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438章 不入流的手段

时间:2018-02-18作者:梨心悠悠

    “姐姐千万不能有事。”陆梦洁喃喃出声着,担心着陆梦柯的安危。

    她的眼神里全然都是悔意,安颜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安颜将手帕递给了陆梦洁,“擦擦眼泪吧,别哭了。”

    “慕姐姐……”陆梦洁颤抖着伸手接过安颜递来的手帕,“我真的知道错了。”

    安颜知道,陆梦洁本性不坏,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罢了。

    陆梦洁迈步朝着陆父陆母的方向快步走去,在走到他们面前的那一刻,穿着婚纱的陆梦洁直接跪了下来。

    “爸妈,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梦洁……真的就像慕姐的那样,你真的是因为嫉妒要报复你梦柯,所以你才要和赫玺久结婚?”

    “是。”陆梦洁点头,抽泣着出声,“我不爱赫玺久,我一点也不爱他,我甚至连他长得是什么样子的,我都记不清,对不起,对

    不起……”

    “你……”陆父气的指着陆梦洁,“你真是胡闹,胡闹!”

    陆母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梦洁,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姐姐吗?”

    陆梦洁紧咬下唇,眼泪不断地滑落而下。

    安颜于心不忍,伸手扶起了陆梦洁,“现在事已至此,责怪没有任何用处,还是早点找到梦柯吧,至于梦洁,她已经道歉了,她

    知道错了,先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吧。”

    “唉!”陆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教出这样的女儿,他自然是觉得颜面尽失的。

    他也没有多作逗留,立即带着陆梦洁离开了婚礼现场。

    等到陆家人离开后,安颜将视线移到了俞佩雅的身上。

    “我,我也不知道陆梦洁根本不爱赫玺久,我,我为人母的,肯定是希望孩子好啊,我哪知道那丫头居然心怀鬼胎啊!”

    “对,你是不知道陆梦洁心怀鬼胎,因为从一开始心怀鬼胎的那个人就是你,陆梦洁,只不过被你当枪使了!”

    听到安颜的这一番话,俞佩雅的脸色一白,那嚣张的气焰瞬间就蔫儿了。

    “你,你什么呢?慕安颜,你别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安颜朝前一步,望着眼前脸色煞白的俞佩雅,朝着她甜甜的笑了起来,“如果我血口喷人,你紧张什么?你的脸

    色怎么这么白?难道不是因为你心虚么?”

    “我,我……”俞佩雅一鼓作气道,“我脸色白,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我知道是闯祸了,我心有不安而已!你别再血口喷人了,慕

    安颜,你别以为有我儿子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一直这么猖狂下去,你别忘记了,筠深是我儿子!我好歹是你的长辈!”

    “长辈也要拿出长辈的样子,为老不尊的人,称得上‘长辈’这两个字吗?”话音落下,安颜从包内拿出一个u盘,“你知道这里面

    是什么吗?”

    “我,我怎么知道你的u盘里装了什么东西?慕安颜,你别拿个u盘吓唬我,凡事都要有证据,你没有证据,那就是诬赖我!”

    安颜看着情绪激动的俞佩雅,朝着她笑了起来,她知道俞佩雅是心虚了。

    “这里面是你和陆梦洁在咖啡厅内对话的全过程,你想听听看吗?”

    俞佩雅直接否认,“不可能!你少拿一个破u盘来唬我。”

    “你身上装了监听器,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这监听器装在哪里吧?”

    俞佩雅一惊,错愕的望着眼前的安颜,“你,你在我身上装了监听器?慕安颜,你这个贱人,居然在我身上装那种东西,谁给

    你的权利!”俞佩雅恼羞成怒,张牙舞爪的就朝着安颜伸去。

    安颜还没来得及倒退,就被一股力给拉了过去,而后,赫筠深将她护在了身后。

    “监听器,是我派人装的。”

    “筠深,你……”俞佩雅的身子瞬间垮了下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赫筠深嘴角微勾,云淡风轻的道:“你很清楚,我这么做的原因。”

    “我……”

    “败类,我们赫家的当家主母,原来是这样的败类!”身子硬朗的韩玫珞站起身,看着眼前的俞佩雅,数落道,“你居然跑去撺掇

    那陆梦洁,破坏人家的姐妹关系!我们赫家的当家主母竟然会做这样不堪的事情?照我看,这位置你也别做了,早点让贤,让

    安颜接替你吧!”

    俞佩雅听到韩玫珞的这一句话,倏地就跪了下来,“妈,我知道错了……可我也是为了赫家好啊,这婚事是之前就订下来,一旦

    退婚,对双方都有影响,姑且撇开这影响不谈,如果退婚之后,玺久又和陆梦柯结婚,我们赫家会沦落成别人的笑柄的啊!”

    “你错就错在不该使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为了达到你的目的,挑拨人家姐妹的感情,我们赫家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

    “妈,我也是一时糊涂,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韩玫珞看着眼前认错的俞佩雅,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我也知道退婚以及后续一系列的事情对赫家会有影响,所以从一开

    始,我是不赞同退婚的,也不能耍手段啊,处理事情的方法有千万种!你回去之后,给我冷静几天,好好想想!”

    “是,是。”俞佩雅点头,不断地道歉,“妈,我知道错了,我回去冷静几天,我认错,但我冷静几天没有问题,可是snz财阀不

    能群龙无首啊!”

    俞佩雅这话完全是话里有话,现在她是snz财阀的ceo,她如果几天不出现在财阀,这当然是非常不像话的。

    “你威胁我?”韩玫珞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俞佩雅话语中的含义?

    “妈,我不敢。”俞佩雅低着头,很是恭敬的。

    就在此时,赫筠深那低沉的嗓音响起:“snz财阀不会群龙无首,还有浔帆。妈,您是吧?”

    俞佩雅听到赫筠深这一句话,慌乱地手足无措,她满脸错愕,抬头望着赫筠深。

    “筠,筠深,你……你在什么?妈听不懂。”俞佩雅佯装着听不懂的样子,但其实她心里清楚的和明镜似的。
小说推荐