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三百九十六章 开通西南道2

时间:2018-09-11作者:以爱封城

    待那菜上来之后,众人一瞧,果然是碧绿莹莹,鲜嫩无比,一箸入口,不同大白菜的清香润滑,细细品之,余味不尽。

    张骞再夹一块嚼了嚼,

    顿时哑然,真的是好一个碧玉翡翠,名头起得好……

    放声大笑道:“什么碧玉翡翠,这不是西域的苜蓿么?”

    店家没想到还有一个懂行的人,惊奇道:“咦,官爷好眼力,此菜正是鲜嫩的苜蓿烹制而成,不知官爷从何处而来,怎么识得我大汉博望侯自西域带回的苜蓿呢?要知道,这苜蓿可只传来我大汉大半年而已。”

    要是回答我就是博望侯,你不得以为我寻你开心,然后变脸,轰我出去……

    张骞也不答话,只是默默地从腰间摸出钱袋,取出一串钱道:“人是四方人,客乃过路客,就冲这么一道好菜,我便多付你二千钱,其他的,你就不必多问了,问了我也不会答。”

    店家便不多说话,情知是遇到了不凡之人了,想来是大有来头,只小心翼翼地把上好的酒奉上。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下了楼,说着话,就到了西郊一角。

    众人远远望去,但见那苜蓿在蓝天下铺开一片,满目葱茏令人目不暇接,盛开的苜蓿花是一层一层地簇拥,成了紫色的云霞。

    在黑土地上,只见有几位农夫打扮的人正在聚精会神地收割着苜蓿,忙碌的身影不断辛勤。

    三人上前施礼询问,老者见他们礼节众多,停下手中的活说道:“托皇上的洪福,自推行‘限民名田’以后,他家五口生活宽裕了许多,家中一共种了十亩苜蓿、二亩核桃和三亩葡萄。

    苜蓿除嫩的可以食用,卖给陵邑中的店家外,其他的便不作大用,都由修筑茂陵的官府买去喂马。加上其他粮食,一年下来,衣食便无忧了。”

    “哦!”

    司马相如欣喜地沉吟一声,三人相视一笑,分享着新制成功的喜悦。

    出了苜蓿地,他们又辗转行路,眨眼间便到了一片胡桃园子,那小小的胡桃树,从短而浓密的叶隙间伸出碧绿的脸庞,分外地可爱。

    司马迁觉得这果木的名字很有意思,便向问张骞是如何起了这个名字。

    张骞笑道:“西域人以前也有一点交通,但给这果木起的名字很绕口,皇上曾经品尝过。

    见到胡桃种子以后,认为这既然是从胡地来的果木,不妨就叫胡桃更简明些,因此……便有了这个名字。”

    司马迁感到自己又长了不少的见识,忙不跌从怀里拿出绢帛记了。

    小小事情都要记录,勤而好学,问而深思,司马迁的认真,被二人看在眼中……

    张骞和司马相如觉得,这年轻人如此笃诚好学,一丝不苟,将来不会泯然众人,一定有大出息的。

    既然他喜欢记,

    那肯定存货也不少!

    二人遂要他将几年来游历名山大川的经历说给他们听。

    司马迁有些不好意思:“晚辈口拙,怕是说不了太好。”

    话虽如此,但他言谈很流利,还是兴致勃勃向两位大人介绍了他沿着牂牁江一路游历的所见所闻。

    末了说道:“一月前,晚辈沿江而上,一路见到无论是汉人还是夷人,提到中郎将宣示圣德,平息了民乱,众人无不敬仰三分。

    那时晚辈还想要在犍为码头下船寻访大人,却不曾料想,大人已经回京复旨了。”

    司马相如笑道:“说来也真不凑巧……哎,真是阴差阳错啊。”

    “哈哈哈!这样说来,二位今日相聚,还要感谢我了,不过贤侄提到蜀布、邛竹杖,使我想起一件事情。

    在回归途中,我路过大夏时曾见过蜀布和邛竹杖,都十分精巧,那边的商贾说,这些都是从身毒贩运而来。

    而身毒一地,在大夏东南约数千里,以此度之,身毒距我大汉应比大夏更近,倘是开通了西南道,我大汉与身毒通商货贸亦无碍矣。

    如此一来,贯通了商路,一来响应南越番禺通外之商,二来再为国家积累一条财路,何乐而不为呢?”

    张骞的话将三人的心带到了远方的未知世界,都为即将到来的探险而兴奋不已,尤其是司马相如,从元光三年至今,平淡寡味的日子,他已经是许久没有听到这样有见地的话了。

    “唉!说起来话长。”

    司马相如与司马迁换了一个位置,飘渺思考下,三人朝不远处一方葡萄园走去,“当初从巴蜀归来之时,在下就曾向皇上提出开通西南的谏言。

    可是,不久公孙丞相去了一趟西南,回来后竟然大力反对,数次进谏皇上,说这开通西南乃是疲中国之策,此后这事就束之高阁了。”

    “哎!丞相不知道西南百姓热切盼望着大汉文明么?”

    张骞问道。

    “他哪里是不知道,只是和别人一样,他向来把西南看做蛮荒之地,把那里的百姓视作异类。”

    “那皇上怎可听他一面之词呢?这不是利国利民的事么?”

    “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了,譬如汲黯常常当庭面诘丞相,说他口是心非,但他非但不恼,而且装出一副木讷的样子,呵,皇上还以为他真是海量呢!”

    “立嗣大典之后,丞相就一病不振,起而不勤了,现在是李蔡代行丞相职务,这个人么……”

    司马相如不说了,他对李蔡的为人也很鄙夷,耻于提及。

    阳光透过葡萄架在园林的地上落下大大小小的斑点,偶尔一阵风吹来,荡起“沙沙飒飒”的吟唱。

    踩在松软的土地上,脚底的力都被泥土消解得了无声息。

    眼看就要走出葡萄园,张骞说话了:“在下回到京都之后,就会上奏皇上,重提开通西南,打通通往身毒之道。”

    张骞的话使司马相如感到吃惊,比起当初提的开通西南的谏言,张骞不惟视野宽阔,尤其是对大汉声威的传播,有着巨大的意义。

    令张骞没有想到的是,三天之后,当他怀揣着自己的奏章进宣室殿的时候,就碰上了刘彻蓄积已久的激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