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199章 哥哥正经,弟弟不正经

时间:2017-10-25作者:梨心悠悠

    赫玺久点头,“肯定啊,小爷我的直觉不会有错的!”赫玺久对此很是肯定。

    “会不会是慕菲乐?”陆梦柯猜测着询问道,“慕菲乐一向都不喜欢安颜,可以说到了痛恨的地步了。”

    “有这个可能,但现在还不好说。”赫玺久将陆梦柯放入了一侧的榻榻米内,而后直接躺在了她的身边,望着只穿着bra和小内内的陆梦柯,赫玺久简直就是蠢蠢欲动。

    陆梦柯现在一门心思想着那安全绳索断裂的事情,丝毫没有意识到旁边这个嬉皮笑脸的男人正在化身成一匹饿狼。

    “喝喜酒,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慕菲乐做的!”

    陆梦柯伸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着。

    可是半晌都没得到任何回应。

    “喝喜酒,我在和你说话!”陆梦柯有些生气,转头望向身边的赫玺久,可当陆梦柯刚把视线移到了赫玺久身上,就感觉他不太对劲。

    陆梦柯当下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她迅速起身,抱着毯子就准备离开,可是却被赫玺久笑眯眯的抓到了怀里。

    赫玺久很有经验的就把陆梦柯摁在了身下,“宝贝儿!”

    “一看你就是扑过很多女人的!”

    刚才赫玺久的动作可是快准狠!

    赫玺久乐呵的笑着,那一脸玩世不恭的模样瞬间就变得认真起来。

    “其他女人,小爷我压根就不用抓也不用扑,她们会和八爪鱼一样黏着本小爷!只有你,我亲亲亲爱的宝贝儿才会想逃开我!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啊!”

    “你想找可爱的是吧?”陆梦柯的腿猛地抬起,也不知道踹在他那里,力道不轻,赫玺久直接哎呀哇啦叫了起来。

    “宝贝儿,你想把你后半辈子的幸福给踹断了啊!”赫玺久痛的脸色都变了。

    陆梦柯瞬间就慌了,“刚才我的膝盖不会撞到你……你那个地方了吧?”

    看到陆梦柯慌张的样子,疼痛缓解一点的赫玺久,迅速装的很严重的样子。

    “宝贝儿……”赫玺久抽气,松开了陆梦柯后,翻身躺在了榻榻米上,那张玩世不恭的脸瞬间就变得无比狰狞。

    陆梦柯紧张的看着他,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是不是会断啊?要不要叫医生啊!赫玺久,我帮你叫医生吧!”

    “你想让我丢死人啊?小爷我可是很要面子的!”

    “那怎么办啊?”陆梦柯看着他的模样,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办啊?我总不能让你痛死吧!”

    赫玺久抓住了她慌乱的小手,说:“给我揉揉……”

    “揉?”陆梦柯根本下不去手啊!

    “你都用过了,揉揉怎么了?”

    赫玺久说的理所应当,表情依然因为疼痛而扭曲着,但这心里早就是笑开了花,终于有名正言顺占她便宜的理由了!

    陆梦柯窘迫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喝喜酒,要不我找医生给你看看吧,找个男医生,保密工作做好,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

    “不行!除了你,谁都不能看小爷我这纯洁的身躯。”

    陆梦柯听到赫玺久的这一句话,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最后,在赫玺久的半推半就,外加可怜央求下,陆梦柯还是给他揉了……

    她的脸蛋通红,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一样。

    “明明是亲兄弟,哥哥这么正经,弟弟居然这么不正经!”陆梦柯小声嘟囔着。

    赫玺久听到陆梦柯的这一声嘟囔,迅速不爽的说道:“啊?你说什么?你居然说我哥正经?”

    陆梦柯咳嗽了两声,再次说道:“难道不是吗?”

    “你去问问小嫂嫂,我哥和她独处的时候正不正经!”

    “反正比你正经!”陆梦柯还击道。

    赫玺久气的又一次将陆梦柯给压制住了,这一次赫玺久学乖了,他牢牢的夹住了陆梦柯的腿,不给她有动弹的机会。

    他笑眯眯的说道:“小爷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本小爷到底有多‘正经’!”

    这“正经”明显是要加引号的。

    “喝喜酒,你不痛了?”陆梦柯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赫玺久“哼”了一声,“现在要测试下,我那重要零件要是坏了,你可得对我负全责!”

    话音刚落下,赫玺久就开始展现他的本事了……

    那电动窗帘自动缓缓合上,光亮全部被阻隔了。

    室内,漆黑一片。

    ……

    房车内的动静渐渐停止了下来,安颜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了赫筠深的怀抱之中。

    她伸手紧紧抱着他强而有力的腰肢,手臂贴紧着他的腹部,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那八块腹肌……

    她不说话,紧咬着下唇,但双颊却是红的厉害,她想松开紧抱着他腰肢的手,但却害怕的不敢松开……

    最后,她只能当着鸵鸟,闭眼佯装睡着了的样子。

    “还怕么?”他知道她在害羞,嘴角微扬,那低沉的嗓音在这昏暗的车内响起。

    沉静,瞬间被打破。

    安颜的身子不由得发颤,知道自己装睡根本瞒不过他。

    她咬着下唇,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余韵还是绳索断裂的后怕,她的身子微微发颤。

    “是人为的,这不是意外。”她的声音也是紧绷的状态,那绳索断裂的恐惧依然在她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我知道。”

    “你知道?”安颜有些震惊,倏地撑起了身子,那柔顺的长发瞬间就披散了下来。

    “嗯。”赫筠深的眉头微微蹙着,应声。

    “你是怎么看出来绳索是人为断裂的?”安颜不解的询问着他。

    “安全锁扣上有刀痕。”

    安颜恍然大悟,想起方才他拿起她腰际的锁扣查看过,只是刚才的她太过慌乱了,并没有过多放在心上。

    那个时候的她吓得不知所措,而他却在安慰她的同时,还要冷静的去查看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安颜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眸子,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

    赫筠深看着她的神色,知道恐惧和后怕一直缠绕着她,他伸手就将安颜抱入了怀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