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三百八十二章 董偃其人1

时间:2018-09-04作者:以爱封城

    在卫青探望窦婴的那一天,刘彻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弯。

    他想起了窦婴与灌夫二人曾经与自己并肩而战、共议朝事的画面。

    臣既忠心不贰,那君又何必赶尽杀绝,所以刘彻解了二人的死罪,而是贬为平民,就此揭过。

    因为涉及外戚争执,刘彻心中很不爽,不顾太后阻扰,把田蚡也拉了下马,让其闭门思过,革职查办。

    也许是时机来了,后宫中卫子夫又怀了已有三个月的身孕,让二女羡慕不已。

    ……

    虽然空气中还带着料峭的寒意,但是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的春天仍然随着季节的呼唤,慢慢地、有条有理地走进了长安。

    男人的长处和短处,很显然,只有女人才揣摩得一清二楚。

    入宫看望女儿的那些日子,窦太主很快发现,刘彻总是时不时将董偃当作儿时的玩伴韩嫣,只要他与董偃在一起,就会时不时地想起与韩嫣朝夕相处的许多陈年趣事。

    这个发现让窦太主心境顿开,看来这个宝贝不仅让她销魂剔骨,还有着弥合她与皇上情感的价值。

    虽然刘彻没这么说过……

    窦太主觉得,他就是自己佩戴在身边的须臾不离的一块“命玉”。

    而他似乎也并没有令自己失望,一两个月下来,一直就是这个董偃在上林苑的平乐观中为皇帝准备了斗鸡、赛狗、赛马等游乐项目。

    而且效果还不错,刘彻勉强提起了兴趣,玩过了这些游乐之事。

    董偃是聪明的,他知道皇宫之人喜新厌旧的习性,所以每次娱乐都不重复,这些给皇上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觉,让他看得眼花缭乱。

    终于三个月后,窦太主又不甘寂寞了,当窦太主向刘彻提出赐予董偃“将军”称号的请求时,刘彻几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好!朕就赏你一个平乐将军吧!不过朕要提醒你,你不可以借将军之名侵害百姓。”

    不过是一个名头而已,又没有实权,刘彻还是给地起的。

    刘彻有时候,甚至邀请窦太主到未央宫宣室殿赴宴,让董偃作陪。

    这是何等的荣耀!

    此刻,窦太主的车驾缓缓地行走在长安的街头,年轻的董偃就亦步亦趋地坐在窦太主身边,他白晰柔软的手指顺着窦太主的黑发轻轻地滑到背后。

    从指尖传来的感觉让他一次次惊异这个女人肌肤的弹性和滑腻,养尊处优的老女人保养,是那么地好,那种对她床.第之上疯狂表现的恐惧渐渐地化为了一种感激。

    是的,若是没有她与皇上的关系,他怎会有机会走进那神秘而又不可思议的宫苑呢?怕是根本没有这种机会。

    没有她在皇上面前的求赐,以他一个卖珠人的后代,又怎么会一跃而上,跻身于将军之列呢?

    而他所得到的回报,则是从窦太主那里获取了更多的金银财宝,在他看来,已经很足够了。

    就这样一天天过吧,董偃忘记了自尊,要什么男人的自尊呢?自尊能当得饭吃么?

    她默默地任他的手指在柔软的背后抚摸,她喜欢这种酥麻的感觉,这勾起她对昨夜床.笫之欢的回忆,这让她枯燥的心有了一丝悸动。

    当宫苑雄伟的阙楼透过车驾的窗纱进入窦太主的视线时,她拉下了董偃的手,轻轻地问道:“偃儿,皇上前日在平乐观看斗鸡高兴么?”

    “高兴!很高兴,皇上还赏了小人御酒呢!真好!”

    “哈哈哈,有了皇上的恩赐,你可不许忘了本宫啊!”

    “怎么敢呢?没有太主您的引荐,小人今生哪会有缘见到皇上呢?不敢忘不敢忘。”

    “算你有点良心。”

    窦太主伸出尖尖的手指,在董偃额头敲了一下,那亲昵、那温柔都在眼睛里了,极其欢喜。

    远远地瞧见未央宫,窦太主提醒道:“这里是朝廷大臣出入之地,耳目繁杂,你切记,千万不可像平乐观那样随意,免得皇上脸上不好看,惹怒了,还会重责于你。”

    “小人……记住了。”

    不足一会儿,窦太主的车驾停在了司马门外,而董偃搀扶她下了车,然后再换乘由府中带来的轿舆,并用幔布将轿舆围得严严实实的。

    她毕竟还有一点自知,不愿意让这里出出进进的人看到一个皇家的贵妇身边陪着一个没有任何名分的男人,面子上,总归是不太光荣的。

    走完司马道,拐过前殿,轿舆停在宣室殿门前,早有黄门前来迎接。刚刚登上台阶,他俩就看见今日在外候着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平日里以严谨守礼,以三公之职而闻名于朝的严助。

    窦太主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鼓,她小声对董偃说道:“你别看他其貌不扬,说起话来尖如利刃,所以千万不可招惹他。”

    话刚落地,严助就上前迎候,他眼里闪着诡谲的光波道:“恭迎太主,皇上他估计已在殿内等候多时了。”

    他何时做了个传讯的……

    窦太主僵笑了笑道:“免礼,难得先生对陛下一片忠诚。”

    她正要招呼董偃一同进殿,却不料严助一挑衣袖,横在董偃与窦太主之间:“太主请进,但是此人不可。”

    “这是为何?”

    “呵,这个太主心里自然清楚,何必要微臣挑明呢?”

    一句话说得窦太主脸上发热,心气翻涌,她拉下脸不悦道:“好个严助,就算你是御史大夫,也不能随便放肆,竟敢对皇上的客人横加阻拦,就不怕被治罪么?”

    说得没错,我本就不该站在这里。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感觉,我严助是什么人?

    过目成诵,倚马成文,与皇帝赌约输了后,暂且认赌服输,当几日的执戟郎确实大材小用,可比起待诏公车署,这里总算是离皇上近些。

    但是,他不能容许任何人轻视自己,位列三公怎么了?就不能管闲事儿了?非要像个老学究一般么?

    他觉得今日他守在这里,就是一道关口,何况董偃这个卖珠儿,只知道取悦女人,又能有什么资格进入皇上议事的大殿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