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22章.接受现实的向导

时间:2018-03-20作者:济府老赵

    巨门的金黄色已经黯淡下去,因为那浓郁的血网已经附着其上。

    一条半米宽的缝隙稍稍打开,里面依旧是金碧辉煌,只是在外界随眼看去,都能发现那通体以金砖铺成的梁柱墙壁及地面,外加镶嵌在上面无数精美的各式宝石。

    自有光亮在内中流转照耀,似是让里面化为了黄金铸造的殿堂。

    就在墙壁两侧还有镶有黄金纹路的石像。

    鳄首人身,手持长柄战斧,高度接近三米,身宽体大,威风凛凛的站在原地,数量不少,似是这座寝陵的护卫,更增添了这座寝陵的威仪。

    无愧是神之寝陵!

    只是外面没人敢轻易迈步,同样因为这是神之寝陵。

    那以金砖铺设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骸骨,各式各样,在金光中依稀能辨识出还未腐朽的盔甲和武器,以及散乱在骸骨中的石像碎块,分明就是被破坏过的样子。

    看样子这座神之寝陵,并非如外界所看的沉寂模样。

    而是充满凶险!

    就在门口。

    已经解决完如何进门问题的翠西却犹豫了。

    不仅是她,那5名黑袍随从同样沉默不语,显然在心里有所忌惮。

    亚德里恩此时却缓缓睁开眼,鼻息间嗅到那浓郁的血腥味,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知道,跟随自己的那10个蠢货,现在已经死去,成了进门时的祭品。

    他的眸子看向前方的巨门,一股属于自然的力量便轻轻的笼罩了他。

    那鲜红的血网已经蔓延至巨门的每个角落。

    亚德里恩却看的更深。

    就在血网弥漫的少许血雾中,透过自己的眸子,或是某种奇特的感应,他能察觉到其中有怨魂在痛苦的哀嚎,带着怨毒和不甘,以及来自灵魂深处所迸发的诅咒。

    只是随着血网的流转,那怨魂在极速衰弱,所谓诅咒都伤不到他半点毫毛。

    “这又是…”

    亚德里恩低眉微叹:“何必呢?”

    翠西那带着玩味之色的眸子却直直的看着他:“不行?”

    亚德里恩摇头:“无所谓吧?”

    “那就好。”

    翠西笑笑:“虽说我也觉得无所谓。”

    她精致的俏脸上带着满足:“不还是留下了两个么?”抬起藤制的法杖点了点亚德里恩身边:“还有你忠实的护卫头领,以及咱们尽职尽责的向导。”

    “…感谢您的仁慈!”老向导老眼流泪,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仁慈?”

    翠西却发出低低的嗤笑:“多么诱人而美好的词汇。”

    只是她的眼眸里,狂热中却带着无比的森冷:“可在我孩时,我仁慈的父亲让我进入他的房间那刻,我对这个词汇就无比厌恶。”看着老向导,她突然又噗哧的露出轻笑:“当然你有选择的权利。”

    “…选择?”老向导已经在地上颤抖的不能自己。

    “没错,仁慈的我决定给你选择的权利。”

    翠西轻笑。

    她蓦然转身,精致的下巴指向门内:“你打算直接进入巨门内继续当我的向导呢…还是祈祷5分钟以后,再进入巨门内当我的向导呢?”

    “进…进到里面?”老向导瘫软在地,眼泪鼻涕都流的满脸都是:“尊敬的大人大,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请让我能安享晚年吧,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他甚至还抱住旁边费多和亚德里恩的腿:“两位大人,求你了,求你帮我求情吧!”

    翠西却看都不看亚德里恩和费多一眼,依旧盯着这个老向导,眸子深处泛起一股诡异的暗红色光芒:“那么你选择好了吗?”

    “我…现在就去吧。”

    老向导露出惨然的笑。

    松开还抱着亚德里恩和费多的手,干巴巴的身子站起来,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让自己勉强变得体面些:“我从离开泥沼镇,在外面当雇佣兵的时候,就知道贪婪会害死自己,因此努力让自己变得不贪婪,然后就真的活下来了。”

    “嗯哼?”翠西看着他。

    “可惜了。”老向导惨笑:“临老了,我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却因为贪婪而葬身野外。”他顿了顿,看向亚德里恩:“命运啊,还真是让人无法琢磨。”

    “我会给你应得的抚恤金。”亚德里恩闷声道:“足够你家人生活。”

    “不。”

    老向导弯腰拾起自己的拐杖:“我没有亲人。”

    佝偻着腰缓缓向巨门的缝隙里走去:“我的远房侄子对我也并不好,抚恤金要不要的吧,我本来就是该死在外面的佣兵,因贪婪而送命的贱骨头。”

    翠西却玩味的道:“值得一提,这是神的寝陵,葬在这你该感到荣幸。”

    “是吗?”

    老向导来到门前:“或许是吧!”

    他迈步走进巨门,佝偻的身影向前走去,可在外面的众人却仿佛他进入了一种怪异的空间,随着道道波澜升起,一时间竟然看的那身影越发模糊。

    “嗖嗖——”

    数道黑影瞬间出现,两侧墙壁处摆放的石像竟然活了。

    鳄首人身,穿着黄金编制的札甲,手持同样以黄金模样的长柄战斧,哐当间迈步来到那模糊的身影面前,随着巨斧劈下,轻微的闷声传出巨门,带着越发荡起的波澜,里面的场景都旋即是慢慢的消失不见。

    有黑袍随从微微眯眼,眉宇间带着意外:“这就结束了?”

