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25章.谎言之王的阴谋

时间:2018-03-23作者:济府老赵

    就在这座大厅的角落,一个干瘦的老头正举着一把战弓站在那,神色平静,反手又是在背后的箭囊里再次抽出一根箭矢,遥遥的瞄准了这边。

    赫然是那之前狼狈的,被驱赶进门内当做探路石的老向导!

    “竟然是你这个老东西?”

    翠西捂住自己的手腕,痛苦的发出哀嚎,整个俏丽的瓜子脸上都是因疼痛和愤怒而扭曲的狰狞之色,实际上就算是她都没想到,最后出来还对自己造成巨大创伤的是这个老家伙:“你竟然没死?你以为现在出来,就能改变一切…呃!”

    她的话根本就没说完,角落处的老向导轻轻松开紧扣住弓弦的手指,随着蓄足力的弓臂微晃,那根搭在上面的利箭划破虚空瞬息而至。

    “嗖——”

    又是凄厉的破空声,瞬间钉在了翠西的大腿上。

    巨大的力量直接让翠西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哀嚎着直接跪倒在地,娇好的面容上全是狰狞和扭曲,但眸子里却带着疯狂:“就凭你?”她在怒吼:“杀了他!”

    “该死!”

    那5名黑袍随从反应过来,提着长剑就冲过去。

    但还没等他们跑了几步,数道灰黑色的光线就直接在金柱后出现,直接命中了他们,随着脚步的迟疑,他们的脸上都瞬间出现了一股灰黑之色,哼都没哼一声,哐当就跌在地上,一动不动,彻底没了生息。

    “衰弱射线和负能量射线?”

    翠西的眸子里出现绝望。

    她凝视那远处收起战弓,冷冷看着自己的向导,目光却扫向旁边的金柱后面:“死灵系的法师?”她发出惨然的笑:“死亡沼泽里盛传的黑法师就是你们!”

    “没错。”金柱后出现了娇媚的女声:“就是我们。”

    “这声音…”

    翠西狰狞的俏脸却瞬间抬起。

    连不远处,故作虚弱的亚德里恩都趴在地上,尽管头都没抬,但眸子里却带着森冷:“这次可真是卷入了一个麻烦里了!”

    翠西近乎尖叫着终于说出那个名字:“苏珊!”

    “嗯,是我。”

    穿着华贵貂绒大衣的女子袅袅走出。

    十指上都带着各式的宝石戒指,而手里还拿着一柄小巧的法杖:“翠西,最受父亲喜爱的妹妹,真是没想到。”她露出微笑:“在这见到了你。”

    “你竟然做出这种事!”翠西愤怒浑身都在颤抖:“你背叛了父亲的计划!”她的眼球里都布满了血丝:“苏珊!”

    “背叛?”

    苏珊袅袅走到祭坛这边,眼波流转:“谁说的呢?”

    她轻笑着向前,身后同样跟着3名笼罩在黑色兜帽里的法师,以及手持战弓的老向导,外加9名穿着镶铁皮甲,手持铁剑的战士:“我们来到这,可都是根据父亲大人的指示呢。”语气稍顿,她的微笑里带着得意:“父亲大人单独安排给我的命令。”

    “不可能!”翠西愤恨的尖叫:“你就是背叛了父亲!”

    “我喜欢你这副哀嚎的模样。”

    苏珊微笑。

    她缓缓蹲下,极为昂贵的黑色貂绒大衣蹭在血上也不在乎,反而还伸出白嫩的手抓住翠西的头发,勒起那娇俏的瓜子脸看向自己:“真是漂亮。”

    “呸!”翠西朝着她吐了口吐沫。

    “真是个小野猫。”

    苏珊毫不介意那口水在脸颊留下。

    微笑着松开手,但眸子里瞬间出现森冷,反手重重的抽过去:“可是你有些不明白,现在是谁占据了主导!”

    “啪——”

    清脆的耳光声出现。

    苏珊看着脸颊顿时红肿起来的翠西,眼里的森冷更带着得意:“凭什么父亲每次都选择爱你?凭什么你会仗着父亲的宠爱而拥有一切?”她的脸上同样带起狰狞:“我才是最爱父亲的那个,却为什么要远离父亲,成为玩具被送给别人?为什么?!”

    “你…该死…”翠西的嘴角出现鲜血,但因为手腕重伤,大腿重伤,却连施法都不可能,只能用愤恨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但现在好了。”

    苏珊轻笑的站起来,擦掉脸上的口水。

    伸手在怀里的貂绒大衣中掏出一把模样漆黑的匕首,目光看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亚德里恩,轻声呢喃道:“仅以谎言之王希瑞克冕下的名,献上殒落神祇复生的可能,赐予我无上的荣光!”

    “谎言之王…希瑞克?”翠西扫过那漆黑的匕首,眸子瞬间缩起:“那个以编织各种谎言与阴谋的圈套为乐,将深陷其中的神祇与凡人导入毁灭的邪神!”

    “闭嘴!”

    苏珊却阴沉着面孔吼道:“这是世间对吾主的污蔑!”

    可是她却神经质般的笑起来:“不过也多亏了你,我的翠西妹妹,父亲让我收割即将重生的这个神祇,用作献给谎言之王希瑞克的祭品,这可真是太棒了。”

    翠西咬牙:“这一切都是你在后面指使?”

