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召唤系主宰 第019章.充满激情的夜晚

时间:2018-03-16作者:济府老赵

    翠西的话音很弱,根本无人察觉。

    众人都被远处地平线上那越发清晰的建筑物轮廓所吸引,尤其是费多和那10名烂藻帮的恶棍,更是被震惊的目瞪口呆,眼睛都瞪得很大。

    他们都算在泥沼镇生活的原住民,什么时候听说过死亡沼泽里有建筑物?

    而且看那轮廓的模样和建筑物的规模还是宫殿。

    简直不可思议!

    但亚德里恩的眸子却微微闪烁。

    他的脸上同样带着震惊之色,可他的脑中却浮现出刚才翠西在极度狂喜中所透露出来的消息,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河流与沼泽之神,索贝克的寝陵?”

    那竟然是神祇殒落后的寝陵?

    亚德里恩完全没想到!

    他真的没想到,翠西竟然疯狂到会寻找神祇的葬身之处,更没有想到,传说中那至高无上的神灵,竟然会殒落,更没想到陨落后所建造的寝陵,竟然会在死亡沼泽的深处,而且还这么轻易的就被他们找到了!

    这简直太过疯狂,就好比加勒比海盗掠夺一生的宝藏,竟然会出现在亚洲沿海的一处河沟里,然后你去随便旅游,突然就发现了这处宝藏。

    搞笑!

    亚德里恩呼吸恢复平稳。

    但他的心里更是警惕,甚至已经让自己的心脏都仿佛被攥起般紧张。

    这可是神祇殒落后的寝陵,现在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或许里面会有无数可能,但最少也会有令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哪怕神祇并不喜欢这些俗物,但信徒们永远会将自己最好的奉献,哪怕是微弱神力的神祇,都是难以想象的富裕。

    更何况是神祇的寝陵,估计里面蕴藏的财富,要远远超过寻常君王的寝陵,如果能获得其中,属于神祇所残留的那点力量,那就更好了。

    只是如要面对这项结果,就要认真思考,免得为他人做嫁衣了。

    毕竟财帛动人心!

    “嘎——”

    一阵悠长的鹰鸣打断了所有人的震撼。

    白腹隼雕拍打着翅膀,在旁边的茅草中猛然扑下,瞬息而过,叼着一尾小鱼就重新回到天空,朝着远处飞去,很快化为了细不可查的白点。

    这动静惊醒了众人,都以此回过神来。

    “成了!”

    翠西的眼眸里流转着极度的兴奋。

    她身后的5名黑袍随从,对视间的眸子里同样带着无法遮掩的狂喜。

    还有那10个土生土长在泥沼镇的烂藻帮恶棍,挠着后脑勺,从之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眼里很是疑惑,脸上也带着懵逼的神色:“死亡沼泽里有宫殿?”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向导也摸着山羊胡很是不可思议。

    老眼昏花的凝视着前方,干巴巴的手捋着自己灰白色的山羊胡:“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宏伟的宫殿?我们上次来的时候,明明就没有发现有宫殿啊!”

    “没错,这很奇怪。”

    亚德里恩点头:“我在泥沼镇生活了几十年都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消息,追溯在历史上连传说都没有。”语气稍顿,他看向了翠西,脸上带着疑惑:“翠西小姐,难道你们的目标实际上就是…这座死亡沼泽里的宫殿?”

    “现在很清楚了不是吗?”翠西的俏脸上带着微笑,她拄着自己的法杖,迈开脚步向前走去:“我们继续走吧,看样子,我们在深夜前就能到达那了!”

    “…等等!”

    老向导却惊异的阻止道:“没有视野走沼泽太危险了!”

    “嗯?”翠西扭头看向他:“难道不是有路线的吗?”她的眼里带着急迫的狂热:“任务完成以后,你们也能快点解脱不是吗?”

    “解脱?”亚德里恩面无所动,只是心里微微一紧。

    “不行的翠西小姐!”

    老向导和其他人却没有听出来。

    他依旧很尽职尽责的解释道:“这是10年前的路线,沼泽里的地形也会变的,就如同我们之前走的某些路线,都成了淤泥和湖泊,必须绕路才行,如果晚上我们还继续赶路,陷入淤泥里哪怕没有生命危险,也是极为麻烦的事情。”

    “翠西小姐,既然都快到了,不如我们就暂时休息吧?”亚德里恩此时却询问着开口:“我也自幼在这里生活,也知道走夜路真的太危险了。”

    “嗯…”翠西歪了歪脑袋:“那就听你的吧,诱人的亚德里恩。”

    “非常感谢。”

    亚德里恩微微低头。

    翠西向前走去,整个人也仿佛轻松了很多:“去找个干燥点的地方宿营吧,今晚睡个好觉,到明天我们就要认真赶路了。”扭头看着身后的亚德里恩,她的嘴角更是翘起微笑:“小亚德里恩,不得不说,你可要好好休息哦。”

    “当然。”亚德里恩的脸上带了几分疑惑,但还是点头。

    “…唔。”

    身后的恶棍们发出戏虐的轻笑。

    不过一个个看向亚德里恩的眼里,都带着羡慕,他们已经脑补出了,来自王都的漂亮勋爵,看上了自家老大这位英俊的贵族小少爷,然后发生一波美好的恋爱。

    就算是费多都瞪了眼那些恶棍,便跟在亚德里恩身后闷头走着。

    眼看的事实的确如此。

    …………

    他们很快找到了处稍高于沼泽水面的小岛。

    所谓干燥也只是相对而言。

    简单的搭建了临时营地,依旧是湿漉漉的灌木丛打底,铺上毛毯隔湿隔冷就好,甚至因临近远处的神之寝陵,连篝火都不敢生,免得突发异端。

    晚餐也应付的吃了点,普通的面包和熏肉,自然也都是凉的。

    安排好值夜的人后就昏昏睡去。

    只是在深夜。

    亚德里恩察觉到异常,瞬间睁开眼睛。

    鼻息间传来一股香风,扭头看去,却是翠西来到了他的身边。

    一双大眼睛带着明亮的神彩,她看向亚德里恩,娇俏的脸上却更带了几分媚意:“嘿,亚德里恩,你睡着了吗?”

