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九十一章刘彻的两面性

时间:2018-04-08作者:以爱封城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什么计?

    说到底,这还是三国时吴国陆逊使出来的。

    为了对付,自己名义上的子孙。

    “火烧连营!”刘彻微皱眉须道。

    众将领暗自嘀咕这四个字

    这个计谋可行不可行,还是栾布说了算,“火烧密林是一招妙计,只是树烧了有点可惜,哎,也管不上了,我们不狠心点,这场仗会死更多的弟兄们,赢了就是最好的消息,到得胜归来之时,栽种几倍的灌木林就可以了。

    太子你的这计,我看今夜就是个好时间,匈奴人赶路心切,肯定会人马俱疲,在其自信心膨胀时给他们打击,他们很可能会崩溃!”

    “只是这大量茅草应该去那里找?”刘彻问道。

    灌夫见太子为茅草而急,觉得有些没必要,茅草这东西,似乎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匈奴人可为咱们做了嫁衣,他们往年存下来的青草,长年累月,早已经堆积如山,青草变枯黄,这是上好的燃料,源源不断啊!”灌夫道。

    这样啊

    刘彻放心了

    黑夜静悄悄的,军臣单于睡的很香,呼噜声滚滚而来……

    匈奴人大营离的并不远,单于有点托大了,他自以为汉军不敢轻举妄动,事实上,刘彻他们还真就在移动着。

    没有落叶的声音,灌木林不愿意生出叶子,它们不需要通过叶子来吸引紫外线进行光合作用,将叶子伸展开,会损失它们的水分,这对灌木来说,是很伤的。

    它们还是很容易烧着

    大祭司在回味着过去的时光,曾经他也是一个少年,青年,中年,如今却已经是垂垂老矣。

    他的孙女成为了他的接任者,这是没办法的事,他儿子早在几年前便离开了,为了拼那么一丝挽回妻子的希望,戈的父亲他遭受了很多,最终还是和妻子一起走了。

    按戈她父亲的话来说:我拥有的因期待的而离开,我无法挽回,即便是拼尽命运,没有什么可换的了,上天还是让我歇会吧……

    大祭司愤怒了,你不惜命,便要伤活着的人么?

    儿子的话,他不想懂!

    他不理解?

    大祭司理解,只是,他更相信责任是永远存在的,他不能为了自己,把所有的该承担的,置之不理。

    十万汉军,尽量压制了自己的脚步声,马的脚步,也同样放缓了。

    为了让马有更沉重的负担而小步小声,马背上除了骑兵,还有一大堆茅草,被绑在马上,绑的紧紧的。

    距离越来越近,栾布下令让全军拿上茅草,缓兵行走,从而避开匈奴人的眼线,更顺利的攻其不备。

    将士们,包括各个大小军职的将领,全部配合着一点点的调整身体,有的人肤色较油,也尽量低头行走,生怕油光可见……

    刘彻他们不了解的是,吉达吉娅也跟了上来,两兄妹一向胆大,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瞒着父母,趁着夜色正浓,混了进去,他们跟在军队的最后面,所以当所有人紧张前进时,这两个同样抱茅草的小孩,没有被认出来。

    “吉娅,你说汉军在这么黑的夜中,是打了什么主意?今天傍晚的时辰,就见他们忙着搬茅草。”吉达小声道。

    “我那里知道?看着就是啰,汉军这么晚还全军齐出,只有一个可能,偷袭!”吉娅猜道。

    紧张地抱紧了茅草,吉达苦巴巴道:“早知道就不出来了,这打仗呢,咱们会不会有危险?哎呀,汉人对付的可不就是咱们的大王么?”

    “哥哥,你怎么变这样了,平常可不见你畏前畏后,这么黑的天,咱们在最后面,他们哪里管的了咱们干什么,你不是把脸抹黑了么?怕什?

    肯定是对上了咱们的人,管不着管不着,无能为力喽,自从离了群,阿爹说咱就相当于野人了,两不管呐!

