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一百九十八章个中滋味

时间:2018-06-05作者:以爱封城

    ,!

    边塞之事,刘彻自然熟悉地一清两楚,虽然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卫青,近来李广在边塞威风堂堂,而另一与之并论的长乐卫尉程不识却泯然众人,假若让你选,你更愿意去那位将军手下历练?”刘彻笑咪咪道。

    李广、程不识都任过边郡太守,现在李广依旧在上郡,程不识已回来做了长乐卫尉,这两人代表了两种指挥管理的典型,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一则进取但也冒进,一则稳健但也拘谨。

    让卫青作出选择的话,这两个人之间便难作必然的好坏评断。

    换句话说,在汉朝,程不识军中,指挥的命令只能下达到第二级,无法下达到第三级以下。这样的部队非常坚实,但扩张性与活动性都受到相当大的限制。

    具体说来,居上风的时候,李广的军队较容易成功。平常的时候,程不识的作风可以维持不败。

    最好的方法是适当地调和这两种风格,但如何调和则是另一门大学问。从一般情况来看,如果不知道眼下的局势如何,卫青觉得还是选择程不识那种类型的人才或者采取程不识那样行事的作风比较稳妥一些。

    “程卫尉与李广将军,臣知道的不多,只在广利兄那儿听闻过两人行军风格。

    若是让臣选的话,现今会在程卫尉手下学习,练一下性子,几年之后便可以去李广将军那儿学习谋略勇力,再后来,臣便可以张驰有度,合出更行之有效的攻守策略,从而在军中有更多建树。”

    卫青他自知单单那一种都不足以让刘彻满意,从陛下暂时休兵的行为来看,陛下他既不想守成也不想冒进,那么攻御有度才是长久的选择。

    就亲和力与团结力来说,李广军队的五千人可以顶五万人来用,而程不识的一万人则永远是一万人,但也是不至于轻易被打垮的。

    程不识指挥军队的风格在汉朝延续了很长的时期,所以汉朝时“军中只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

    对于卫青的选择,刘彻只是笑着,许久后才回道:“说实话,朕其实最怕你跟风去选择李广,把看起来碌碌无为的程卫尉放在一边。

    李广在变,但依朕看来,他还是适合被动守城,让他主动出击攻守略地的话,还有不足,不如周亚夫。而程不识虽常胜,可机动不足,所以可以先向他学军中各种军务,以后也不会轻易犯错了。

    你的选择,是不错的,那么朕派你去程卫尉那儿办差几年,你愿意么?”

    “这……臣还想在周亚夫将军那儿多待几年,陛下可宽限几年么?”卫青纠结道。

    他什么主意,自己还能不知道?刘彻笑着道:“放心,你可以在两边挂名,朕赐你两边通行的权力,出入无拘束,周亚夫将军永远是你的首任恩师,只是他年纪大了,你得多向他学习,将来继承他的志向才是。

    对了,李广利那滑头你也带上吧,他同样拥有那些权力,他有什么陋习,你记得给他掰正来。”

    “臣谢陛下皇恩!”卫青这才笑嘻嘻地道。

    “得,你肯定也有很多话想和姐姐说,去吧,别理朕了,朕想一个人待会儿。”刘彻朝卫青吩咐道。

    “陛下……你……”

    直接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刘彻摆摆手不耐烦的道:“去吧!别婆婆妈妈的了!”

    “喏。”

    ……

    昨日被刘彻安排着,独自在清凉殿住了一夜,而刘彻自己却跑到椒房殿去了,这让赵蓝庆幸的同时,又有了疑问,为什么汉天子不直接放她走,而要留她住一夜?

    但今日与丈夫儿子一同离开大狱时,对上赵胡疑问的眼神,赵蓝莫名有种心悸的感觉。

    “你为何身上多了些熏香味,还换了一身汉宫的锦衣?昨夜为何一夜未归?你不是只见了汉天子一面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单单我们一家三口被放了?”

    赵胡一大堆问题抛过来,让赵蓝无所适从的同时,也多了很多委屈,他这是不相信自己么?

    她没办法,只好一个个解释过去,极尽细致。

    赵胡正在自我怀疑与对他人怀疑中越陷越深,那里听得进去,只是一言不发,拉着儿子在一旁痛苦呢喃。

    “祖父的最后一面见不着了,南越回不去了,以后生计都成问题了,连蓝儿都好像出卖身体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他的小声细语,没有逃过赵蓝的耳朵,她愣住了,他不相信自己!

    刘彻的勾心计见效了,

    愿者上勾,

    很显然,

    他赵胡中计了,

    ……

    在台阶上好好坐着思考的刘彻,被一个不速之客惊扰了,这人是个女孩,比刘彻小,从长乐宫来的。

    呃,

    李陵似乎又出来兴风作浪了,

    见李陵这小妮子居然从长乐宫窜出来,坐在自己右侧,刘彻脸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又来了,也不通报一声,没看到朕在举行家宴么?”

    “知道啊,可人家是有事找你嘛,这不,才犯了罪,陛下你可得负责哟,不用太麻烦,直接免了妹妹的罪就行!”李陵俏皮一笑,趴在刘彻肩头,乐呵呵道。

    “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找朕?你也不守点规矩,下次记得改,朕才懒得罚你!”刘彻轻哼道。

    眨巴眨巴眼睛,李陵奇怪道:“三宝殿?这丹景台什么时候有这别名了?”

    “别贫了,说!”

    “好好好,我说还不行么?其实是太皇太后让我来的,她说皇帝你很久没去她那里请安了,让你过几天带上卫美人,去看望她,也好让她见见尚在腹中的成孙,嗯,就这样!”李陵一本正经地道。

    摸了摸下巴,又捏了捏李陵的小脸,刘彻点头道:“好吧,都把你给惊动了,那朕去还不成吗?你等会回去向太皇太后复命,就说三天后朕会带卫美人去的。

    现在,你敲碰上家宴,还是来与朕进去吃饱喝足再走吧。”

    “嘁,陛下你真小气,不再给点报信的辛苦费么?”李陵伸出手,巴巴地道。

    随着pa,pa两声,

    李陵缩回了手,搓动着,一脸幽怨的跟在刘彻身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