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戈,你今天真古怪

时间:2018-07-24作者:以爱封城

    ,精彩小说免费!

    有了郡守李广的意外捧场,卜比他们想不火都不行,各处涌来的汉人惊异于弯刀之利,连带着其他货物也采买了许多。

    名人效应在任何时候都有作用,在汉朝,明显是官越大,引起的轰动越大。

    你让皇帝特意光顾一家烧饼店,这店想不供不应求都不行,这就是自带光环。

    这个时候亦不缺爱国人士,只不他们那时候不叫抵制洋货,没那回事儿,兜里揣着金元宝你会踮记别人的铜板?应该叫正当竞争。

    城门口开着丝绸铺的李掌柜,一路寻到了城中心最热闹的地,也就是卜比一行人所在之处。

    扒开一层层的人群,李掌柜带着几个伙计就开始讨伐了。

    不过他很聪明,没有指责别的货物一句,专盯着羽裙骂骂咧咧。

    “伤风败俗,破玩意儿,衣不遮体,还不如咱店里的丝绸,虽然价格差不多,好歹能包住身子,还羽裙,邪魅东西……”

    买卖人本就口才不一般,这位李掌柜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骂的是舌灿莲花,滔滔不绝,更重要的是不带几个脏字。

    分分钟引向自己的丝绸有多好,借着人群之多,赚足了火力、目光。

    卜比一开始傻了眼,显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听久了也听出点不同寻常之处。

    好嘛,他这是借人多发挥,宣扬自己的店,其本意绝不是为了指责自己的货,而是借了货的名气!

    虽是骂街一般,却也是正当竞争,因为所有人都没有为自己说话,可见那李掌柜说得也在理。

    这种情况下,卜比只能自认吃了个哑巴亏了。

    幸亏是只波及到了羽裙的买卖,损失并不太大,卜比也没想计较太多,强龙终究是压不过地头蛇。

    李掌柜带着一群客人走了,得意的很,旁观者中的商人也是暗道奸诈。

    自己怎么就想到这么一出呢?

    卜比波澜不惊,照做着买卖,直到傍晚李广一行人的到来。

    “跟我走一趟吧,有贵人找你!”李广居高临下道。

    抬头一看,阵势的确有点大了,卜比也是心里直犯嘀咕,什么贵人会让堂堂郡守来这么一趟?

    片刻后,卜比赔笑道:“什么风又把郡守大人吹回来了?贵人?还有什么贵人能驱使您来这么一趟?

    小商听来往行人说京城的那位也来了,莫非是那位想请我去聚聚?

    若是那位的话,只怕小商出身卑贱会脏了眼,商是天底下最不光彩的身份,的确不怎么方便去见至尊。”

    “那位指名道姓,你怕是逃不掉的。”李广撇撇嘴道。

    这不是仗势欺人么,这群贼老爷可真不客气,卜比无奈,估摸着是非去不可了。

    “去,去还不行么?那位手眼通天,我龟兹国王都不及,相差甚远。

    这么大个人物,别人是求之不得,我一介小商,自是不敢犯了天颜!”卜比叹息道。

    李广一挥手,左右便收拾起了货物,卜比一行人自是不敢阻止,跟在李广身后,唯唯喏喏。

    李广笑道:“又不是什么坏事,你不必心惊。

    我上郡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从未做过杀鸡取卵的事,何必如此悲观?”

    “是,是!”卜比勉强笑道。

    扯了官府这条线,今后都不会痛快,卜比那能想不出李广为何而为的弯弯绕绕。

    围观的人也不敢挡了路,一条三丈宽的长道出现在了李广面前,一群人便上马绝尘而去。

    ……

    戈没等几天,终于是决定行动了,既然天意指向她那个便宜徒弟,总归是没有错的,她只能借呼邪的势解救族人,其余的人,都不太可能行得通。

    什么时候去做说客?还得等他来,教他武艺顺带说说,自己去找他,肯定会暴露行踪。

    要说刘彻没暗中派人监督她,戈是不信的,呼邪是他外甥,这毋庸置疑,戈是外人,这也是毋庸置疑,两者相较,就显而易见了。

    微风熏香,

    戈换上一套文雅的汉人女子服饰,铜镜前抚着脸颊。

    却是痴了,

    不是为谁人而痴,自己?或者是吧,她不该生作女儿身。

    起身出门,呼邪温朗笑脸已映现在了面前,纯澈十足。

    同是少年,他笑起来比自己干净多了,戈心中苦笑,有得便有失。

    “师父,你今天真古怪!”

    戈捋捋衣服,笑靥如花,“那里古怪?”

    “说不上来,似乎是更有女人味了!”

    “女人味?你找打!”戈嘴巴一扁,挥手成刀,往呼邪击去。

    她倒是没想到呼邪竟敢这样调侃自己,想来是相互熟悉了,更无所顾忌了吧。

    呼邪刚刚才开始欣赏师父的装束,见她挥手打过来,也不敢硬扛,而是翻身往一旁躲去。

    见师父再度欺身上前,自知躲无可躲,抓起屋外一花坛往面前一放,呼邪大叫道:“师父,你最爱的花!”

    “把它放下,还想用这个当挡箭牌?”

    “不敢不敢!”

    “那还不放下来!”

    呼邪四下望了望,放下花坛,腆着脸道:“绿珠妹妹呢?她怎么不在?”

    “哦,她啊,她出去玩了!”戈略微有些神色不自然道。

    “今日师父要教我什么?”

    围着呼邪走了一圈,戈才下定决心道:“今日我教你一门吐纳术,你练个三五年便知道它的用处了。”

    “啊?这么久?”呼邪脸色一苦,抱怨道。

    “这可是我家传的功夫,你不学我还不愿意教呢!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戈翻了个白眼道。

    “学,我学还不成么?”

    戈有些不舍得,但她咬咬银牙,还是把口决及运气要点通过口述传给了呼邪。

    大祭司一脉的吐纳术也不是没有外传过,只是极其少而已,戈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好歹也是自己的徒弟,又会帮自己大忙,没什么太大不值得。

    夕阳余晖挂于天角,亭院花开正艳,美人为心事怔怔出神,少年苦习吐纳。

    红霞与飞鸟相衬,美景闹得少年醒了,呼邪望着天宇笑道:“真美啊!师父,你快看天边的霞!”

    “是啊,他们也该收工了,可以歇会了。”戈笑道。

    “收工?什么收工?”呼邪回头讶异道。

    拂了拂秀挺鼻子,戈抿嘴道:“你觉得那些被奴隶的匈奴人可怜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