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二百四十一章张汤诈忠汲黯愚直

时间:2018-06-25作者:以爱封城

    ,精彩小说免费!

    前线正在热火朝天地打仗,

    虽然不是和自己打,

    但汉朝毕竟是两国的宗主国,刘彻还是要慰问一下的,至于干预,那刘彻表示无能为力了,自己故意弄出来的事,干预是不可能干预的。

    相比较不知结果的战事,

    刘彻更在乎眼前的那一打治狱文书,文书是张汤写的,这个继承父职的长安吏,十分有才能。

    张汤是杜陵人。

    在他幼年时,他的父亲曾任长安丞。

    说起张汤,刘彻以前也看到过他的故事,说得就是他审老鼠的事,当年他父亲外出时,张汤作为儿子守护家舍。

    而父亲回来后,发现家中的肉被老鼠偷吃了,于是大怒,用鞭子去笞打张汤。

    但张汤不太甘心就这么被冤枉,既然不甘心,那怎么办?

    他也是个人才,竟然直接掘开老鼠洞,抓住了那只偷肉的老鼠,并找到了吃剩下的肉。

    然后就正式多了,马上就立案拷掠审讯这只老鼠,传布文书再审一次,彻底追查,并且把老鼠和吃剩下的肉都取了过来,罪名确定后,将老鼠在堂下处以磔刑。

    他的父亲看见后,把他审问老鼠的文辞取来过目,如同办案多年的老狱吏一般有条理,非常惊奇,于是以后经常让他书写治狱的文书。

    父亲死后,张汤继承父职。

    刘彻也是偶有兴趣翻了翻治狱文书,要不然他还真发现不了张汤。

    但张汤有些弊病,他为人多狡诈,喜欢玩弄智谋驾御他人。

    开始时担任小吏,虚情假意地与长安的宫商大贾田甲、鱼翁叔等人关系密切。

    收纳和交结全国各地的知名士大夫,自己心中虽然并不赞许对方,然而表面上仍表现出敬慕之情。

    对上司表示赞同的事,不管缘由,便大力支持,不怎么认可的事,就直接一巴掌拍掉。

    放在现代,这绝对是个“好员工”,指那打那的好下属。

    但这种诈忠引来了很多人的不满,比如汲黯、朱买臣、王朝等人就忿恨他,那些自诩正直的大臣们,也大多不怎么待见他。

    不过张汤这个人不贪也不排挤平民,相反他还会为难王侯皇亲,治狱时严正不阿,底子还是很干净的。

    所以说让刘彻用的话,还是可以用一下他的,所谓的诈忠,很容易破解,那就是皇帝自己不犯错。

    主子不犯错,下属自然就算诈忠,也不会坏事。

    这个对刘彻要求很高,但既然要用他,以身作则辛苦一点,也是应该的。

    廉洁简朴的官,再坏能坏到那去呢?张汤此人,虽为酷史也是良臣。

    当张汤站在刘彻面前时,刘彻估摸着他有二十岁左右,瘦削的脸上堆笑,却有笔直的腰竿,让刘彻心中暗道一声:影斜心正!

    站在下面的张汤,虽然脸上笑容不断,但他心里面还是很忐忑的,对于一个小小的长安吏来说,见到皇帝,是何等的荣幸?

    可以这么说,

    如果刘彻现在不召见他,他自己要爬进刘彻的视线,这大约要十七八年的时间,很长,当然,很长是必然的,有机会的人还是少数,得天独厚,想想就可以了。

    张汤除了他爸给他的一个狱中文书的官,什么也没有,估计他自己都做好了十几年抗.战的准备。

    是金子总会发光,可刘彻自备了搅水棍,张汤被拔萝卜一般拔出来,也是提前发光了。

    很多时候世袭小官还不如平民百姓,被限制了的小官只能兢兢业业,而平民百姓至少可以在抽风式招贤若渴的帝王手上自荐。

    看也看够了,认了个脸熟,

    接下来就得进入正文了。

    刘彻下殿走去,手上拿着张汤写的文书,对他笑了笑道:“你就是长安丞张汤?”

    “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汤是也!”

    皱了皱眉,刘彻强忍着吐槽的心又问道:“朕看了你的治狱之书,对其中援经陈例、心思镇静很是欣赏,不知你可不可以为朕讲讲这如何查案?一般如何确保过程干净利落?”

    “自是可以,查案无非两件要务,人证与物证,从一般来说……”

    张汤说过老本行,绵绵不绝的理论与例子一个个冒了出来,让刘彻乍舌,这分明是真正的声文并茂嘛!

    这么有味道的谈吞,也难怪他能够把小小的治狱文书,写得妙语连珠了。

    刘彻从心底里,才算是真正接纳了他,与任用汲黯的感觉明显不一样,而是张汤的确可以大用!

    “张汤,你还是有些太中庸了,朕可是查过你的处事与作为,引证廷尉正、监、掾史的正确言论,经常当面说别人的优点,缺点是不怎么提的,这放于朕之境地,对朕的判断有影响吧?”

    刘彻还是送择鸡蛋当中挑骨头,把丑事率先提了出来。

    张汤回道:“他们本来曾为臣提出来建议,如果圣上责备臣,认为臣没有采纳他们的建议。臣下愚昧,只及于此。”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单纯这样为人喽?”

    “臣下并不懂得会这样向陛下进奏,而是某个廷尉正、监或掾史写的奏章这么说罢了,说话是说话,行事便不一样了,不可混为一谈。”

    刘彻没听过这么分明的话、这么分明的人,不禁笑出了声:“朕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不过这也可以说是对的,毕竟朕看的是结果,是不是真正有用。

    对于言论,没有必要尽信,要不然朕早用董仲舒这个人了,而不会只用他的言。”

    “臣与陛下的看法类似,能让事情更顺利,麻烦更少,臣冒天下之大不闱,遭到那些自命忠直的人的责骂,又有何妨?”张汤一个揖礼,朗然道。

    刘彻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朕见过汲黯,把你的文书给他看过,他对你的评价可不怎么高哦!”

    对于刘彻借别人之口的质疑,张汤只是淡定回道:“他是个愚蠢的儒生,没有知识。”

    卧槽,

    这句话让刘彻眼前一亮,如此直白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在与臣子的对话中听到。

    “怎么说?”

    “他太愚直了,倔强不代表能办事!”张汤一针见血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