    另有黑袍随从下意识的看向费多:“那个老头根本就没有试探出什么来,不如我们继续放进去,再小心的观察一下有没有危险?”

    “不需要。”

    翠西却淡淡开口:“没用的。”

    “为什么没用?”黑袍随从面面相觑。

    “愚蠢的武夫。”翠西不留情面的讥讽:“因为进入这座巨门后,才是真正的神之寝陵,而不是我们目前所看到的这座徒有虚表,只算是门户坐标的宫殿!”

    “哦。”黑袍随从们低头,没有继续询问。

    “我们进去吧。”

    翠西握紧法杖:“做好战斗准备。”她看向旁边的亚德里恩,语气同样带着命令似的强硬:“我的小可爱,如果遇到危险,那么就把你的自然盟友给召唤出来,我想你的存在,是能帮我们解决不少麻烦的!”

    “明白。”亚德里恩点头,怀里抱着那本厚厚的德鲁伊典籍。

    “不愧是我最钟爱的小可爱。”

    翠西嘴角露出微笑。

    她扫了眼旁边默然不语的费多,也是挑眉道:“我想你能保护你家的贵族少爷,如果他出现任何问题,我想你就会遭遇相同的命运,我可不是说笑。”

    “我会保护好亚德里恩大人!”费多闷声回答。

    “很好。”

    翠西点头,带队进入巨门中。

    黑袍随从也半是监视和看押的,监督着亚德里恩和费多同样进去。

    巨门的缝隙很窄,每次只能通过一个人,而当亚德里恩进入这缝隙中时,心中能隐约感受到,自己仿佛穿过了某种虚空的裂缝,来到了新的地方。

    ——天赋:虚空感应(被动)

    这是他能察觉到的关键。

    恍惚的瞬间,他的脚下发出清脆的“咔嘣”声,有枯燥腐朽的骨骼被他踩断,低头看去,却发现刚好站在某具遗骸的大腿骨上,脚下已经全是碎掉的骨渣。

    他已经来到了寝陵里面。

    这是一座金碧辉煌,却无比广阔的大厅。

    堪比外界的广场,甚至还要更大,甚至在他看去的时候,一眼都看不到尽头,虽说有朦胧的金光阻挡,但仅凭视觉来看都有数公里宽广。

    以及满地的骸骨,以及满地崩塌的碎石,还有满地被破坏的建筑。

    “来了。”

    翠西和她的黑袍随从站在前方。

    而费多则手持圆盾和手斧,依旧谨慎的护卫在他身旁。

    因为就在面前的数百米外,能看到那成排的鳄首人身的石像,全部都罗列在那,还有不少已经崩塌的石像,混着无数骸骨,铺满了整个大厅。

    仅是一眼看去,那些骸骨的规模,估计都有数万人死在了这里。

    “这里…”

    亚德里恩却呼吸略有急促:“很奇妙?”

    微微握拳,他忍不住喃喃道:“我感受到了,这是…这是一股属于自然的…残酷?这真是奇妙的体验…我能感受得到!”

    “哦?”翠西轻笑:“看来我最钟爱的天赋德鲁伊感知到了什么。”她也见怪不怪的耸肩道:“没办法,我们沉眠于此的那位伟大的神祇,曾经就是自然系的神祇,虽然只是掌握有一点点神职,但依旧能被德鲁伊所感应。”

    “自然系神祇?”亚德里恩咽了口吐沫:“这是什么?”

    “上古神系。”

    翠西随口解释道:“依托自然意识成长起来的神祇。”她也没有讲解太多:“就如同深渊意识所扶持的恶魔领主们一个道理。”

    “是这样?”亚德里恩似懂非懂的抬头向前看去。

    “走吧。”

    翠西开口。

    皱眉扫过前方:“我们的老向导连尸体都不见了?”

    黑袍随从同样向前看去,沉声道:“没有发现那个家伙的尸体,或许被这个寝陵残留的力量给吸收了。”语气稍顿,他们警惕道:“看那,有两个构装战士的位置很近,似乎是移动过,如果没猜错的话,就是刚才那两个解决了我们的向导。”

    “有把握吗?”翠西语气却非常平静。

    “可以。”

    5名黑袍随从点头。

    犹豫片刻,还是肯定道:“已经过去了万年的时光,这座寝陵已经没有接受过任何祭祀,而那位河流与沼泽之神,索贝克冕下的信仰都已经在主位面断绝,就算还残存有少许力量,也已经微弱到对我们都构不成丝毫威胁!”

    “很好。”翠西嘴角微翘。

    “嗡——”

    而就在此时,这座寝陵的尽头,却传来一阵奇异的声响。

    似是沙哑,似是沧桑,似是沉沦了永久,却吐字清晰,带着一股能惑人心神的力量:“是谁在呼唤吾的神名?是谁在渴求吾的力量?是谁在传承吾的荣光?”

    满地的残骸。

    满地的塌陷的建筑物碎块。

    而目光尽头,似是数公里远的地方,这座大厅的对面,金光璀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