、???(可选择)、???(可选择)

    法术:???(零环戏法x4)、???(一环法术x3)、???(二环法术x2)、???(三环法术x1)、???(额外法术位x2)

    …………

    “果然!”

    当亚德里恩看到自己的数据栏顿时眸子紧缩。

    此次变化就算成为进化都没问题,不仅体会在属性栏上直接暴增28点,各个属性都达到了同龄人难以匹敌的程度,在天赋、技能上也有了增幅和变动。

    例如新增加的天赋——清澈心灵(被动)。

    还有自然蒙恩与虚空亲和。

    显然这两种天赋也经过了增幅,连名称都有了少许变动,效果也大大增强。

    这让亚德里恩有些诧异到难以置信,他能清晰的感应到自己对自然的亲和到了一种鱼水交融的地步,并非只是单纯的掌控,而是如臂使指般轻巧,甚至不能归结到训练能达到的高度,而是一种刻印在灵魂深处的…本能!

    就好比他蹲坐在这处寝陵废墟的坍塌物后方,若是不仔细观察,就很容易将他和周围的杂草碎石及烂泥混合在一起,潜意识的将他彻底无视掉。

    换句话来——他就是自然!

    而在眼前他也自然而然的浮现出对话框。

    在脑海中,亚德里恩同样如德鲁伊般在自然的启迪下,获得了整套的法术,不需要常规的老师传承和学习,完全就在自然泛意识的沟通中,学会了这些玄奥的法术。

    作为五级德鲁伊,他已经有了能沟通自然而施法的能力。

    这次的升级还有很多细节。

    可亚德里恩现在却没有时间来细细查看。

    因为就在前方那已经变为废墟的寝陵大厅中,有嘈杂的脚步声响起,同时带着几声痛苦的呜咽和咬牙切齿的喊声:“找到了,这个婊杂在这!”

    他抬头看去,两个走路一瘸一拐的战士正提着个穿着黑袍,体格明显娇的人影走过来,随意的扔在冰冷且肮脏的石块上,甚至还不解气般的重重的踹了几脚,喘着粗气怒声道:“差点被这个婊杂该死!”

    “翠西?”苏珊那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微笑,扭头看着旁边因为挡住能量波而死去的3名死灵系法师,她摇摇头很是遗憾的道:“计划差点成功了呢!”

    “咳咳…咳咳咳…”翠西在咳血,鼻腔里都冒出血来。

    “灵魂蠕虫的滋味不错吧?”

    苏珊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我喜欢死灵系法术的原因就在这。”她轻笑着道:“能看着自己的敌人,在极致的痛苦和怨恨中却只能徒劳的死去。”

    “啊?”翠西那极度痛苦的脸上露出狞笑:“你在我?”

    “不是么?”苏珊耸肩:“还能谁?”她看着还活下来的那两个战士,瞥了眼不远处还在乱石碎块里的几个低级死灵系法师:“你是那个向导?那个老家伙在面对冲击波时就被击飞出去,或许已经落在沼泽里了。”

    苏珊扭头向后看看,眉宇间也带了几分可惜:“哦,原来是挂在了门上,真是恭喜你,他的头和大腿都亲密接触了,应该是死了。”

    “死了好。”翠西露出被鲜血染红的牙齿:“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

    苏珊拔出那把漆黑的匕首。

    目光似是寻找着什么,随口道:“快吧,我解决完已经被神祇意识注入的亚德里恩,就能结束这一切了,我亲爱的妹妹,你也要结束这一切了。”

    “父亲真的爱我们吗?”翠西笑了笑,沙哑着嗓子道:“爱吗?”

    “什么意思?”苏珊眯起眼睛。

    “还真是狼狈啊,姐姐!”

    翠西的呼吸还平稳,尽管已经无力再动,可看着苏珊那满脸是血的模样,眉宇间也多了几分得意,喘息着道:“怎么样,我亲爱的苏珊姐姐,这是父亲给我的力量,能够引爆圣徽内残存的神力。”着她也带了几分遗憾:“如果索贝克还未殒落,仅凭圣徽内的神力,就能让你们这些烂渣全部都在这世间被抹除!”

    “哈?狼狈?”苏珊气急反笑,遍布伤痕和烂泥的黑色貂绒大衣下,一双崭新的细牛皮靴伸出来,狠狠地踩在翠西那被长箭贯穿的手腕上捻动:“谁狼狈?你到底知不知道在些什么?父亲大人还是爱我更深的!”

    “呃啊…”翠西发出痛苦的闷哼,脸上已经满是冷汗和痛苦。

    “…我无意打扰。”

    亚德里恩却突然伸出手有些迟疑道:“可是能不能请,稍等一下?”

    “谁?!”那两个走路一瘸一拐的战士瞬间惊骇,手里的铁剑紧握,满是伤口的身上发现了在塌陷处走出来的亚德里恩,眉宇轻松了很多:“亚德里恩?”

