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470章 安瑾是安颜的深渊

时间:2018-03-13作者:梨心悠悠

    “筠深啊,照顾好你自己。”韩玫珞当然关心着赫筠深的身体情况。

    “奶奶您放心。”

    韩玫珞也嘱咐着赫浔帆道:“浔帆,照顾好你哥哥。”

    赫浔帆一怔,反应也算是迅速,回答道:“奶奶,我会的。”

    “去吧,去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吧。”

    韩玫珞的这几句话,已经很明显了,赫筠深知道她已经多半猜出来出事了,韩玫珞虽然上了年纪,但这心里却和明镜一样清楚

    ,很多事情,她都是看透不说透。

    既然她没有要说破的意思,赫筠深当然也不会说破,佯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朝着韩玫珞微微颔首。

    “奶奶,保重身体。”

    “那是当然,我还要当着你带安颜那丫头来看我呢!”

    赫筠深笑笑,承诺道:“会的。”

    这不只是给韩玫珞的承诺,也是给他自己的一个承诺,他务必要将安颜平安带回来。

    ……

    雨后放晴,阳光折射进入室内,一切都显得暖洋洋的。

    安颜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被阳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她别过身去,让那温暖的阳光撒

    在了她的背上。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眸,想要出声喊“赫筠深”的时候,却意识自己身处的地方并不是景江山上。

    这下,她瞬间惊醒了过来,昨晚的一切瞬间涌入了脑海之中,安瑾的那些话语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朝着她扑来,安颜一下子觉

    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紧咬下唇,起身朝着一侧的洗手间走去,她打开水龙头,不断用冰凉的水泼洒这自己白皙的脸颊。

    慕安颜,你要冷静,你姓慕,不姓安,你和那个安瑾肯定一点关系都没有!

    安颜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样的苍白憔悴。

    她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安瑾说的话是那样的有理有据,不相信都难。

    现在,她该怎么办?

    “咚咚咚”卧室的门忽然被敲响。

    “谁?”安颜走出洗手间,朝着卧室门口走去。

    “安颜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佣人,特地来给您送换洗衣服的。”

    安颜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袍,而后伸开了房门。

    佣人推着移动衣架进入了卧室内,安颜皱了皱秀气的眉,问道:“这些都是安瑾让你送来的?”

    一听到“安瑾”这两个字,佣人吓得微愣了几秒钟。

    “安颜小姐,这些都是瑾小姐的意思,说是绝对不能委屈您,您要什么,都要尽可能的满足您。”

    “我要自由,你去问她,她准备什么时候让我离开这里!”

    “这……”佣人一下子犯了难,“安颜小姐,您这不是为难我吗?这里上上下下所有人,乃至方管家见到瑾小姐都像是老鼠见了猫

    一样……”佣人说到这里,眼神里全然都是害怕,一副畏首畏尾的样子。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们见到她会这样害怕?”

    安瑾长得很美,那种高贵的气质无疑是与生俱来的,除了气质之外,她身上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知性美,推算下来,她也是四

    十岁的人了,但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出头,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二十七八的年纪,她太年轻了,年轻到安颜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女人

    会说自己是她的姑姑!

    佣人一下子沉默了,只是说:“安颜小姐想知道瑾小姐的事,还是亲自去问吧,这个点,瑾小姐正在花房里照看她的花。”

    话音落下后,佣人朝着安颜鞠了一躬,而后俯身退下。

    安颜望着挂在移动衣架上的服饰,随便一件都要五位数起。

    看来,这个安瑾真的很有钱。

    “想来也是,她如果没有钱,怎么可能养得起手底下这么多人?”只是让安颜觉得奇怪的是,她哪里来那么多钱?如果方家是她

    用来掩饰自己的障眼法,那么单单靠方家黑色收入,真的支撑得了这么庞大的组织吗?

    安瑾,究竟是什么来头?

    安颜看了看移动衣架,衣服都是时下最新潮的款式,不是太露就是太短,最后她选了一条长裙和一件长款的风衣外套,这上面

    也只有这条裙子最长了。

    换上后,安颜打开房门朝着楼下走去。

    “安颜小姐,现在要用餐吗?早餐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不饿。”安颜简单回答,大概是饿过了头,她连吃也不想吃了吧。

    随后,安颜询问着佣人,“花房在哪里?”

    “就在后院,从这里直走就能看到。”

    “谢谢。”道谢后,她立即朝着花房所在的地方走去。

    她瞧见了那玻璃花房,站在花房门口,她能清晰的看见穿着精致套装优雅利索收拾花朵的女人。

    她真的高贵优雅,但隔着玻璃望着她,安颜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安瑾已经发觉有人在看她了,她望向了安颜所站的方向,朝着她露出了极为优雅的笑容。

    安颜一怔,皱了皱秀气的眉,伸开了玻璃花房的门。

    刚刚站在门口,她并没有细看花房,现下进入花房,她这才意识到花房里种的只有一种花,罂粟花。

    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悉心爱护着的花朵竟然不是妖艳玫瑰也不是高雅百合,竟然是罂粟,罂粟是充满诱惑的也是暗藏杀机的

    。

    眼下,安颜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可怕。

    “怎么站在那里不说话?昨晚睡得还好吗?床垫太硬?被子不够软?或者是有什么别的问题,你都可以和我说,我让人给你统统

    解决。”

    “睡在陌生人的地方,你觉得我可能睡得好吗?”

    安瑾越是可怕,安颜就越是不怕她。

    安颜深知自己的性子,明知前面有深渊,那她就一定不会继续朝前走,但现在她就站在深渊边缘,哪怕这深渊再深再暗再可怕

    ,她也一定要弄个清楚明白。

    安瑾对于安颜来说,就是深渊,现在的安颜就站在这深渊边,回头逃跑不是她的性格!

    “我怎么可能是你的陌生人呢?我是你的亲姑姑啊,把我归到陌生人那一类,是不是有点残忍呢?安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