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178章 阅女无数的无数

时间:2017-10-21作者:梨心悠悠

    安颜那长而翘的睫毛颤了几下后,他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立即出声说道:“赫少可别这么说,我怎么知道赫少的经历是我啊,毕竟……像赫少这样的男人,经历也许很多很多呢!赫二少是阅女无数,那到了赫少这里……应该是阅女无数的无数吧?”说着,安颜偷笑了一下。

    可就在安颜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她的下颚直接被赫筠深修长的手指捏住了……

    “阅女无数的无数?”赫筠深挑眉,眸光充斥着危险。

    安颜瞧着眼前这双利眸,感受着他迸发的视线,她的身子竟然微颤了起来……

    “要集合了。”安颜迅速转移话题,“你赶快放开我,要集合了!等下迟到要扣分的,我不想搞特殊,所以你赶快让我过去!”

    即便安颜这样说,赫筠深也没有呀放开她的意思,反倒是将她紧搂在怀,将下巴抵在了她的小脑袋上,淡淡的馨香萦绕在鼻息,他怎么舍得放手?

    “刚才玺久说陆梦柯是他的新欢,嗯?”

    安颜点头。

    没错,刚才赫玺久就是这样说的。

    “我的新欢旧爱都是你,阅女无数倒是没有,不过……我阅你无数。”

    “……”安颜的双颊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站在原地呆愣着,始终没敢看他。

    忽然,集合的铃声响起。

    安颜急急忙忙的说道:“要集合了!”

    赫筠深嘴角扬起轻笑,而后松开了安颜。

    “那我先过去报道了。”随后,安颜转身就朝着导师所在的方向跑去……

    赫筠深望着她的背影,深沉的眸光里藏着的其实全然都是对安颜的宠溺。

    ……

    陆梦柯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冰天雪地的,她一下子就扎进了雪岛的树林里,树木贫瘠,周遭都是白雪茫茫的一片。

    陆梦柯停歇下来后,她有些吃力的靠着一侧的树木,蹲下身子不由得颤抖起来……

    “要怎么办……这下要怎么办?要是传到了爸妈还有梦洁的耳朵里,我要怎么解释啊……”陆梦柯伸手环抱着自己,不由得颤抖起来。

    赫玺久追了过来,看到靠在树木边蹲着的陆梦柯,他迅速走了上去。

    陆梦柯意识到有人来了,迅速把眼泪擦干。

    “你蹲在这里干嘛?拉粑粑吗?”赫玺久望着蹲靠在一侧的陆梦柯,笑嘻嘻的说着,依然像是之前那个没心没肺的赫玺久。

    陆梦柯没有说话,没有理睬他,蹲靠在树木边,没有任何举措。

    赫玺久弯腰准备扶起陆梦柯,但却被陆梦柯一把推开了,赫玺久没想到陆梦柯会推他,趔趄几步之后他扑通整个人倒在地上。

    陆梦柯听到“砰”一声巨响,迅速朝着眼前的赫玺久望去……

    她看到赫玺久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顿时有些慌了。

    “喝喜酒?”陆梦柯冲到了赫玺久面前,她蹲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双腿有些发软发麻,她冲到赫玺久面前的时候,整个人也是无力的跌在了地上。

    “喝喜酒,你怎么了啊?你醒醒啊!喝喜酒!你别闹啊!”

    陆梦柯担心的查看着赫玺久的情况,“不会是撞到后脑勺了吧?喝喜酒!你别吓我啊!我没带手机,没法打电话,我马上去野营的地方,你等等我!”

    陆梦柯慌了神,刚准备起身朝着野营的地方跑去,忽然手掌被握住,而后赫玺久一个慵懒的翻身,将陆梦柯压制住了。

    “喝喜酒,你骗我!”陆梦柯气的伸手推着赫玺久,“你赶快起来,喝喜酒,你这个王八蛋!”

    赫玺久又被陆梦柯给骂了,他长这么大,还没被女人怎么骂过。

    “陆梦柯,你别哭了行吧?我和你道歉。”

    “道歉有用吗?道歉要是有用,那要警察来干嘛啊?”

    “陆梦柯,小爷我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你非得让我跪下来磕头认错吗?我刚才可是帮你狠狠教训了那些长舌妇啊!”赫玺久头一次觉得自己无辜,现在他居然变得里外不是人了!

    陆梦柯瞬间就不说话了,眼眶突然就发红,眼泪开始扑簌簌的落下。

    陆梦柯这样的女汉子突然哭了,倒是让赫玺久慌张不已。

    赫玺久迅速翻身松开了陆梦柯,“你别哭了。”

    陆梦柯没有理他。

    他伸手将地上的陆梦柯扶了起来,伸手清除着她身上的雪水,“都是我不对,我和你道歉,由衷的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你知道吗?今天下午就要公布婚礼的地点和时间了,我妹妹是你结婚对象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你这样做……你知不知道意味着什么?那些女人的嘴有多快,喝喜酒,你知道吗?”

    “……”赫玺久没有说话。

    “赫玺久,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有江湖,要是凡事都能和你们男人这样打一架解决,那古代就没有那么多妃嫔在斗争下惨死了!你让我回去怎么面对我父母,面对我妹妹?”

    “娶陆梦洁还不如娶你。”赫玺久朝着眼前的陆梦柯笑了笑,“虽然你又凶又刁,但你可比你妹妹有趣多了,我和陆梦洁一起相亲的时候,她全程不说话,不是点头就是摇头,她就是比充气娃娃多了一口气!小爷我不喜欢这样的!”

    “喝喜酒,你再敢说我妹妹一句不好,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捅死你?”

    “诶~你这女人心真狠啊,早上刚和我亲过嘴,现在就要捅死我!那句话咋说的来着?妇人心最最最可怕!”

    “是最毒妇人心。”

    “一个意思,一个意思!”赫玺久笑笑,看着陆梦柯无语的样子,他再次出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传到你父母、妹妹那里也无所谓,就说是谣言,反正没证据,不用慌的啦。”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子做了。

    陆梦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撑着地面站起了身子,赫玺久想扶她,但却被陆梦柯给躲开了。

    她和他还是要保持距离。

    “陆梦柯。”赫玺久叫她。

    “怎么了啊?”陆梦柯不解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