    “还没。”亚德里恩眨了眨眼:“有什么事情吗?翠西小姐?”

    “当然有事情。”

    翠西笑了笑。

    她伸手捋过额前的秀发:“和我去走走吧?”她的眼里带着激动和狂热:“我有些睡不着,想找你说点贴心话,你有空吗?”

    “贴心话?”亚德里恩还没反应过来。

    “和我来吧。”

    翠西露出娇媚的笑意。

    俏脸上两腮都红了,甚至是带着温热的手都放在亚德里恩的手上,微微摩擦:“就只有你和我的贴心话。”她的呼吸在耳边带来湿润的感觉:“来帮我。”

    “帮…怎么帮你?”亚德里恩那白净的脸颊也似是带了红晕。

    “呵?”

    翠西歪着脑袋看向他。

    眸子里带着笑意,弯弯的就仿佛一轮初月,没有解释,反而是朝着旁边沼泽深处的灌木丛里走去,大概一人多高的茅草,在这处小岛旁密密麻麻的就仿佛是堵墙。

    他下意识的起身就要跟过去,旁边却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他的胳膊。

    “嗯?”亚德里恩扭头。

    “大人!”

    躺在旁边的费多低声道:“慎重!”

    亚德里恩挥手打掉他的手,似是急切道:“我当然知道!”他没等费多继续说话就快步过去,刚好来到了茅草丛深处,那娇小的身影正在那等着。

    身后的临时营地处,一众人都睁开眼,瞥了眼就继续翻身睡觉。

    还有几个恶棍嘿嘿笑了两声,不言而喻。

    “…翠西小姐?”

    亚德里恩走过去,刚好站到翠西的身后。

    而翠西却向后,靠在他的胸膛上,兜帽下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压抑的轻吟:“亚德里恩,我英俊的小少爷,知道吗,来到这以后我几乎无法保持平静。”

    “咕咚。”

    亚德里恩下意识的咽下口水:“那怎么办?”

    “啊~”翠西转身,娇小的身躯完全扑在他身上,修长的大腿都在黑袍中伸出,白嫩的就仿佛象牙,却灵活的勾住了他的腰:“这很简单。”翠西的两手也环住亚德里恩的脖子,粉色的唇都含住他的耳朵,急切的道:“安慰我!”

    “安…安慰?”亚德里恩似是两腿不稳,直接跌坐在柔软的茅草上,而看着刚好骑在自己腰部的翠西,那黑袍下竟然一丝不挂,声音都颤抖起来:“那…那…”

    “那很美妙!”翠西非常主动的剥掉亚德里恩的衣服,随着缓缓摩擦和坐下,发出一声近乎呜咽的娇鸣:“就是…这样!”

    “…呃啊。”亚德里恩感觉到一股湿润和火热。

    …………

    夜色更深了。

    沼泽里随着阴冷而弥漫出一股薄薄的雾气。

    但就在这处茅草丛中,火热却在摩擦中继续,令人面红耳赤的闷喝配着拍打般的声响,发出有规律的急促节奏,持续时间很长,直到深夜。

    亚德里恩浑身都是汗水,整个人都仿佛虚脱:“我…我从未…”

    “嗯?”

    翠西的俏脸上带着红晕。

    而眸子里却极度满足,连之前那亢奋的狂热都消散了不少:“真的没想到,可爱的小亚德里恩。”她嘴角翘起几分自得的笑意:“你竟然还是雏鸟。”

    “我…我的家教严格…”亚德里恩似是脸都红了:“我认识的贵族们都信仰秩序与贵族之神,家风都很古板,这种…这种行为在成年前是根本不允许的,否则…否则就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我没办法…”

    “秩序与贵族之神?”翠西的眼里却带了几分嘲讽:“信仰那个古板的神祇,难道真的好么?”她舔了舔嘴唇:“我可爱的小亚德里恩,你可是天赋德鲁伊!”

    “啊?”亚德里恩咬唇:“翠西小姐,你不信仰这位神祇吗?”

    “当然不。”

    翠西穿好黑袍,将娇小的身躯重新藏进去。

    她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高高在上的倨傲:“我有自己信仰的神,她才是唯一。”说着她眼里也闪过几丝痛恨和快意,轻声呢喃道:“不过我就要获得更好的唯一了。”

    “啊?”亚德里恩似是没听清楚。

    “没什么。”翠西笑了笑,朝着临时营地走去:“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好的。”

    亚德里恩羞涩的挠挠头站起来。

    只是在扭头看向沼泽更深处时,眸子却瞬间恢复之前的冷静,嘴角也带了几分嘲讽的笑:“不信仰秩序和贵族之神?”他提上自己的裤子:“看来要不认人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