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440章 婆婆,我等着

时间:2018-02-20作者:梨心悠悠

    “就是因为你这个女人,才会让我的儿子处处和我作对,我为他选定的未婚妻,他不要!现在甚至要派人监视我、软禁我,你

    这个女人,才是赫家最大的祸害!可我就是不知道,你到底给我儿子、给我婆婆他们下了什么迷魂汤,让所有人都偏帮着你!

    慕安颜,你给我记住,我俞佩雅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安颜听到俞佩雅的这一句话,身子微僵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未做过。

    赫筠深的眼眸里散发着可怕的光,那阴恻恻的寒光倏地就定格在了俞佩雅的身上。

    就在他刚准备出声的时候,安颜的手却拉了拉他宽大的手掌,而后将自己的手塞入了他的手掌内。

    她挺直腰杆,望着俞佩雅,朝着她笑着道:“婆婆,我等着。”

    “你!”俞佩雅没想到她这一番话根本没有起到任何威慑作用!

    “阿彪。”赫筠深再次吩咐出声。

    阿彪点头,带着俞佩雅离开了婚礼现场。

    这偌大的婚礼现场,只有他们两人。

    安颜原本挺直的脊背一下子垮了下来,她伸手紧抱着赫筠深,依靠着他站立着。

    “刚才的勇气去哪了?”

    “都离家出走了。”安颜的声音哑哑的,很轻但却很好听。

    赫筠深轻笑一声,伸手抱住了安颜纤细的腰肢,“没有勇气了?”

    安颜摇头。

    “我给你,把脊梁骨挺起来。”他低沉的嗓音在安颜耳畔响起,“伤你的人,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无论男女,无论是谁。”

    安颜点点头,将脸蛋埋在他的胸膛里。

    “现在,要怎么办?”

    “无人机拍摄结束了,接下来,就等那些股东亲自上门。”话音落下,赫筠深握住了安颜纤细的手腕,带着她准备离开婚礼现场

    。

    可是刚走了几步,他的脚步却忽然停了下来。

    安颜有些紧张,“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还没有解决吗?”

    “慕安颜,不如我们来演练一遍婚礼,就当彩排了,嗯?”

    “……”安颜囧,片刻后,硬着头皮问,“要怎么演练?”

    他伸手捏住了安颜的下颚,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就从新郎亲吻新娘开始,嗯?”

    “哪,哪有跳过那么多环节的啊!”安颜立即出声。

    “都是彩排了。”

    安颜摇头,“彩排也不能跳过这么多环节啊!新郎亲吻新娘……才是彩排跳过的环节啊……”

    “这是彩排必不可少的环节。”他唇角一勾,轻笑。

    安颜有些紧张的问:“谁,谁的啊?”

    “赫筠深。”他直接毫不客气的报上大名,下一秒就吻住了安颜的唇瓣……

    “唔……”安颜瞪圆了眸子,来不及做任何反抗,嘴就被赫筠深给堵住了。

    他肆意吻着她的唇,将这个吻逐渐加深,让安颜娇的身子完全落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这一吻结束,对于安颜来,真的是无比漫长。

    “知道我有多想现在吃了你么?”

    “流氓!”安颜推开他,快速朝着婚礼会场外跑去……

    赫筠深失笑,快步追上。

    ……

    隔天一早。

    无人机所拍摄到的婚礼场面立即发布了出去,再加上“据知情人士称”这几个字后,几个微博营销号迅速开始大肆做文章。

    陆家没有受到一丁点损伤,因为全文都在怒斥赫家,而陆家身为受害者,不仅仅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股市开盘的时候,陆家的

    股票更是上涨了好几个百分点,而赫家则是处在跌停的趋势。

    网上更有谣传称,赫家就是那倾颓的大厦,很快就会被这舆论的大火给摧毁,落得付之一炬的下场。

    安颜一早醒来,就看到了这条微博热搜。

    很多热门评论都在同情陆家,指责赫家,舆论呈一边倒的趋势。

    “陆梦洁真是可怜,嫁给了和自己姐姐搞七捻三的男人,结果这个男人婚礼当天又跑了!”

    “这件事情也证明赫玺久这个花花公子,是真的喜欢陆梦柯!这次花花公子是拜倒在母老虎的石榴裙下面了啊!”

    “其实赫玺久也挺专一的,他要是真的和陆梦洁结婚了,那才是渣男一个呢!跑了,也是没办法吧!”

    “赫家这个做法真是绝了,赫玺久跑了,赫家肯定早就发现了,居然也不告诉陆家!”

    “真是心疼陆梦洁,新郎应该去陆家接新娘的,结果居然让陆家将陆梦洁送到现场,然后婚礼现场又是这副惨淡淡的局面,真是

    醉了,仗着自家财大气粗,就能为所欲为啊?”

    安颜看着这些热门评论,而后望向了坐在不远处翻看着文件的赫筠深。

    其实snz财阀近期所有的重要文件,全部都汇总到了赫筠深这里,财阀内部的重要职位上也都是赫筠深的亲信。

    所以这段时间,俞佩雅也没落着什么好,snz财阀更是没有被她搅和的乌烟瘴气,毕竟一切都在赫筠深的掌握之中。

    片刻后,安颜甜美的声音响起:“这次的事情,赫少又是一箭双雕了,女子佩服佩服。”

    赫筠深听到安颜这一句话,他挑眉轻笑一声,:“我是怎么一箭双雕的,嗯?”

    “虽然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梦柯在哪里,但赫少如果真心想查,是一定能查到的。可是赫少从头到尾都没有要查梦柯的下落,这就

    让人觉得非常奇怪了。”

    话音落下后,安颜静静地思考了十来秒钟,而后又再次出声分析着:“不过我现在知道原因了。”

    “看。”

    “这次的事情一爆出,赫玺久逃婚的事情,梦柯无论在哪里,肯定都知道了,毕竟现在是信息时代。虽然陆家没有因为这次的事

    情受到什么损伤,反倒是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梦柯肯定会挂念陆梦洁和家里的情况,她会主动回景江市的。”

    安颜分析的全在点子上。

    坐在沙发上的她撑着下巴,望着坐在一侧皮椅内的赫筠深,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笑容很是明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