    不理那么多了,权当作看个热闹吧。”吉娅脸色数次变换道。

    “只能这样了。”吉达卸下腰间的羊胃做成的水囊,喝了几口牛奶醒醒神。

    若是打仗了

    他们得抓着机会,机灵的避开。

    大祭司想着心事,不知觉中睡着了。他的睡眠质量一向不好,要担心的事太多了,实际年龄他才50多岁,却已经是苍老的不成样子,仿佛随时会再不起来,一觉不醒。

    突然闪过一幅火海浓烟的画面,这画面在大祭司脑子里只有数秒,却让他惊起坐着的身子,心跳加速。

    找到单于,

    赶紧撤离密林,

    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顾不上那么多了,大祭司冲进单于的营帐,让守夜的将士,把单于给唤醒。

    “大王,此林不可久待,咱们得连夜走了!”

    迷糊地揉一揉眼睛,本想一巴掌呼过去。

    可见到的是大祭司

    算了算了,反正没什么大碍。

    才一清晰了目光,单于急问道:“此刻必退不可?”

    “必退不可!”

    大祭司这么说了,单于可不想逆行,穿好衣甲,便起身出帐,他得吹响号角,来让所有的将士集合。

    “呜呜呜……”

    号角声响极大,往往是主帅的号角一起,便是十几个分号一起响起。

    不一会儿时间,将士们都醒了。

    号角自然也被栾布他们听到了

    “不好!匈奴人发现了,快加速行进,不能给他们接近马群的机会,围过去,点燃火把,将密灌木林周围全给烧着!”栾布朝将士们吼道。

    匈奴大军快要上马了,可汉军才刚刚到达外围。

    “点!”

    将士们赶忙把茅草扔了进去,林子很快烧了起来,火势在慢慢作大,但似乎匈奴人已经有的快要冲出包围,翻身上马出来了,起初他们还心有疑惑,大半夜的干嘛把人喊醒?但汉军放火烧林的身影,让他们心惊肉跳。

    似乎因为大祭司反应及时,火烧连营效果不太大了,但天边刮起来的大风,让匈奴人哭爹喊娘了。

    风是无名大风,像是上天在帮助汉军,从马群方向猛扑了过来,火焰吹得越发强烈,他们离外界只一道火墙之隔,可怎么也冲不出去。

    马群见火光滔天,暴动了,疯狂跑开了外围。

    所有的匈奴人,只大祭司和他的孙女,单于和一群将领带着近万人跑了出来,其他人尽数来不急遁出,便被困在了里面。

    大祭司和他孙女被保护着,单于从未见他展示过武艺,不得不分出兵力尽力保着这个对匈奴人来说,尊贵的上师。

    火势下,所有试图逃出火围的人,都被无情的屠杀,血在火光下妖异开放,逃出来的匈奴人也在和汉军激烈博杀,他们很幸运,都拿下了马,马群逃出前,近万人都拥有了马匹。

    情势对匈奴人很不利,大祭司抱着孙女,尽量不让她看到战争的血腥,只是身子压抑不住的颤抖。

    还是要输了么?

    两个旁观者吉达吉娅,最先注意的人不是单于,而是刘彻。

    这个太子让他们感觉反差太大了,平时对他们嘻嘻哈哈,可到了战场竟然是如此的凶残……

    “妹妹,他……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那里知道,他简直像是恶魔,太血腥了,人家还以为他性子温和,没想到还有另一面,吓人……”吉娅蹲在战场不远处,惶恐不安的对着哥哥吉达道。

    只见火光下,刘彻一米五左右的挺拔身影,格外显眼,浑身血污,如同地狱来的阿修罗,杀红了眼,发丝飘舞,他手中的剑像是血浸过一样,森冷凛冽,如水的剑势,在战场上划出律动,若要吞灭人世!

    刘彻开始高大起来,高大到所有人不得不重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