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四百一十一章 注定终生相伴

时间:2018-09-18作者:以爱封城

    也许是受了舅父太多的影响,这时候的霍去病,看破了血腥的战争,心头萌动着立功的念头。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他血液中涌动的是男人驰骋沙场的滚滚激流,是将军力拔山兮的英雄气概,是用手中利剑铸造生命丰碑的鸿鹄远志。

    可今夜他忽然发现,有些东西一旦进入心里,不曾消失,注定终生相伴。

    例如兄弟之情、夫妻之情。

    霍去病下意识地将一块牛粪夹进火盆里的时候,他脑子一下子就被温暖唤醒了,用冰凉的双手搓了搓脸,迅速将思绪转到眼前的战事上来。

    “是的!陛下还要我送战报呢,明日送往陇西郡的战报也该上路了。”

    霍去病庄严地签封了奏章。

    远方传来一声狼叫,他不由得两眼放光,情不自禁地“哦”了一声。

    ……

    时间过得真快,随着东方渐露的晨曦,紧细的布署与行军中,元光三年四月的第一天到来了。

    回望河西!这儿曾是月氏人的祖土,亦曾是匈奴人的牧场,现在是月氏人与匈奴人无法抹去的痛,这是一帘被刀剑斩碎的梦。

    南有祁连山,北有龙首山,焉支山被金童玉女一般的“兄长”和“姐姐”呵护着,受尽关爱。

    静静地躺在河西草原的蜂腰地带,它以苍郁松柏,潺潺溪水和云蒸霞蔚的妩媚,展示了上苍对它的偏爱。

    于是,草原上的人们,给了它一个漂亮的乳名——珊丹。

    珊丹盛产红蓝花,许多年月氏的女人摘回这种花,用蒺藜灰或草木汤汁,洗过十遍,直到花的颜色非常纯净之时,才装进布袋绞取花汁。

    然后选了上好的醋石榴,去籽捣碎,加入饭浆水,就能够制成漂亮的胭脂。

    在朝拜太阳神时,便是庄重的时刻,她们会庄重地,把胭脂涂在两颊,粉扑扑的,着实可爱。

    从此大月氏的女人就成了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她们那朝霞般的腮红,令其他部族女人羡慕,让男人们眼睛发亮,而她们窈窕的身影,被男人们追逐。

    草原上,河流边就荡漾起她们高亢的歌声,经久不绝,欢快不已。

    于是乎,这山就自然而然地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焉支山,后来有人也叫它胭脂山。

    可是,十多年前在这发生了一场战争,这战争将河西拥入汉人的怀抱。

    逃难的匈奴百姓说,汉军手中所持不是普通的兵器,而是神秘的飞刀,寒光闪过,尸横遍野,他们的脚步所达的地方,寸草不生。

    逃来的匈奴士卒说,汉军不是普通的将士,而是来无影、去无踪的魔鬼,他们马蹄所携带起来的风,一吹过草原就会使人头落地,血流成河。

    再回漠南,地处漠南东部的休屠王部落,首先感到了战争的逼近。

    如今,漠南草原上反扑回来的匈奴人,只剩下两个部落,虽然这两个部落总体强大,但现在毕竟回来的只是少部分人。

    如果他不能和西邻的浑邪王联起手来,不仅上谷的前线大军会失去最后的支柱,土崩瓦解,就是他们,很有可能谁也难逃虎口之羊的结局。

    休屠王首先意料到危机的到来,迅速派使者去浑邪王那儿言明利害,表示要与他组建联军。

    但实际上,与休屠王相比,浑邪王更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

    尽管在以往的日子里,他对休屠王妄自尊大的浅薄和浮躁显得不屑一顾,但大敌当前,这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什么事碰上生存问题,全得靠边站。

    浑邪王向休屠王伸出了诚意的手,双方的战前会议如期而至,就选在休屠泽畔的王庭举行。

    大战在即,他们也没有多少废话,心急之下,很快直奔主题。

    浑邪王老迈的眼里充满了忧虑,连羊奶泡成的茶喝到嘴里,又是什么味道,一下子顿失味蕾,都没有一点感觉了。

    他毕竟是个老人,往往缺失了点血气方刚,开始惜命起来,同时还多了一些抱怨,对一代代单于违背和亲盟约,出尔反尔,在边境不断挑起战事表示了微词。

    “这自古国家兴盛,一定是需要和平的环境,而我草原人却适得其反,屡次对汉朝大兴兵戈,才有丢失国土之痛,被人反逼之耻。

    而这一回,若不是单于听了赵信的蛊惑,进击上谷,汉朝方面又怎么会针对我重燃的大军,而再进攻漠南呢?”

    休屠王对浑邪王的话很不以为然:“王爷怎可诿过于单于呢?是那个汉朝皇帝欲灭我匈奴,侵我河西地十数年,夺我焉支山牧牛羊,当初漠南追击也就算了,但现在不杀卫青,难平本王心头之恨!”

    这样的争论在过去就曾发生过多次,眼下他们不想继续这些无谓的没有结果的争论,于是迅速地把话题转到大军的部署上。

    “行了,都不服气,那先不说这些,还是想想如何退敌吧!”

    休屠王自信道:“卫青年不过三十,兵不过万人,之所以能够长驱直入,皆因为各个部落怯战自保,因此被一一击破。

    他现在之所以那么张狂,是因为乳羊没有尝到狼的厉害,只要我们两部携手,不要说是一个娃娃将军,就是周亚夫、李广来了,嘿嘿,也将是我匈奴人的刀下之鬼!”

    浑邪王问道:“两军合一,选将至为重要,不知……王爷欲使哪家当户统领大军?”

    休屠王道:“王爷的儿子昆邪尔图已经不小了,而且自幼跟随王爷习武演兵,精通战法,本王很愿意将所部人马交与他统率。”

    休屠王的轻敌尊大,让浑邪王吃了一惊,他看了一眼在旁摩拳擦掌的昆邪尔图,果断地摇了摇头:“你是说他?不行!他不是卫青的对手,汉军连破七部,可见刘彻知人之明。”

    他这一说,昆邪尔图不满意了,他从地上站起来,“刷”的拔出战刀,圆睁双眼。

    那沉闷的声音就在穹庐里回荡:“孩儿如何就不行了?莫非这卫青所领汉军,真就是神兵天将不成?汉朝的皇帝能把万余精兵交给卫青,父王却对孩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