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汉的光芒 第三十二章司马相如的爱情

时间:2018-03-09作者:以爱封城

    ,!

    随便换了一套衣服,自我感觉不怎么招摇,刘彻便奔向宫门。

    刘彻很兴奋,终于可以去外面走走了,未央宫虽大,可生活却很枯燥,千篇一律的读书习武,所幸读书时间在上午,下午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宫外玩。

    没有和宫门守卫多说话,刘彻亮了令牌就溜开了。

    长安城里很热闹,商贩叫卖着小吃食,和玩乐用的小物件,人群纷乱,有肩上扛着孝的妇女,蒙着轻纱的官宦小姐,还有老妇人提着菜篮子,油光可见的壮硕铁匠。

    回春本来便有点寒冷,可在人堆里,刘彻一点也不冷,人多了之后,整个人都暖烘烘的。

    空气中散发着很多种味道,有小吃食的香味,也有汗臭味,连泥土的腥味都有,刘彻并不在意,总比以前天天吃灰吃土好!

    “烧饼肉包咧,三铢与四钱重的半两钱都可以!”

    三铢与四钱重半两都可以?刘彻因为久居宫中,并不知道国内私铸混乱,几次货币改革,用处都不大,依旧是各行其是,地方官员上下相勾结,铸币质量难有保障。

    无奈之下,商人与百姓们以重量为标准,凡没有达到重量的都不算足额的钱。

    “给本……,给我来一个烧饼,两个肉包!”刘彻摸摸怀里,掏出来三个三铢,扔给了商贩。

    “好的好的,客官您等会,马上就好!”小贩先是咬了咬钱,再用秤称了一下,便用纸袋装了烧饼和肉包进去。

    “哎,你这纸袋是什么纸?”

    “还能是什么纸,糙黄纸呗,难不成还是太子纸?那可是读书写字用的,小的可不敢作践太子纸,那可是太子殿下为我等天下百姓谋生计用的!”小贩眼中露出一丝敬仰。

    刘彻心中不禁得意,看来自己的名气还不小,他甚至怀疑父皇是故意让他献出造纸术,让他受万民爱戴,将来成就帝业也顺利些。

    看到一家点心铺处面挤满了人,刘彻觉得很有必要进去看看。

    额,好吧,品尝一下才是真正目的。

    进去一看才知道,那里是因为点心出名,分明是有人在高声吟赋: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等下,这首诗怎么这么熟悉,额,这不是凤求凰么?自己前世可经常用司马相如的诗写情书,刘彻心里面很是激动。

    他挤到了人前,才看到一个面目和气的青年男子坐在点心店中央,手抚古琴,轻轻弹奏。

    卓文君为了劝他打消纳妾休妻的念头,作下《白头吟》,其中“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更是流传千古,为千万人追捧。

    从司马相如的诗中,刘彻觉得他应该是带卓文君私奔到了长安城,想取得皇帝赏识。他原本就在梁王刘武手下当慕僚,如令从蜀郡来到繁华的长安城,该是渴望施展抱负的时候。

    司马相如陶醉地奏完了这首曲子,才提着手中的点心准备回去。即然碰上了,刘彻又怎么会轻易让他离开,也顾不上吃不吃点心了。

    古琴是点心铺掌柜的,司马相如是应邀弹琴招揽顾客。

    尾随司马相如走到一处雅致的院落,刘彻停住了脚步,因为跟了这么久,不被发现似乎成了一个奢望。

    司马相如转过了身,二十几岁的他儒雅俊秀,目光中有些风轻云淡。“小兄弟为何跟着在下,可是有事找我?”

    刘彻尴尬一笑,“司马相如大哥一近来可好?如果缺钱的话,可以找我!”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是那里来的人?相如虽说身无几分,但也不会受那嗟来之食!”司马相如一甩衣袖,微有怒气。

    莫名其妙被人跟了,谁知道是不是别有居心!

    “你不过一介书生,敢私奔出走,便不允许别人喊你名字么!”刘彻也是咄咄逼人。

    司马相如没有料到刘彻知道这么多,急问道,“你是岳夫派来的人?想把我的文君带走?

    不对不对,你年轻的可怕,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见过倒算不上,只是在前些天兵围了睢阳梁王府,所闻了你司马相如的名气,今日才得一见而已!”刘彻哈哈笑道。

    司马相如吓得后退,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你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怎么会出宫?你可别假冒太子骗我,要是被宫里面知道了,你可脱不了干系!”

    刘彻挺了挺胸膛,举起剑说道,“佩剑为证!”

    剑芒锋锐,剑身精致光滑,和梁王的佩剑同样华美,司马相如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剑的与众不同。

    伏在地上,司马相如颤声道,“相如一来长安城,便听闻了太子殿下的名气,太子纸的风评如雷贯耳,相如此前的冒失,望太子莫要计较!”

    刘彻那里忍心一代汉赋名家,爱情佳话的司马相如这般卑躬,握紧了他的手往上拉。

    司马相如有点呆着了,太子力气怎的这么大,比之自己都大很多,他虚岁才9岁左右啊,他只能归结于太子不一般了。

    “相如大哥何必这么多礼,既然本宫已经出了宫,便不把自己当太子了,你我兄弟相称便好啊!”刘彻意识到自己来的有些突兀了,也难怪他会吓的伏在地上。

    “草民不敢,兄弟相称这可使不得!”

    “本宫认为可以!

    点心铺相如大哥奏的曲子可真不错,你与卓文君的爱情本宫也有所耳闻,一曲惊人,悦耳带情意,深情蕴其中啊!”刘彻拍去了司马相如身上的尘土,笑着说。

    何止是耳闻,刘彻都用过他的词,不过,这个明显不能说,否则汉朝第一个疯子太子便会落在他的身上。

    “文君与我心意相通,此曲只为她一人弹奏,因我而流落异乡,草民确实有愧于她啊。”司马相如感叹道。

    能让一代佳话提前,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刘彻安慰道,“本宫会向父皇求情,让父皇出面让你们俩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这点小忙还是可以帮你的!”

    “那草民可记着太子殿下的话,希望太子别忘了草民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