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一百八十章大军压境

时间:2018-05-27作者:以爱封城

    ,精彩小说免费!

    闽越在南越王赵佗时期便役属于南越,几年后吞并东瓯才与南越相庭抗礼,此时刘彻只需要在短时间内拔掉南越这根刺头,便可长驱直入,不给闽越王驺郢反应的机会,各个攻破,在百越之地局势平稳之时,以雷霆万钧之势,一揽纳入九州!

    南越王赵佗活了一百三四十岁,他的儿子赵始没熬过他,率先老病而死,其孙赵胡又有些软弱,对内治理有些乏力,所以刘彻的首要敌人便是南越国的大臣们,赵胡不足为虑。

    此时已经是公元前140年春末,离赵佗驾鹤西去还有两三年,他的孙子赵胡已经在安排下开始单独处理政事,大臣吕嘉开始崭露头角。

    那些大臣是主张脱离汉朝影响,不纳朝贡的,南越国相吕嘉便是其中代表,赵胡的儿子是赵婴齐,王妃以右夫人赵蓝为首,赵蓝是赵婴齐生母,也是与赵胡相隔七八代的远房表妹。

    好几天前,赵佗大肆铺张迎接汉使东方朔,就引起了吕嘉的不满,心理作用下,他每看到东方朔,就觉得他用心不良,或者说汉人来访让他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味。

    既然来了南越,东方朔就不会闲着,陛下让他出使的目的,无非就是要他发挥作用,把南越朝廷上下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以便大军动向变得虚实不定。

    所以他首先拜访的,就是王孙,太子赵婴齐。按理说太子是南越国的二把手,接见过赵佗之后,去拜访太子是顺理成章的,但这个举动来得太快,仅有半天休息时间,又去见了太子,此番行动触动的尽是大臣的注意力。

    待人以礼,谦逊好学,但脾性气势太虚软弱可欺,这是东方朔对太子赵胡的直观印象,来到赵胡府上自然要说说话、攀攀交情,而聊天扯淡是东方朔的强项,几个回合下,太子赵婴齐就被他骗的一愣一愣的。

    东方朔胡侃了快有半天,赵婴齐还是津津有味地听着,并时不时发表意见。

    扯还是可以扯下去的,但东方朔实在是受不了了,吹多了也会反胃,而他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他提出下回再叙,

    赵婴齐同意了,

    并出门送他,

    苦笑一声,

    东方朔便走了。

    当大臣们都以为东方朔会再去见右夫人赵蓝的时候,他去了国相吕嘉府上……

    吕嘉府邸是仿造汉人的建筑,青瓦石阶,挂角四檐。素淡而不失庄重,大气宏伟又不显得粗俗浮华。

    从这里便可以猜出来了

    东方朔觉得吕嘉是怕汉人的,他口头上排斥汉人,无非是他觉得汉人文明太先进了,连他自己都爱不释手,若是对汉朝俯首称臣,他怕早晚有一天,南越人全部会被同化。

    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了一个计策。

    从次日清晨到傍晚,便一直死活赖着不走,东方朔以各种理由要求留下,费尽心机与吕嘉口若悬河,硬是在他不耐烦情绪下,待足了一整天。

    从他府上出来时,东方朔便痛苦流涕,大喊大叫,说的就是与吕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两人志同道合,一见面就像是老友一般,有说不尽的话,聊不完的天,不舍得就此离去。

    当然很纳闷了,吕嘉有些莫名其妙,但在东方朔吵闹下又说不上话,他只好拂袖而去,不理会这个疯子。

    但不久后他就知道了东方朔的用心险恶,因为同僚大臣们在第二天看他的眼神都变了,觉得他明面上对南越国尽忠,实际上只会对汉朝摇尾乞怜……

    差人打听下,吕嘉眼睛都气绿了,因为他们还提出了证据,偏偏自己毫无反驳之力,他们说自已尚汉人建筑物,这个是真的,他们说东方朔拜访他依依不舍,这个明面上也是真的,他们说自己因不舍而毅然转身不看东方朔,这个似乎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么快的传播速度,与短时间离间大臣内部,引起他们相互猜忌不顾其他,这当然,全部都离不开东方朔的暗箱操作。

    在南越国内部开始动荡的时候,各路大军已经在掩饰下靠近到南越国周围,只等刘彻下最后命令,一路杀将过去,直捣国都番禺。

    齐全天与牛三火、张伟三人此时正率领大军穿过九江郡尾,到达了南雄,南望韶关,直逼向南越腹地。

    三人带领的京师南军雄纠纠气昂昂,个个威武雄健,军队整齐无比,精神面远超守护边境的南越兵马,不难想像,这群人一旦碰上南越兵,肯定是一边倒的趋势,如虎扑羊群,无匹威风下,以一敌三甚至是五并非不可能的事。

    望着远处巍峨山峦,丛林青翠茂盛,张伟笑着对身旁坐着的两人道:“以前是征服荒漠草原,现在便是征服矮山丛林了对么?”

    “哈哈哈,依我对陛下的了解,这只是个开始,陛下的雄心很大,他的目标决不仅限于南越、百越,而会是东张西扩南征北战,只要是能夺下来的地方,陛下肯定不会放过!”齐全天哈哈大笑道。

    抽了抽鼻子,牛三火大嗓门喊道:“俺可只知道听从陛下的话,陛下想攻那,我牛三火一定不会后退,陛下对俺有再造之恩,将来你们要是嫌累,想回家休养了,就把攻城略地的任务交给俺好了!”

    “你这傻冒,咱们三个人活到现在就是靠的运气,有什么嫌不嫌累的?相互帮一把才对!”张伟给他来了个熊抱,轻哼道。

    “行了,你们俩话总是那么多,陛下看谁不顺眼,就一个字,‘干’啊。管那么多干嘛,不服就打到他服!”齐全天随手一抓,从怀中掏三个鸡蛋大小,整体通红的野果子,甩给二人后,抿嘴说道。

    “你这果子能吃么?”

    “吃呗,又吃不死你们!”

    ……

    李妍将皇后浓密的黑发用丝线分股拢结,然后精心地盘,细心地叠,一层层地螺旋衬托出阿娇俏丽的脸庞。敷粉修面,描黛施丹,铜镜里的阿娇就立时娇艳润泽,光彩照人了。

    皇后精心打扮,

    是等着刘彻前来,

    带她与卫子夫同游尾春,

    而此时,

    刘彻正在接见太史令。

    司马谈匆匆走进大殿,还没有等他行礼,刘彻就拿上宗室录浏览起来,眉宇轻微紧蹙在一起。司马谈记得很详细,建元元年以来的所有重大天象都没有遗漏。所以他在一旁候着,并不打扰刘彻。

    朝堂上的风雨,有时候就是如此莫测。表面上的处罚和被处罚,隐藏在背后的往往却是智谋和权力的较量,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既便是史官,

    也不会幸免,

    司马谈不讲自己看法,仅记载普世观点,这就是他置身事外的方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