    亚德里恩耸肩:“没错,是我。”

    “喔,看看是谁?”

    苏珊也拿起自己的法杖。

    用手撩了撩自己耳边的卷发,满是血污的脸上却有些狰狞:“真是想不到,在我还在寻找你的时候,你竟然还自己出来了,很的是懂事的好孩子。”

    “当然,苏珊母亲。”亚德里恩微微抚胸欠身:“在这见到您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

    苏珊微笑着点头:“你都知道了?”

    不过她也摇摇头道:“无所谓,知道不知道没关系。”她的眸子里带着冰冷,握紧了手里的漆黑匕首:“现在来告诉我,你愿不愿意为了你最亲爱的弟弟,巴莱特,今后的前途,进行一种非常伟大的献身呢?”

    亚德里恩眨眨眼:“当然不愿意!”

    “你在耍我?”

    苏珊的脸色阴沉:“你以为这里由的了你?”

    她手里的法杖缓缓举起:“翠西这个婊杂是个四级塑能系法师,而我也是个死灵系三级法师,没想到吧?”她的脸色带了几分狰狞:“现在,亚德里恩,我告诉你,知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就是被我下毒害死的!就因为她瞧不起我!”

    “嗯哼?我的母亲?”亚德里恩微微眯眼:“你是在逼我向你复仇?”

    “复仇?”

    苏珊狰狞的笑着:“就凭法师学徒的你?”

    亚德里恩下意识的看了眼还在苏珊脚底的翠西,却发现这个俏丽的半精灵正对他咧嘴呲牙,露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呵呵。”

    “有趣吗?”苏珊的牛皮靴猛然踩在翠西的脸颊上狠狠碾着,目光看向亚德里恩却无比阴冷:“我成为牧羊女以后,只能吃磨碎的豌豆掺上麦糠所制作的黑面包,你们知道那种滋味究竟有多难受吗?我知道!那种如刀子滑过咽喉般的感觉简直让我想要立刻去死!可是为了父亲大人我却还在坚持!”

    她看着亚德里恩伸长了脖颈似是在倾诉:“终于我成了你那高贵母亲的临时女仆,每周都要去为她缝纫衣服,可是就因为我的模样漂亮,和她在面容上有些类似,你那个出身王都的母亲竟然就对我不屑一顾!”苏珊狞笑:“然后我在她的下午茶里每次都加入一点剂量的毒药,终于在两年后她死去了,而我也成功的借用父亲大人的帮助,和你的父亲结合,可是却依旧成了你母亲的替代品!那个该死的,瞧不起人的贵妇的替代品!我非常不甘心!哪怕是我生了魔法天赋是a+的巴莱特都不行!”

    “等等。”亚德里恩微微耸肩:“可是巴莱特已经是绿松石家族的继承人了,我也没有争取什么,为什么你还要把我往死里逼呢?”

    “你死了才让我安心。”

    苏珊低头沉吟:“就是这样简单。”

    她抬起头看向亚德里恩,手里那漆黑的匕首对准他:“这是谎言之王希瑞克的致命剃刀,杀死已经融合了殒落神祇的你,就能获得暗日的钟爱,然后我就能祈求希瑞克冕下降下神恩,让我的儿子巴莱特,成为更强的人!”

    “我觉得你的脑袋。”亚德里恩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用以比喻:“是不是有些不正常?真的,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觉得你很古怪,有精神类疾病?”

    “任凭你怎么,你会死。”苏珊毫不在乎的露出狞笑。

    “是吗?”

    亚德里恩看了眼四周:“我觉得不可能。”

    苏珊和那两个原本都在狞笑的战士,脸色却突然僵硬起来,因为不知何时,就在四周的废墟遗迹当中,一头头有着灰黑色皮毛如鬣狗般大的怪异生物,正瞪着绿油油的凶残眼神,缓缓出现并包围了过来,数量不菲。

    “嘎——”

    一头白腹隼雕拍打着翅膀落在这座遗迹最顶端的墙壁上,鹰爪卡在被风雨吹打而出的石缝间,似是觉得非常有趣,正歪着脑袋看着底下的情况。

    “这些…是什么?”苏珊的眸子里带起惊惧之色。

    “老鼠。”

    亚德里恩笑笑:“就是大了点。”

    他伸出手,缓缓打了个响指,随着虚空中出现波纹,一头头如狮子般庞大的巨狼瞬间如风般冲出来,亮起獠牙,低声嘶吼着彻底包围了那手足无措的三个人。

    “你…”苏珊已经无法话。

    “正如你见。”

    亚德里恩颇有些无奈的耸肩:“我是被迫成为黄雀的。”他看向还在苏珊脚底,脸上看着自己依旧带着那种疯狂笑意的翠西,轻声平静的道:“发生现在的事情谁都不想,可谁让你们一定要两败俱伤呢?你们,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