    “没错。”

    苏珊点头承认了:“但你说错了一点。”

    她微微笑着:“是父亲告诉我如何做的。”苏珊看着翠西那不甘的模样,脸上的得意简直无法掩饰:“父亲还是爱我更深的啊!”

    “…这不可能!”翠西眼里带起绝望和不敢置信。

    “没什么不可能。”

    苏珊矜持的轻笑:“你眼前就是事实!”

    她翻身指着旁边的3个死灵系法师淡淡道:“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来到了这?还不是父亲一直在派遣手下前来清理死亡沼泽,并且为你解决了这处寝陵里大部分危险?”苏珊昂起白嫩的脖颈:“就如同你说的,你太天真了。”

    “…父亲大人怎么可能…”翠西眼里只剩下茫然。

    “来让我告诉你真相吧。”

    苏珊轻声呢喃:“你的存在从开始就是错误,你的母亲只是个卑贱的精灵族女奴,却机缘巧合怀孕了,然后就生下了你。”她的脸上带着扭曲:“然后你那精致的小脸从6岁就被父亲所宠爱,所以才会将本该交给你的任务让我来做,来到这荒凉偏远的前湾郡,被牧羊人收为养女,然后又被曼德尔那个绿松石家族的当做她原本妻子的替代品,悲惨的活在一个被谨慎编织的牢笼当中。”

    微微扭头,苏珊看向旁边趴着的亚德里恩,眸子里更显愤恨:“尤其是我知道了那个女人在曼德尔这个该死的家伙心里,究竟有多么的重要时,我就忍不住嫉妒。”她的手握紧自己的胸口:“我从没有人真正的爱过,我真的嫉妒,就算是这个该死的亚德里恩我也在嫉妒。”

    “父亲大人…”翠西却依旧茫然,根本没听进去。

    “不过我有了儿子,魔法天赋是a+级的巴莱特,我最钟爱的儿子有成为高级法师的天赋,这或许就是命运对我的回馈!”

    苏珊的脸上同样带起狂热:“知道么,翠西,父亲大人让你成为索贝克的信徒,原因就是让你打开这道门,然后拿着在遗迹里找到的圣徽,取信于已经殒落的,急切想要复活的这位河流与沼泽之神的信任,从而让我能拿着谎言之王希瑞克冕下的匕首,杀死已经复活却还处于虚弱期的神祇,收割他的神魂和神性,作为最顶级的祭品!”

    说着苏珊神经般的嘿嘿的笑起来:“然后我的儿子巴莱特就能获得父亲大人的帮助,走向如父亲大人那样伟大,那是我的儿子,我的延续!”

    “…那我呢?”翠西茫然的眸子里终于聚起丝丝希冀。

    “你?”

    苏珊的语气猛然冷漠:“就在这去死吧!”

    她手中那小巧的法杖抬起,眸子里无比残忍和快意:“带着我曾经对你的一切负面情绪,就在这座寝陵里,烟消云散吧!”

    “不!”翠西却猛然抬头嘶吼:“你想都别想!”

    “灵魂蛀虫。”

    苏珊却直接施法。

    一道淡淡的黑点瞬间射入翠西的体内,顺着伤口似是出现了蠕动的物体,让那原本因伤势过重而失去知觉的翠西,都痛苦的哀嚎起来。

    这是死灵系的一环法术。

    让目标的身体和灵魂逐渐腐朽,是源自灵魂和肉体的双重伤害!

    在往日这也是对敌人折磨的手段,在死灵系法师中极为常见,因为这些常年以尸体和器官,以及冤魂相伴的死灵系法师心里,正常人的思维早已经消逝,哪怕是隐藏的再好,也会随着研究死灵系法术而变得越来越偏激和憎恶生人。

    苏珊的偏激心理,在贵族圈子里被当做没见识的牧羊女,在平常人家也只是被当做悍妇,不过在死灵系法师当中,只能算初学者的平常心态。

    “我竟然是牺牲品!”

    可翠西在极度的痛苦眸子里也出现了无穷的恨意。

    扭头看着旁边金光逐渐消散,而那亚德里恩也逐渐恢复平静的模样,眼里的恨意也瞬间成了决然,扭头看向苏珊,她咬牙道:“你以为你赢了?”

    “难道不是吗?”苏珊把玩着那把漆黑的匕首:“你以为你还能施法?”

    “施法?”

    翠西粗重的呼吸着。

    她环视了站在面前那漠然的3名死灵系法师,以及那个手持战弓的向导,还有那9个穿着镶铁皮甲的战士,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爆!”

    “轰——”

    就在她的头顶祭坛处,原本还在散着金光微微漂浮的圣徽,瞬间爆裂!

    无穷的金光瞬息间充斥了这座寝陵的大厅,带着一股无上的威势疯狂的倾泻而出,目标刚好是直冲着翠西的那些死灵系法师和随行的战士,轰隆隆的爆发,完全就是以最精纯的力量,用最不讲道理的方式碾压过去!

    而就在此时,金光爆发中那祭坛和黄金铸造的神像也似是活了过来,眸子里带着愤恨,可是当他的目光扫过苏珊惊恐间举起的手,以及那手里的漆黑匕首时,目光更是恼羞成怒:“谎言之王希瑞克…你竟然敢…”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说完,就如同耗尽了力气般瞬息随着那爆发的金光而消散。

    亚德里恩趴在地上。

    不过。

    就在视网膜上对话框已经刷新完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